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工作与福音」系列

工作.作工

「在第七天,上帝因完成了他创造的工作就歇了工。」(创二2,《现代中文译本修订版》,下同)

「于是,主上帝使那人沉睡。」(创二21上)

「人出去做工,劳碌直到晚上。」(诗一○四23,《新标点和合本》)

诗篇提到工作做到晚上才休息,创世记却在人未做到「一仆一碌」之时已经规定人必须休息。创世记有两个创造的故事,分别是一1至二4上及二4下-25,一章开始的创造(工作)后上主休息;二章开始的故事,就是上主吩咐那男人为动物改名后就沉睡,之后就从他身上取肋骨造女人。无论如何,工作后的休息,不论上主及人也是应当的。

疫情持续至今已超过六个月,社会相继出现冻薪、减薪、放无薪假,什而裁员,接踵而来就是结业潮。过去人因工作以致缺乏休息,疲于奔命,但因着这样而被迫长休,也不是味儿,弟兄姊妹也不例外。中年如是、青年如是,当中有为口奔驰、也有为未来筹算,休息本是应当却变成了负担。这边厢听到他们的苦涩、对未知的徬徨,那边厢知道有兄姊公司请人,立时转寄消息。我尝过没有工作的日子,除了经济上的需要外,不论你是长时间于行头成了专业,或是短时间工作中所表现出的谋生技能,工作都等同自我价值,因此遇上什么闪失,彷佛成了整个人的成败。有时过于热爱工作,只是一种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那份满足感,使人有种失去界限(loss of boundary)的感觉,2工作多少也反映了一点存在感及价值是真实的。

持续的停市,教会亦被卷入冻薪、减薪的漩涡中,特别当教会「沦落」到只剩下直播崇拜之时;同工之间也有所听闻,同样因市场所提供的价值而不能运作,需被考虑冻薪/减薪。当只有一方执意决定,这种商业导向式的思维去判断/对待同工,在在视同工为一雇工的写照,岂可有商有量,可有共渡时艰的心态来真诚分享/分担吗?究竟牧职是否就等同一份具生产力的工?停市就是停工,就是停了牧职?牧职岂只一份工呢!即使是普通的一份工,可有挣脱只为餬口的枷锁吗?

对于所谓「工作」,我们理当可有更多的思考!

不用工作的日子,我收到兄姊对教会的关怀。他们问及教会有什么需要,又说这段时间可回来帮忙。听到这消息,我非常感动,一方面是感到他们对教会的关心,另一方面,觉得「工作」可稍微摆脱与经济的挂钩。劳工主日时,基督徒学会同工邓颖晖弟兄于讲道时提到一个观念:北欧的国家有讨论是否可以不工作而又有粮出。这是什么意思?「当人生活得到保障,唔受薪去工作,人可以有更多野做,可以做到一啲从来无人做而又好有意义的工作。」他更刺激我们思考,「当工作重临之前,借以停一停,将再开展之时,是一些新的事而不是旧的事?」工作是可以赋予我们肯定,但不要被工作定型。

天主教教宗方济各于四月十三日的讲话最后作了这样总结:「或许,此刻(疫情下)是个考虑全民基本收入的时机,以承认你们高尚又不可取代的任务并赋予尊严;好能确保并创造一个富有人情味又符合基督信仰的现实:每个劳工的权益都获得保障。」3

「去吧,高高兴兴地去吃饭,快快乐乐地去喝酒,因为上帝已经悦纳你的工作(作为:原文解作人的行为)。」(传九7)


(编按:作者为中华基督教会葵涌全完堂主任牧师、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执委。「工作与福音」系列文章由基督教工业委员会提供。该会正举办「工作与性别觉醒」对谈系列网上讲座,详情可参该会网站FB专页。)

1. 区祥江,《我做工?工造我!——工作与自我的双向旅程》,突破出版社,2009年,页53。
2. 同上。
3. 梵蒂冈广播电臺,〈教宗致函劳工运动团体:愿人人得到一份全民基本收入〉,2020年4月13日,参:https://www.vaticannews.va/zht/pope/news/2020-04/pope-francis-letter-worker-movements.html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特寫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