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諸聖日「和你拖+和你唱」手牽手詩歌祈禱人鏈後記

人鏈之內,一個個有血有肉的聖公會信徒

我與她站在教堂正門前,她問:「耶穌在殿內,也在殿外與我們一起嗎?」我一時間也不懂得回答。她繼續道:「可惜我知道有穿起聖袍、掛著聖帶的牧者以教會裡有這班人感蒙羞,部份弟兄姊妹恥與我們為伍,甚至擔心我們會搞事,取消此行。但誰能分辨我們非受聖靈引導,拒絕我們在教會發出義響?在主面前我們都是罪人。願主的旨意成就!」

她身旁的他對我說:「作為聖公會的信二代,半生都在聖公會的培育和牧養下長大。我曾經以為自己很明白我們教會在所抱持的信念,但因著近年種種不同的社會事件,呈現了教會立場跟教友期望之間很大的落差。」我苦笑:「我也是信二代,我懂。」

再隔一個的他聽到,也隔著口罩笑著說:「失望過後,總要從新起步。我看到一起哭過、心痛過、卻對教會又不離不棄的教友,手牽手彼此支持,為教會、更為將要接受聖職的朋友獻上摯誠的禱告。」我默默地點頭,忽而看見遠處的她在擦眼淚。她是我另一位認識很久的好姊妹,是第三代聖公會人。我走過去,看到有神學生正忙著要遞上紙巾給她擦眼淚,我心內一陣溫暖,可知道這友善的舉動在此時此刻有多麼的難為。

我靜靜地聽她說:「這麼多年來,聖公會教友心裡對某些主教和牧者有甚麼不滿,老實說也不會反抗。在外人眼中,聖公會教友是太溫和;聖公會人的表達就是這麼曖昧。就算管浩鳴成為了陳同佳的代言人、他『聖公會祕書長』的身份讓他多年來成為聖公會發言人,教友都只是圍爐嘮叨幾句,然後默默流淚。」我聽得眼睛都熱了,因為這都是我的心聲。「我不斷流淚,就是覺得,啊,教友都將對某些主教、牧者的失望和憤怒化為聖詩、禱告,是多麼微小和溫柔。」

願學先聖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在組成詩歌禱告人鏈期間,有牧者特意前來默默參與或點頭示好,這不就是諸聖日聖徒相通的意義嗎?由於當晚是牧者按牧的日子,因此我所帶標語都充滿祝福和期盼。其中一篇是來自潘霍華牧師於一九四四年十二月獄中所寫最後一首詩,其後改編為詩歌〈善美戰勝〉的歌詞:「善美戰勝,將醜惡一一蓋過。十架凱歌鏗鏘,喪鐘打破。在夜深天亮主也不捨棄我,信靠救主之聲晝夜散播。」一位牧者向我走來,我們彼此握手。我緊握他的手,他說:「你手為甚麼那麼冷?」「我很害怕。」「不用怕!」我們的眼神中有著千言萬語,但那時那刻我們只能相望,然後點頭道別。

我們是一群深愛聖公會的弟兄姊妹,也不是愛搞亂檔的小羊,可以的話,我們實在只想安靜地返教會。但面對社會的不公、制度的不義,我們不只是聖公會人,我們是香港人,也是基督徒,豈能獨善其身?潘霍華牧師說:「要跟從耶穌。無論如何都要跟從耶穌。就算死,也要跟從耶穌;跟從耶穌就要死。」我不知道面對極權,我到底有沒有受死的勇氣,但就如上面歌詞所述「在夜深天亮主也不捨棄我,信靠救主之聲晝夜散播。」,我們作為信徒就應該為義發聲,更加要將上主的信實、盼望、仁愛向人傳播。

好牧人你在哪兒?

這次人鏈以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開始,身旁的他對我說:「參與人鏈活動,應該是近日最感受到上主臨在的一刻,更認清了一個教會可以是如何的。唱著"Sing Hallelujah",讓我想起六月十一日當晚在政總外與一班基督徒同心祈禱。這兩次唱著"Sing Hallelujah"時,心裡有一份感動,因為感受到自己並不孤單。」他也是從小開始就參與聖公會崇拜,一直被莊嚴的崇拜、富有傳統氣息的禮儀塑造他的信仰生活。不過他說,從今年六月開始聽到的是「要寬恕」、「要復和」。他問我:「或許,我真的未能做到。教會在面對著社會的狀態,就只能在喊著這些嗎?」

我想起大主教在近月一次講道說過,最近讚美的聲音太少。自今年六月十一日晚開始,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唱得街知巷聞,不知道大主教曾否聽見我們的禱聲?在唱過〈願榮光歸香港〉後,詩歌禱告人鏈便以〈教會根基歌〉結束。很巧,歌詞與〈願榮光〉互相輝映,而香港與聖公會都是命運共同體。我們都不想離開香港,我們都不想離開聖公會。

〈教會根基歌〉從來是聖公會人的催淚之歌,特別在這幾年教會內外氣氛緊張的環境下,這一段歌詞就更揪心:「聖徒警醒心焦問,『黑夜到底多長?』但是悲泣變歌聲,轉瞬便見晨光。」事實上,在今年以來,已經有不少聖公會的小羊在完全沒有犯法的情況下,被起底、被恐嚇、被白色恐怖、被致命武器所傷,甚至被濫捕。當狼正在隨意掠奪羊、撕碎羊的時候,我們不禁問:「好牧人你在哪兒?」我們不知道上帝的心意是否想「攬炒」,但我們都是香港人,都是聖公會人;就算失望,都要捲土重來。

同心合意,重尋教會的使命

站在人鏈中,我與弟兄姊妹感受到的是同心合意地禱告。在禱告中,上主的平安就臨到我們各人。而且我們知道,即使現在感覺很孤單,我們仍有大家:「我又實在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 因為,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哪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太十八19-20,《和合本修訂版》)

人鏈活動結束後,大家與相識的弟兄姊妹打招呼,也認識了新的朋友。有些弟兄姊妹步進了教堂參與當晚的封職聖禮,看著侍從、詩班、一眾聖品及主教,在雄壯的管風琴和歌聲中,輝煌進堂。此刻,我們更堅定知道,我們所期盼的教會是如何的。縱使未必每個人都能明白我們教會的多元和包容,但正正因為被公認為建制教會,作為教友就更要讓人知道不同的聲音,在教會中同樣需要被重視。而我們作為耶穌基督的信徒,同樣會跟社會上所有在困苦中的人同行。我們在這悖逆的世代,必定要重尋教會在世的使命。

(筆按:文字編輯:約書亞@聖法蘭西斯行動;圖片:但以理@齊撐!聖公會人)

(編按:十一月一日諸聖日晚上,香港聖公會香港島教區、西九龍教區在聖約翰座堂舉行按立聖職聖禮。會前,約五十名聖公會教友在聖約翰座堂門外參與「諸聖日『和你拖+和你唱』手牽手詩歌祈禱人鏈」活動,以手牽手形式展示禱詞及歌詞標語,表達對聖公會及聖職人員的期盼。)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HK Red Cross BTS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