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三十周年专号

守望我城——《论坛》三十年.回归二十年
霍玉莲〈在黑暗中守住岗位〉

八十年代,香港社会面对九七前途问题,一群关心社会的牧者及教会领袖同心领受教会更新的异象,探讨信徒在历史变迁中的角色,除了写下《信念书》等立场文件外,八七年衍生了《时代论坛》,以信仰立场提供时事及社会分析,鼓励信徒肩负社会责任。没有「大财主」的支持,《论坛》奇迹地走过了三十年。香港社会在回归二十年后,愈见复杂及矛盾。我们请来这三十年来一些朋友,为此刻的香港写下诗或祷文,守望我城,并回忆这些年来的《论坛》经历。 

▲ 霍玉莲(资深辅导员及辅导导师,「生命触光」专栏作者,曾两次带领《论坛》同工年度退修)

霍玉莲早前撰写祷文〈点亮明辨的灯〉(参本报网站「时代讲场」),为入狱的无辜者并整个香港祷告。霍玉莲对于时代痛心,她看到从雨伞运动前的八三一「落闸」,以至香港社会整体形势,可见民主在倒退,是可以看到的趋势。雨伞之后有不少媒体人辞职或被辞退,社会倒退不是令她最痛心,因是香港回归中国必须要面对,中港两者相融而不可避免的局面。最令她痛心的是,「战后婴儿潮一班香港本地及英美留学毕业生,回来成为高官、法官、律政司、司长、立法会议员,他们得到香港发展的利益,却忘记了香港大众市民的痛苦,在领汇、铅水事件、港珠澳大桥等事件,对高官不予追究,就如『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冇尸骸』。过去是英国殖民统治,现在是自己人统治自己人,却是如此,第一个痛心是得到这么多培育的精英上到高位时完全忘记自己香港人。」

霍玉莲的第二个痛心是为什么威权统治来到的时候由年轻人承担、被囚。为什么是年轻人牺牲?她痛心四十岁以上的既得利益者抓住利益不放,九七前一大批移民潮,她就知道中年人有一种只想自己小家庭愉快,没有对于社会及国家的承担,还有一部份中年人感到理想幻灭,只顾自己。即使在教会内,同时代的人也有很多移民了,拥有外国护照。

另一个令霍玉莲感到痛心的情况是,过去在六四,香港人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帮助天安门的学生,但今日香港青年在守护香港的法治、民主、自由,「却是香港人自己不帮助自己的年轻人,有能力、做高官的香港人(对事实)装聋作哑,反而踩他们一脚,将刑期重判。」

霍玉莲表示在欧美国家,如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的演讲辞,能够感染人。她认为香港这一批年轻人十分优秀,「周永康、罗冠聪、黄浩铭等的陈词应该编印、出版书籍,到处广传。」这些年轻人优秀的陈词,却感动不到中国人,她悲痛中国人内里的人性本质,为什么麻木至此。

霍玉莲欣赏《时代论坛》在基督教发出时代的声音,有如当年《呐喊》杂志(1983年5月至1989年3月,共出版廿三期)。她认为当有理性讨论的基础,提供论坛式平台供各人讨论的空间对人很有帮助,然而于大是大非已经习非成是的时候,更需要明辨的能力,提供观点、眼光及视野,孕育判断力。她更欣赏《论坛》让青年有表达及发声空间,她认为所联系的年轻人不一定是精英,而只要有生命,就值得写出。她举例上期《论坛》访问林淳轩及冯敬恩,文末两人谈到上帝医治两人的癌症的对话,似乎是日常生活的倾谈,其实也是神学疑问。霍玉莲认为我们还需要更多一般生活上的神学疑问去孕育判断力,锻炼我们面对社会大事时提出更尖锐、更困难的疑问之能力。

霍玉莲〈在黑暗中守住岗位〉

在天上俯瞰众生的主
祢察看一切又知道一切
祢守护又扶持论坛
经历三十年的岁月
又借论坛培育编辑
滋养读者守望群生
愿祢给予编委编辑属灵明辨
时刻安静广阔胸襟
担当世情
也能走前一步
贴近主耶稣的胸膛
呼吸圣灵的呼吸
填补时代的空缺
作为黑夜里有油的明灯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