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开放教会的争议

因着《逃犯条例》修订所引发「反修例运动」的连串冲突,教会也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牧者及领袖应如何牧养、扮演什么角色也成为争议焦点。本研究透过焦点小组(focus group)的形式,尝试了解教牧同工面对的实况。以下是焦点小组就开放教会的争议中所呈现的情况(下文斜体句子直接引自受访内容):

运动至今,已发展至在各区都有游行及不同形式的抗议活动,不同地区的教会都考虑开放堂会,希望服侍社区。就焦点小组内的观察,一些在二〇一四年雨伞运动曾出现争议或撕裂的教会,汲取了当时的经验,同工之间较愿意早些讨论教会应否开放的问题。

我们的教会其实是好的聚脚点,也是好的进攻位置。原本示威集会在金钟,这些地方真的很远;但在这个时候已经来到教会的门口,所以我们就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开放教会

整体来说,今次愿意开放的教会数目较二〇一四年只有数间的情况,差别很大。而教会所在地区若遇上冲突,对教会是否决定开放及采取哪种社区策略也有影响。特别在十一月十一日首次有警察进入教堂进行拘捕1,很多教会已不愿意开放了。

教会的两难

教会对于是否开放堂会,在不同层面都面对很大的困难,很多教会至今仍未能达成共识。有教会决定「落闸」,结果引发轩然大波:有少年人写信给长老,质疑「不开门就可以,为什么要这样?」而教牧、长执对是否开放教会犹豫不决,因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保安理由、「或许开放也没有人来」、「进来的人若在教会吵架,弄坏东西怎么办?」等。当然亦有人害怕信徒群体和牧者之间起冲突,产生更大的割裂。有时关系的破裂,并不是因为彼此的立场不同,而是沟通出现问题。

教会星期日是会开每一间教会不同有些是开放饮水站但我们这样做就没有什不会突走到这边的地方的意思,是任人因这场运动,而需进来休息、去洗手间教会会开放,是清

反对开放教会者的反应也很大,有的马上离开教会,有的更说他们会报警。教会在开放前除了先征询法律意见外,还要适当安排资源。有教会要找几十名义工担任急救员或维持秩序,过程中更要格外小心,生怕影响到教会想要接待的人对教会的信任和观感,这是一些受访同工提出要留意的地方。

弟兄问集会结束后教会是不是应该关门,因为想到接下来有暴力的事。但当时还有很多人在里面,难道我们赶他们出去?时防暴开始走过来,经过我们的教会门口,在地下入口。那时候最紧张,没有理由叫他们走

开放堂会其实要承担一些风险,很多受访教牧希望可以听到其他教会处理的手法,例如是开放时间的长短、开放的指引是什么、应否让进来的人带「装备」等。教牧认为,如在教会附近有游行与集会(无论是有或无「不反对通知书」),应否开放堂会作休息站就是无法逃避的问题。

开放堂会所面对的困难

教会在实际上该如何开放,这给了教牧不少压力。受访牧者表示他们也是一路进行,一路有疑问,一路学习和反思。每次开放堂会后,还要讨论往后要怎样运作,有些理由是事后才有机会解说的。同工要聆听不同政见肢体的意见,然后再作讨论。开放堂会更要面对处理灵性层面的困难。其实很多弟兄姊妹不介意「来宾」是蓝是黄,他们在意的是教会怎样去安慰来宾的心。很多时候我们容易侧重实际层面,为许多的事务思虑烦扰,如争取长一点的开放时间、找律师、找保险⋯⋯但当讨论只停留在实际层面,便容易忽略人心灵上的需要。但要牧者去判断对方是实际还是灵性的需要大些,已是很大的考验。

同工留守到九时多,但示威者上来的只是休息一下去厕所、充电、饮水停留时间很短,也可能留到警察离开了便走教会实际的行动是破天荒的,所以大家都正在消化,往后还会不会继续开放教会

总结

在反送中运动初期,天主教及多个基督教宗派已开放堂会作休息站,随着《逃犯条例》修订所引发的连串冲突不断升温,确实为开放堂会带来更大的压力,而教会如何回应社区需要也成为争议焦点。对内方面,有教友因本身的政治立场而反对开放堂会,什至以停止奉献和不再参与教会作威胁,当中尤以年纪较大、社会地位较高的教友居多;亦有教友担心教会遭到破坏、若警察冲入堂会该如何处理的法律责任、同工人身安全等问题。对外方面,不少教牧指教会曾收到滋扰电话,有人致电教会谩骂,什至质疑教会「收钱」等。有教会本希望开放堂会作休息站,惟最后因有人反对而告吹,什至在游行期间,教会连原有的聚会也要取消。

(编按:「反修例」与教会牧养情况研究系列文章之六。作者正在伯特利神学院修读教牧学博士课程。
「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调查由福音证主协会、伯特利神学院柏祺城市转化中心及领导力培训学院进行。
「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结果将于「教牧得力讲座——『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报告及专题研讨会」公布。
研讨会将于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周三〕举行。详细资料及报名:http://www.ccl.org.hk/shop/course/19talk11

1.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是个历史性的日子,因为首次有警察进入教堂进行拘捕,有教友什至吓至当场大哭。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警方仍强调自己有权进入私人地方执法,堂会职员立时不知所措。其后西湾河天主教圣十字架堂对警方作出强烈谴责,并承诺会尽力协助被捕人士,与香港人同行民主公义之路。堂区执事亦对无法执行教区的指引——即不会让警方进入教堂範围作拘捕行动,向教友及公众人士表示深切道歉。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捐血救人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