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香港人的神学

香港信徒需要香港人的神学,那是政治的、为教会而写的,是为香港这土地的神学思考。

【香港人的神学】
禁食与社会公义

禁食,乃是基督新教严重忽略了的宝贵传统。无论是旧约或新约,禁食一直都是圣经人物惯常的信仰行动。早期教会更视禁食为基督徒信仰生活的必然要素。禁食也是中世纪灵修的重要关键。不过,到了宗教改革时期,或许当时......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另类的创造(三)

……耶稣基督不是要在地上建立与别不同的文化,而是更新统领世界。因此,基督徒纵然是分别为圣的「圣徒」,但却活生生地身处于世界与文化之中。基督徒无可避免地活在文化之下,在文化下传扬基督……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另类的创造(二)

( 续上期) 或许有人会问:「难道上帝创造了ERROR组合吗?创造了麦当劳吗?上帝创造了自拍吗?」不。上帝创造了我们。我们创造了文化,上帝却在我们的文化之中,继续彰显他的恩典。这正是创世记第二章的重点。 因......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另类的创造(一)

创世记第二章是一个另类的创造故事──我喜欢另类(alternative)这个字。当然,另类之所以存在,皆因主流早已被确定。创世记第一章正是创世故事的主流。人们一想到上帝创造世界,就会立刻想起「起初,神......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盼望是一种练习

我常常说,今时今日这个时势,香港教会对香港最重要的贡献是「盼望」—宣扬耶稣基督的盼望,叫每一个活在香港的香港人,都在耶稣基督里面找到盼望。当然,香港教会要宣扬盼望,首先自己要得着盼望,成为一个盼望群体......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巴特论「基督徒」

华人福音派教会的属灵传统重视呼召,尤其在奋兴运动影响下,华人教会视呼召为基督徒生命另一个重要的信仰历程。基督徒信主以后,借着呼召发现上帝对自己的生命方向,从而回应呼召,蒙召服侍上帝──无论是全时间作教......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基督徒」的神学意义

( 续上期) 「基督徒」的名字不是轻于「门徒」,它意味着门徒的公共性──跟随耶稣基督的人与社会的关系。「基督徒」这字意味着他在世上对未信者的社会见证。 正如前文所说,「基督徒」不是教会内弟兄姊妹之间的称谓。......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早期教会「基督徒」的字义历史

不知何时,「门徒」成为了教会更高层次的身份。不少教会与机构大声疾呼:「教会需要的,不是更多参加崇拜的信徒,而是跟随耶稣的门徒!」、「我们不只是要做基督徒,更要作主门徒!」霎时间,「作门徒」、「带领门徒......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谈「热情」

很喜欢十多年前陈奕迅一首歌Crying In The Party的歌词,填词人最后这样写:「或有一天,当你大了,城府开始深了。年轻的眼泪流光了,便挂念曾经这样了。是,所有热情会干掉,一发现已经成熟了。」不知......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定时饮水的智慧

这段日子,网络上常出现「见字饮水」四个字。究竟这四个字的力量在哪里呢?除了是一种「温馨提示」以外,我想,它背后其实隐藏着乱世中的人生智慧。 圣经中有没有叫人饮水的经文?勉勉强强可说是以西结书的这一段。耶......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也谈牧者移民

虽然这话题已经谈论了大半年,我一直没有什么话要说──毕竟,作为打算留下来的人,我不能说自己完全体会要离开香港牧者的心境。因此,无论是体谅还是批评的话,我都没有说──沉默,大概就是我对牧者移民的表态。 或......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香港另类基督教(下)

「另类」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另类」的。「另类」的存在,只因「主流」存在──当你发现自己不是主流,你就成为了另类。今日香港,正面对一个极大的主流,一道可怕的洪流。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香港另类基督教(上)

另类基督教是以「次文化」的形式出现。它属于主流以外的基督徒群体,他们的信仰表达、神学、文化等在网上找到落脚点,讨论交流,引起共鸣,渐渐扩展。原来,当基督徒成为了网民,逐渐成为了一个非建制、非主流、处于教会边缘的另类群体。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真的「在世而不属世」吗?

「在世而不入世」、「在世而不属世」、「入世而不属世」、「入世而出世」、「在世而不恋世」──我随便在网络上找到如此一大堆类似的道理。 不知道教会何时出现如此一个语法:「X世而不X世」。还记得年少时教会团契......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Wir leben um zu leben

对我来说,「活着的意义」这题目是重要的。从前我是一个目标导向的人。有理想,有抱负。凡事都为自己定下明确目标,凡事都要知道为何而做。作为一个目标导向的人,好处就是做事有目标,坏处也是做事要有目标。为什么......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谈教会的「去大台」文化

还记得梅艳芳吗?这样问可能有点奇怪,但新一代年轻人可能真的不太认识。梅艳芳是香港着名女歌手,她四岁开始其演唱生涯,小时候在荔园、启德游乐场与家人卖唱,从小不断累积舞台经验。后来,梅艳芳参加无线电视的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谈香港教会的未来(五)盼望群体

当教会与社会一起经历同一个苦难,当教会与社会一起经历当前的绝望,教会才能在基督里顿悟出耶稣基督「违反盼望的盼望」。这盼望需要时间来酝酿,更是一份长期的信念。惟有我们给予它比较长的时间,教会就能在其中酝酿一份具有盼望的生命力。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谈香港教会的未来(四)再一次述说福音

我期望香港教会能够扩阔自己的福音论述──不是改变,而是更新。离开从前一成不变的「布道公式」,为福音添上盼望的元素:这福音能够叫香港人在基督里带着盼望地活,它不仅是死后复活的盼望,而是叫人靠着耶稣基督,勇敢面对前路无光的黑暗世代。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谈香港教会的未来(三)
教会将需要栽培型牧者

「栽培型牧者」未必是香港教会最抛头露面的角色。他们未必在大型聚会中「出得厅堂」。不过,他们却拥有在「厨房」默默深耕细作牧养的功夫。事实上,这类型的牧者从来都是最宝贵的。崇拜后,牧者往往习惯疲于奔命地开会,策划聚会,进行聚会。相反,个人栽培往往容易被忽视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谈香港教会的未来(二)
教会生活零碎化

堂会牧者成为弟兄姊妹信仰生命的引导者、同行的生命教练。堂会牧者未必能够一手包办信徒所有信仰元素,却可以与信徒同行,一起把零碎的信仰化零为整,引导信徒在不同的资源中吸收零碎。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学】
谈香港教会的未来(一)

前阵子,我被邀请分享「后疫症时代与政治氛围下香港神学教育的机遇」的题目。吸引我注意的是「机遇」二字。机遇?我真的比较难以用「机遇」二字来形容香港教会的未来。不过,对于香港教会的未来,我倒想务实地问:「......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