Loading...

香港人的神学

香港信徒需要香港人的神学,那是政治的、为教会而写的,是为香港这土地的神学思考。

【香港人的神学】
玻璃心

我曾在这专栏写过一篇 〈教会的误杀〉(见第1728期),但要谈论教会弟兄姊妹的相处,往往容易出现语言的误杀。言谈相处间,自己的斧头不小心劈去别人的心脏,造成关系的决裂与伤害。除了「斧头」以外,今次也谈谈......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姆明谷

中学时候很喜欢《姆明谷》(Moominvalley)卡通片(不知谁竟称它为「小肥肥一族」)。 它是一个芬兰家传户晓的童谣故事。爱《姆明谷》,其实是因为喜爱史力奇(Snufkin)——就是那个身穿深绿色衣......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每天活两次

如果你能够随时回到过去,你会怎样做呢? 前阵子看了一齣电影:About Time(2013),中文名字叫《回到最爱的一天》。故事讲述男主角廿一岁时发现自己拥有家族遗传回到过去的能力──就是说,家族里面的男......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馀民教会的福音

两年前,有人提出「馀民神学」,描述香港人恍如旧约被掳后的一群,国破家亡,却残留下来生存着。当然,当时候所谓「馀民」只是比喻。然而,今日我们更能体会这种「馀民」(remnant)心境。移民潮已正式开始,......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幸福是对荒谬的反抗

或者,大家有应该听说过「薛西弗斯的石头」(Sisyphus and his Rock)吧。 它是希腊神话,也是法国哲学家卡缪(Albert Camus)在《薛西弗斯的神话》中对「荒谬」的反省:话说,诸神要惩罚薛......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灵修作为一个语言问题(下)

灵修的重点是反省与顿悟──与上帝的关系仍然是当下的──重点不是灵修书,或灵修书的语言。灵修作品的文字,恍如一道梯子,它作为文字,乃是别人的,它只是辅助你跳跃到当下与上帝的关系之中。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灵修作为一个语言问题(上)

言说上帝,从来都不容易──我说「不容易」,其实已经说容易了。事实上,能否言说上帝,即上帝的可言说性(speakability),本来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神学课题。 试问,我们真的能够用有限的语言来描述无限......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灵修是向前还是向后?(下)

假如我们用这种「进步」思维来理解灵命,我们就很容易错误把灵性置放于一个俗世的观念中。灵修变成一种具目的性的手段,与上帝亲近沦为提升属灵地位的方法。更可惜的是,它叫人忽视了上帝早已预备好的恩典──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灵修是向前还是向后?(上)

我自己很喜欢传统圣诗〈向高处行〉(Higher Ground),诗人欧德曼(Johnson Oatman Jr. 1856-1922)在这诗歌如此写道: 我今直向高处而行, 灵性地位日日高升; 当我前行祷告不停, 求......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对不起,我还有理想

最近发现,离开香港的人愈来愈多了──当中什至有些意想不到的人,有些与自己非常亲近的人。香港的情况很坏。被捕、坐监、资产被冻结,言论自由打压愈来愈严重。我想,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我们不需另找先知替我们描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安心模式

有鑑于香港政府「安心出行」应用程式的二维码申请网页出现了「崇拜聚会」的选项,近日坊间一直讨论:假如不久将来政府强制教会必须装置「安心」二维码(正如所有食肆一样),教会将如何面对这难题──不愿意设「安心......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我讨厌香港教会的地方

我爱香港教会,也有讨厌她的地方──我讨厌香港教会的是非。 所谓「是非」,表面上是追求真理的「对错」。基督徒渴慕真理,追求分辨善恶、对错,因此对是非对错的讨论有浓厚的兴趣。基督徒也爱「肢体交流」。因此,一......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写给大半年没有到教会崇拜的基督徒

大半年没有到教会崇拜的基督徒: 先抱歉,我知道这称呼确实有点奇怪。「大半年没有到教会崇拜」竟然成为了一个形容词。不过,我想你也同意,「大半年没有到教会崇拜」正在形容一个具体真实的教会状况。疫情之下,社会......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谈宽容

让我先点题:本文谈论「宽容」(tolerant),不是宽恕(forgive)。宽恕,乃是受害者对恶行的回应,这是另一个课题。 这个年头,不少人拒绝宽容。他们都怀着单纯坚持是非黑白之心。正义与邪恶之间没有......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做基督徒的美学

做基督徒,除了追求真理与善良,也要追求美。 何谓「美」?美是一种主观向度。与真理与善良不同,美不是客观的,也没有必然准则。它不是「对与错」、「好与坏」,而是做基督徒主观的个人取向。 做基督徒,无论是听道、......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网络个人布道

承接上期的话题,我认为,网络布道仍然拥有它的无限可能,只是它不应仅仅作为网络布道聚会的平台。有关网络布道会的问题,我已在前文有所讨论——我认为,网络布道会只是盲目地把布道聚会硬放在网络上,却忘记了布道......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网络布道会的问题

先前在这专栏略略提过「网络布道会」,今次会详细探讨。 正如先前所说,网络布道会属于旧式的教会网络思维。它纯粹把传统的教会聚会复制一次在网络之中──安放一个拍摄镜头在聚会里,从头到尾、完完全全地把聚会复制......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后国安法年代的香港教会(九):不要苦难化自己

(续1727期) 我在这专栏写了八篇有关后国安法年代的香港教会的文章,这是最后一篇。 不过,严格来说,这一篇不算是完满的总结。没有具体答案,也没有崭新的建议。回顾这个系列,我说过,香港教会需要从迷失中重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教会的误杀

教会是一个斧头飞来飞去的地方,很多无形的斧头。不小心、不经意、不自知的,飞到别人的心脏。 福音书中耶稣这样说过:「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又说:『凡杀人的难免受审判。』只是我告诉你们,......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后国安法年代的香港教会(八):网络分堂与网络牧者

承接 上文,教会需要重新思考自己在网络的定位。教会不只是制作网络媒体内容,更需要在网络空间实践真正的牧养——从传福音、栽培、牧养、门徒训练等,一手包办。我再强调,以上所讲的牧养当然可以实体地进行,毕竟教......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后国安法年代的香港教会(七):建立网络群体

(续上期)  明显地,《港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教会需要重新检视自己的发展方向——所谓「方向」,说白一点,就是从「建立体制」改为「建立群体」。先说明一点,我从来都不天真盲目反对体制。体制是重要的,体制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