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当国家的手伸入教会……

这不是危言耸听,国家的手,已一早伸入了教会!可能大部份人皆以为,这只是国内的情况,香港不是这样的吧?实况却是,国家的手已一早尝试伸入,并且现已伸入了香港教会!

国家干预香港教会的方法很多,有明的,有暗的。明的干预,是由国家机器、政府部门或国家代理人,以似是而非的理由批评、误导信徒,搏取对信仰认识不深或不太了解的信徒认同。例子有回归前署名辛维思写的多篇文章,提出基督徒不应参选,不应有被选权。

暗的干预,又分手段高明的,和手段低劣的。

手段高明的干预,是看准哪些教会领袖有亲权贵得好处的欲望,赐给他们各种政治衔头(如人大、政协),诱使他们发表谬误的言论,意图误导信众。例子有教会领袖强调信徒要顺服掌权者,却忽视上下文,不提上主赐掌权者权位,是要他们赏善罚恶,故可引伸出:赏恶罚善或颠倒善恶的掌权者,信徒不应顺服,不应助纣为虐。

手段卑劣的,有匿名信或匿名「联署」反对、批评、中伤推广公义、实践主使命的领袖和牧者,然后以保障私隐为理由,拒绝让人查阅联署者的姓名。

这些都已经发生过、发生中。若果得逞,接下来可能是赤裸裸的干预了。

国内已有某些省份的教会,被要求崇拜聚会先唱国歌、升国旗。香港会行到这地步吗?若政府要教会崇拜聚会先唱国歌、升国旗,我们怎样面对?

为何不可以先唱国歌、升国旗?因为崇拜是朝见上主,理性上和感性上以主为先,怎可以国家图腾为先?

有教会领袖说,那容易办了。我们先唱国歌,才宣布崇拜开始,才奏始礼颂和宣召。这无疑是「聪明人」的做法,却只是逃避。因为,这不是怎样不得失政权的问题,而是如何看待信仰的问题。

若信仰只是形式,我们可以妥协、可以「走精面」。若信仰只是建立信徒或领袖的王国,我们可以为建立「成功」的教会而无原则地跟权贵合作。若果基督信仰是尊主为大,忠于上帝给我们的责任和使命,那么,……

若我们今日妥协,崇拜先唱国歌,接着下来,国家政权还会有什么干预?我们还会作什么妥协?

国家干预教会,目的不一定是要消灭宗教和教会,而是叫教会名存实亡,教会可以仍有表面上的宗教活动,什至可以办得更「成功」、更精彩,但却失去教会的使命——服侍受忽略的社群,为他们发声,推广上主的公义和治权。

若教会只剩躯壳,还是教会吗?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