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018使命商道论坛系列

以信仰实践护教

世俗主义对教会的冲击

世俗主义是指脱离宗教的意识形态。在美国的基督徒从一九九六年占人口的65%跌至二○一六年的43%。在英国也是以每年递减1%的速度下跌。香港参加崇拜的人数占人口的5%,但承认是基督徒却不参加教会的却有15%,即四个接受基督信仰的,只有一个参加教会,这是「爱耶稣但不爱教会」(love Jesus but not the church)。因圣经中耶稣所彰显的爱,令人感动渴望,但由人所组成及领导的教会,不一定能够落实所宣讲的这种大爱。二○一四年教会普查显示,以中位数计,若香港堂会一年的收入是一百元,宣教的支出是五元,而扶贫的支出则只是一毫子,相差五十倍。讲公义多,行公义少。其实以收入的0.1%去扶贫,跟现上市公司花费在企业社会责任的比率差不多。

在美国于一九八四年成立的巴拿研究中心(Barna Group)是个研究信仰与文化的组织。在二○一七年的研究显示在美国承认是基督徒却不参加教会的约占人口的10%,他们曾是经常去教会,但起码过去六个月都没有。当中89%曾作出委身基督的承诺而现在仍然认为这是重要的。他们认信独一真神的占93%,稍高于传统基督徒的90%。认信神是全能全知的占94%,高于在传统教徒的85%。有祈祷习惯的与传统教徒一样是83%。但经常阅读圣经的则只有26%,低于在传统教徒的56%。而阅读属灵书刊的则更只有9%,低于传统教徒的36%。

巴拿研究中心的跟进研究显示另外有8%的美国人口追求灵性但并无任何宗教(包括基督教、伊斯兰教及其他)生活,他们对神的存在并不肯定,归类于属灵但不属教(spiritual but not religious)。所以,潜藏机遇是如何令这18%人口回到教会。

在后世俗主义的护教学

在二○一三年,英国神学家格雷厄姆(Elaine Graham)提出现时已是后世俗主义的年代,虽然她主要是描述英国的情况,但是也值得我们参考。她的立论是基于三点观察。首先,现时有不少新兴宗教出现,而追求灵性、相信星座的也不少。其次,宗教团体有不少社区计划及扶贫项目得到社会的认同。最后,英国的政治家如贝理雅、卡梅伦等,在他们演说时会引用圣经。所以她提出基督徒要发展新的护教学。

在早期教父年代的护教学,主要是与异教者或教内的异端者辩论,是义理之争。但今日所需要的不是据理力争的护教学,而是以身体力行活出的信仰;不是听到的,而是见到的信仰。其实以为我们是因为同意教理而信主可能是误会;感受才是主因。我们是因为感受到爱而同意教理;而被教理所说服的是不会有爱的感受。

践信于行的服侍应该跨出基督教圈子,去与其他宗教及没有宗教信仰的群体对话,商讨共同面对的社会问题,提出教会的理念及资源可以如何回应。当中,教会应该在相互竞争的方案中完成所提出的事工,但不是为了教会而是为整个社会的福祉。这是透过同在及参与的新护教方式,借信仰实践去表达道德规範,强化公民社会的力量。这是从单关注人数的量性增长,扩大到同时关注质性增长。

践信于行的实践神学

传统神学是信仰寻求理解,是一种凭想像力建构理论的思辩及讲解的游戏。其中多是创造新的概念(即名词)及其解释。概念愈精妙,解释愈合理,便是神学家的高明。

实践神学是信仰寻求改变,可以是个人、组织、或社会的转变。重点是效益(impact),英文的原意是物件被撞击后,向前移动了的距离。当中的关键是践行者(practitioner)的行动。没有效益的践行(praxis)是枉然。富效益的践行,代表受惠者离苦得乐、或社会转化,共通点是他者更幸福。

实践神学与传统神学的另一个区别,是前者需要跨学科的知识整合。因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案,需要处理不同的人和事。以教会管理为例,单单懂得释经讲道,但不晓得处理执事及同工间的人事纷争、对八十年代起男士渐少返教会、和伞后青少年离开教会等问题束手无策。这些都是因为没有涉猎管理学、心理学、社会学等。

六十年代兴起的实践神学主要是教牧神学,包括教会管理、院牧事工、谘询辅导、灵性栽培、基督教教育等。但现时的发展已包括格雷厄姆所说的,就是为社会谋幸福的事工。香港有几个个案。

为社会谋幸福的个案

第一个个案是社企「要有光」,创办人是基督徒,当初曾向教会推介其称为「光房」的社会房屋(social housing)意念,即寻找拥有多间住宅的大业主,鼓励他们只收取低廉租金,让要有光将单位分租给基层;但建议不获接纳。结果他与社创投资基金合作,在二○一三年成功证明其计划的可行性。于二○一七年在政府及一些有心人的帮助下,成功将深井的一座废置宿舍,改为「光屋」。因他的概念证明(proof of concept),新特首上场便推行社会房屋政策。一开始便有几百个家庭受惠。一个平民的坚持,终成为一个政策,惠及贫苦大众,可惜教会在当中缺席。

第二个是由圣公会的圣雅各福群会、及创办人是基督徒的惜食堂合作的Food-Co食物援助计划。政府社创基金以三年内拨款一千万资助该计划,建立一个IT资讯平台,让捐出食材的机构如超市、酒店、进口商等,很容易便能将快要过期的食材,分配给各区的慈善团体及社区厨房,而不用倾倒在堆填区。在第一年的先导期只在全港十八区中以三区作试验,结果是令全港每日派发的饭盒由二万五千个,增加至三万三千个,多了八千人受惠。若以每个饭盒二十元计,三年共一亿八千万。

这个效益,不是单靠一千万元起动资金,当中需要有捐食材的、有捐钱的、有借出货车及仓库的、有借出地方派饭盒的、有出谋献策的、有做义工的。教会关怀贫穷网络亦是协办机构,这是好的开始。

第三个不是个案而是现象,在香港六百四十七间社企中,约有六成是由基督徒创办或基督教机构营运。它们都在为香港社会谋幸福,以所做的实事,见证信仰。

(使命商道论坛系列文章)


作者为丰盛社企学会会长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