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教会的团组发展

香港教会的发展有其生命周期,面对衰退前后阶段,老化与流失日趋严重,对小组/团契(下称团组)的发展带来冲击,尤其是青少年及成青团组,教会群体的凝聚与动力亦处于倒退。与此同时,我们面对的处境,是疫情下的虚实整合与后国安法下的信仰生活;情景是移民潮再现、政治遽变及人权自由有新规限等。教会团组在如此的状态下,怎样发展与变奏,灵活转化,以致信徒彼此间仍能「聚散」得宜,活出使命?

诚如《蜕变教会》(天道书楼,2015)一书指出,团组的发展不在乎其名称与形式,而是造就生命,建立门徒。「不管什么名称、哪种方法,小组乃是叫生命蜕变的做法,目的是让信徒生命连结,在信仰上趋向成熟,投入神的使命。」(234页)

根据教会普查反映,若以十五岁或以上,二○一九年崇拜出席者当中有参与团组的比率首现下调现象。纵观之前历届均有上升,由47.3%至50.6%,但于二○一九年普查则显示,出席比率略有下降至49.3%。

近五年「自然教会发展」(Natural Church Development, NCD)测试堂会的数据反映,他们在八个优良特质当中,整全成长的团组1(holistic small groups)一直都是最弱的一项。虽然二○一九年有数值47.86,比对之前略有改善,但却仍未达至数值50的平均表现(数值35是代表警号,数值65是代表优良)。2可见,团组的发展仍有待改进。(见图1)

 
图1

迈向健全发展

NCD指出,一间堂会要有平衡与健康的发展,八个优良特质需要达至健康的水平(数值50)或以上,而堂会若要持续提升质素,便要针对其中一些弱项,思考适切的对应策略与行动方案,才能渐渐成长。我们建议堂会可以每隔大约两年再做一次评估,从而了解过去期间的跟进对策,带来改善与否。

堂会的状况各有不同,若要从「整全成长的团组」作出改善与提升,便要先参考测试中所得的数值,再从自身处境作出分析,进而了解本身的团组状况,找出对策及落实行动的方案。例如:「在我所属的团契/小组中,经常花大量时间在与我无关痛癢的事情上。」堂会要检视团组的相关流程及内容,填卷者(你的堂会领袖)为何给予较低的数值,而此正是反映他们并不享受小组的生活,团组的内容安排并不能满足需要,期望有所落差。

施瓦茨(Christian A. Schwartz)在《生命添色彩》(香港教会更新运动,2008)讨论有关团组的运作,指出它就好像教会一样,需要有良好的特质,从而培育成员的头(思维)、手(活动)和心(情感)的良好发展。从这三个範畴,不单是关乎如何订定活动和计划,更是关乎每位成员参与的成果。假设你的团组在「心」方面获得较少的培育,你可以作的贡献,是真诚的分享。如果在「手」方面获得较少培育,请鼓励大家参与集体活动。假若「头」方面是你的弱项,请以辩论和事实激励大家。(参117页)


Church Leaders网上的一篇文章8 Pitfall Small Group Should Avoid,提出小组应要避免的八个陷阱,教会的团组不是一般的功能或事工小组,而是信徒能够从中认识、展现及分享耶稣基督的福音,并且从中彼此建立关系,一起祷告与服侍他人。在团组聚集的内容编排上切勿偏重某一内容,要留心在查考圣经、亲密关系建立及对外服侍等方面,作出平衡的铺排,便能达致培育组员,建立互为彼此的关系。

《蜕变教会》一书讲到〈相交意愿〉的其中一段,提醒我们不要被事工所主导,却要刻意建立关系的环境,「关系不是从事工出发的,但事工能从关系出发,什至可以说,应该从关系出发。关系从人出发,我们不想以事工来代替自然孕育的关系,却可以透过事工来维持关系。」(159页)

满足牧养需要

笔者从这几年于「教新」向堂会讲解NCD报告的经验,发现不少堂会正在面对团组发展的停滞,除了内容和时间安排上有关系之外,这亦与堂会的虚弱发展有关,组员逐渐流失,增长缓慢,什至停滞,在短时间之内难以有妙药良方快速回稳,只能思考怎样变奏,满足牧养需要。

