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谁令青年失业?青年失业的根源

疫情令香港经济下滑。打工仔女首当其冲。一些例子指出,政府「保就业」计划只帮助了一些大企业,但前线雇员却仍是开工不足,什或被冻薪停工。上年社运前,香港失业率长期在3%,但现在已是超过6%(6.1-6.3%)。政府在八月中发表的数字,香港五至七月的失业数字,比起四至六月的数字,由6.2%升至6.3%,但经季节性调整,则下调至6.1%。

然而,当我们仔细看有关数字,年轻人的失业率有明显的上升。十五至十九岁及二十至廿四岁的失业率由四至六月的18.8%及14.3%分别上升至五至七月的22.1%及16.2%,其馀年龄组群的失业率则上落不大。

同时,若从学历来看有关失业率,五至七月的失业率中,除了小学学历的组群失业最严峻(7.4%)外,排行第二并不是中学学历的组群,却竟然是副学士的学历组群(7.1%)。四至六月的情况是中学学历的组群失业排行第二。当然,我们可以说这只是学生毕业等待工作的情况。

但当我们回看二○一九年五至七月的数据,当时整体失业率还只是3%,但副学士的学历组群的失业率竟是所有学历组群最高(3.5%),而当时小学学历的组群失业率是2.5%。副学士的学历组群一直是所有大专学历组群失业率最高的组群,比文凭/证书的学历组群更严重。

其实年轻人的失业率一直高企,二○一九年五至七月时,整体失业率还只是3%,廿五岁以下的失业率却接近10%,现在是约20%。

所以,不管经济好或坏,青年人的失业都是严峻的问题,而在年轻人失业中,副学士的学历组群是特别恶劣的。这情况涉及的既有就业政策,也有产业发展,更有教育政策的问题。

建议:

一、在疫症期间,政府应效法沙士时期,政府及其资助的机构增加临时职位,让廿五岁以下的年轻人就业。政府主动增加职位是最快可纾缓年轻人失业情况的方法。

二、政府应该积极扩展不同职业培训的大专文凭课程,扩大不同行业的专业培训。

三、重新思索副学士课程的发展。现时政府入职资历架构,根本没有副学士的资历,副学士资历比大专文凭还不如。副学士如可跟职业培训的大专文凭的课程合并,一方面,文凭资历的人士有更高的学历,而副学士就可以作为进入大学本科学位的准备。副学士的学历就既有职业向度,亦有升读大学本科的准备。

年轻人高失业率是我们政府政策的问题。不是我们说「废青」,便可将所有责任推到年轻人身上——好像只是年轻人不努力。政府自己的统计数字清楚显示,年轻人反而是政府失误政策的受害人,特别是副学士的青年。

政府需要重新检视青年政策、职业培训、产业发展、教育体制及资历与政府职位架构。从青年人的需要思索事情,政府才能跟青年人对话,重建香港的社群。

(编按:作者为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主任。
「工作与福音」系列文章由该会提供,其他系列文章请见本报网站时代讲场。)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