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打回原型

生命原是死去活来的旅程,信仰是一次又一次打回原型的全人体验

【打回原型】
Q for Quantum Mechanics

事先声明,当年会考我物理拿了个D;对于量子力学,更是一窍不通。 谈Q for Quantum Mechanics,只因《沙滩上的薛丁格,生活中的量子力学》的一句话:说量子力学的出现,「迫使科学家重新检视『测量......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P for Powerarchy

谈oppression,若不觉察权力存在于每段关系中,不意识自己被压迫的同时也可以是压迫者,不追问压迫背后的心理结构,就难以追求社会真正的转化。 所以,当O for Oppression,P就要for Pow......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O for Oppression

Oppression一字很沉重,沉重且具像,其字根press,本身就有一方用力施压,另一方被压死的意思,意味着一种操控、剥削、命令和驯服的权力关系。 稍稍联想,想起许多压迫者的嘴脸,我就胃里翻腾,沉闷至......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N for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是二〇一九年吧,透过访问,第一次接触「非暴力沟通」实践者,没想到后来跟他们合作起来,更没想到因着合作,让我接触到另一个世界的语言,他们称之为「爱的语言」,language of love。 不知何解,粗口可......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M for Mindfulness

我自觉能专注思考和阅读,对mindfulness不以为然,以为已经掌握。直到大病不死后,发现半生辛勤服事,其实并不满足,生命虚耗在何?真的去静修,由三天、四天,到八天,愈长时间愈发现being present什难。原因之一,留意呼吸常叫我忆起在ICU中呼吸困难的惊惶……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L for Loneliness

John Cacioppo大概是第一个从社会神经学去研究「孤单」的学者。九十年代初,他研究人类的社会连系,发现失去连系的状况就是「孤单」,于是他研究孤单者(以UCLA孤寂感量表作定义)的脑神经。他发现,社交拒绝引发的心理痛苦,犹如身体的痛楚⋯⋯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K for Kindness

改变世界所需要的是第三种──deep kindness,在自己忙碌的日程,在可能犯险的情况下,仍对陌生人伸出援手。作者拒绝为kindness何谓deep下定义,只罗列背后许多的特质:勇气、同理、怜悯、坚持、谦卑。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J for Joy

怎样在满布苦难的今天,如经上说:常常地喜乐?这是我一年前开始问的问题,也就买下了The Book of Joy: Lasting Happiness in a Changing World。因为谈喜乐的,是两个饱经忧患的人:达赖喇嘛和杜图大主教……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I for Integration

......这些不同的字,都指向一种结连整合的渴求。因此,我选了一个动态的字,I for Integration,不从定义入手,给这大半年的自己,认认真真来个盘点,做一个身心灵的整合。......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H for Holding Space

Holding space首要的是withhold自己,不侵占他人的自主空间,接受不同,容许混乱,开放结果,像耶稣的倒空,像天父的自限。但有限的我们却常常「全能者上身」,为无力者给主意,给伤心者太多的资讯,不自觉地操控。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G for Grief Work

……今天香港人经历的痛,正叫我们打开更广阔、更真实的世界。但能否更懂爱、更能共苦、更看见连结?Weller说,Grief Work的关键在于一对手:「成熟的人,都用一只手去承载grief,另一只手以gratitude去发现哀伤打开的世界,两只手合起来,就是祈祷。」……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F for Fusion of Horizons

在Facebook问朋友,这个时代,F的关键字是什么? 建议Faith的最多;在Faith之下,有人还建议把Fact和Fate一并来个比较,饶有意思。在未来难以预见的今天,我们仗赖什么过活?Fact、F......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E for Engaged Spirituality

D for Deep Democracy的话,E for Engaged Spirituality吧。 前者深化社会行动至心灵层次,外与内皆转化;后者追求灵性着地,与日常扣连。两者都指向一件事:心灵与行动合一,对抗......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D for Deep Democracy

……这一种deep,是进到人心及灵魂的民主,背后是一个彼此连系的人观。不论是一九八○年代的Deep Democracy,还是一九七○年代提出的Deep Ecology,谈的都是这种觉醒。有了这种觉醒,世界才真正转变;有了这种转变,人心也就难以麻木。请dig deep。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C for Compassion

……社会告诉我们要自保、要掌权、要向上发展;耶稣救世之道,却是一条向下走的路径,如腓立比书二章1-11节所说,甘愿成为脆弱的肉身,甘于受限,甘为奴仆,同处这破损的世间,同被撕裂,同在共苦,连于苦难,终于荣耀。……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