近年,教会的青少年持续流失,青年事工衰落,突显新世代与上一两代的隔阂,在牧养方面亦有支援不足的情况。青少年面对社运与疫情下,除了学业有极大压力之外,身心灵亦需教牧领袖及长辈的具体关怀。

根据《2019香港教会普查简报》,有关青少年流失原因,在十四个项目中,首位是学业压力(59.8%),第二位便是堂会牧养支援不足(57.2%)。香港的青少年经历反修例运动的洗礼,思潮起伏,对前景感担忧,亦面对就业问题及家庭成员移民等。教牧要思考于常设团组内或外,安排适切的分享平台,以个别/小组约见,分享与代祷,达到埋身牧养的果效。(见图2)

无疑,青少年的牧养什具挑战,复兴之路仍是遥远,然而我们总要从现实的艰难中起步,与之搏斗。诚如路恩哲(Andrew Root)在《青少年牧者潘霍华》(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20)一书指出,我们经历的团契生活有甜美也有「不协和」(discord),遇到各式各样的问题与困难,要与它搏斗,「由实体及有形体的个体组成的又真实又活泼的群体,总是跟不协和搏斗,在失调这坑洞上摇摇欲坠地踏着钢索走。」(280页) 


图2:堂会认为青少年流失的原因,2019

此外,25至44岁的成青,往往因为工作忙碌及婚后家庭等适应情况,团组的生活不穏定,容易流失,不少暂时离场。堂会不要因他们少有出现而放弃联系,其实他们仍心系教会。外国有研究显示,当他们的孩子渐渐长大,亦会有重返教会的机会。

然而,若比较这群成青群组(25-44岁)在全港及教会的人数比率,教会只有25.2%,比全港的29.9%还要少。此类成青在建立家庭之后,面对夫妇相处与子女成长的培育,生活压力什重。近日,香港移民潮再现,堂会可以借此联系他们一起,方式未必需要按原先团组,而可以透过连串讲座,让他们能在其中畅所欲言,分享去或留的抉择及互相交换资讯等,或许能将他们再一次重组起来,从中牧养与支援。

对于成青已婚群组来说,家庭祭坛的建立十分重要。无论怎样忙碌,鼓励他们尝试开始,逐步建立祈祷与读经,让每一个家庭成员从中得以牧养,这是父母不能迴避的属灵任务。麦张伟芬在其着作《家庭祭坛》(更新资源,2009)指出,「家庭祭坛确能使家人觉得被关心和爱护,并且帮助我们每天都能领会上帝的同在,这种喜乐在这步伐急促,家庭关系薄弱的社会里,带来既持久,又珍贵的属灵成长片段。」(13页)近年,不少青少年到外地进修,父母亦可透过视像联系与关心,按时分享灵修资料及一起祷告。

在另一方面,教会可以因应信徒的阶段需要,设立一些非常设小组,虽然它们未必是恒常设立的,但却可以发挥团组牧养的元素,补足他们在团组失效下得到关顾,例如:金龄成长小组。随着人口老化,教会的金龄人口(50-65岁)亦逐渐增加,他们正是进入退休前后的重要阶段,堂会可以为这群金龄一族开设小组课程,于「身心社灵」方面给予培育,使他们有所装备,在馀生仍能有发挥与贡献。堂会可以将这类金龄信徒组成同行小组,运用相关的教材,注入小组中,让他们定时相聚分享;也可以安排适切讲座,鼓励他们有不同的聚集与活动,如远足、分享养生之道、退休烦恼、治疗身体痛症等,使一些已没有团组生活的信徒,在其中得以牧养。

结语

毫无疑问,教会团组是培育生命的「非常基地」。平衡健康的成长固然重要,然而,在迎向未来更多的不确定时,我们要接受当下的信仰生活已经不像从前,团组的发展与变奏,或要走出既定的框框,让不同群组在其中得以结连,跟随基督,同作主门徒。

(编按:本文转载自香港教会更新运动网站
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副总干事。

1. 团组是指团契及小组,因为一些堂会只有小组,一些则仍有团契与小组并存。
2. NCD优良特质的数值是反映堂会在该方面的表现,数值不是分数,而是以数值65为优良,数值50为平均,数值35则是欠佳及急需跟进。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