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杨牧摄记

杨牧摄记

【杨牧摄记】727元朗的一杯凉水

我在一九九七年开始就在元朗区牧会,直到二○○九年才离开元朗区的教会,去了沙田区牧会。但住就由二○○○年至今都没有离开过元朗及天水围区。

元朗发生无差别恐袭,叫人怎能不伤心、难过和愤怒呢?

在「光复元朗」的前一两天,消息满天飞。元朗瞬间成为全世界的焦点。由于元朗的独特性,区内教会面对「727元朗」的反应都比较谨慎和尽可能低调,这是可以理解的。有一些教牧同工和弟兄姊妹,可以说想尽可行的方法,希望可以减少大家都不想见到的场面出现。虽然能做到的事很细微,但这细微的动作,却祝福了有需要的人。

727当日,我下午约2时30分落到元朗,泊好车就由元朗警察局那边,经过人潮,再走到内街,最后去到南边围村範围。当我由村再走回外围示威者範围不久,就见到大批警员正在戴上防毒面罩。当我也戴好保护装备,大坑渠的另一边,警方已举黑旗,开始发放催泪弹。

经过一轮激战后,我收到太太的信息说,有位住工业村附近的同事有家归不得,因为已被警方设了封锁线,无法穿过防线,非常惊慌。我马上叫太太教她去附近已有准备的教会,但因兵荒马乱,她走呀走呀,最终去了宣道会元基堂。恐惧难过的画面和经历,令她情绪一度失控痛哭,感恩有教会牧师陪伴和安慰,最终平安回到家中。

太太今早说,昨天主日她的同事返了元基堂崇拜,愿主继续带领她,愿荣耀归主名。在乱世中,神的作为,很多时,人是无法预计的。我相信教会在乱世和困苦的时代,会更坚强和荣耀主。

最终,727的元朗,没有大家估计中那么「大镬」,感恩。当日,特别多社工在场,很努力与青年人同行,处理他们的情绪,跟他们倾谈,劝他们,保护他们等等,疲于奔命。有位看来是资深社工,劝一班少年人快些把握时间撤离,说:「还有明天」,其中一位少年人即时回应她说:「你就话有明天,我得十几岁,香港咁,我哋唔做嘢,边有明天呀!」

我心里无言,一阵阵的沉痛。求主怜悯我们的香港。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