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工作与福音」系列

精神健康是工人基本权益

新冠病毒疫情严重打击香港经济。国泰大规模裁员及新华旅游自今年十二月开始所有员工要停薪留职。很多人相信,这一切都只是开始,失业情况会更为严峻。然而,疫情不单打击香港经济,同时可能根本性地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模式及相关的劳资关系。

一、「在家工作」

最先令我们关注,当然是「在家工作」。过去一些行业被认为不可能留在家工作,例如服务行业,该是人与人的交往,随着疫情的发展,令大家都被迫「在家工作」。工作需要沟通,但科技的改进,社交平台的发展,确实解决「在家工作」又不能互相沟通的问题。「在家工作」的弹性确实也受年轻一代的欢迎。科技解决了人际社交实体距离的限制,但亦同时造成人际关系的距离。同事间的关系变得只是工作关系,没有了人际间的关怀和支持。「在家工作」看来不会只是临时的措施,而可能是将来工作的「新常态」。「在家工作」亦加重了部份工人的工作量。在实体课程未重开前,不管学校或补习社的老师,也只能在网上教学。由于网上教学,不能一个对二十多人,这没法促进师生间的互动,令学生的学习兴趣大减。因此,惟有少班多教。一个课程,以前只教一次,现在要教二至四次。工作量大增。

现在,实体教学恢复了。但课堂时间短了,而且还有部份学生是在外地,不能回港,那只好线上线下都要进行,不是线上线下的课程同时进行,而是分开进行。老师工作量大增。在学生学习的大前提下,社会都会认为这是必须,但老师的工作压力就没人去关心了。「在家工作」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将「个人私下时间及场所」与「工作时间及场所」之间的分离打破。从各方面来看,这一般只加长了工人的工作时间,工人工作压力大增,而且多是无偿的,这情况打扰工人工作和作息的平衡。

二、新工种的产生

由于社交距离限制,很多人都改变了生活习惯。购物用「网购」、饮食则上网买「外卖」、连楼宇租售,不少资料都在网上。科技明显取代不少原有服务业工人的工作,这将造成更多的失业。另一方面,科技同时新增新的工种,就是「派送员」的工作。他们包括传统物流业的从业员、网购的派送员,以至送餐的派送员。若然我们检视这些派送员的情况,一般都以个人为主。他们没有跟派送公司有任何的雇傭关系,即既没有员工福利,也没有工伤保险。而且由于派送食物或有时限的物品,一般都必须在短时间内派送到。工作压力大,而且危险度高(用单车或电单车在繁忙街道穿插)。最大的问题,就是这种工作完全将所有安全责任放在派送员身上,派送公司可以一点责任也不负。

三、精神健康是新的职业病

除了实际的工作危险,还有很多人忽略的,就是员工的精神健康。今年十月,南韩就有包裹派送员因每天工作十四小时,怀疑「过劳死」。这似乎不是个别事件,包括此个案,南韩今年就有八个包裹派送员,怀疑「过劳死」。至于零散的派送员的问题,也是严峻。派送员要独自面对工作,完全不知每天的工作行程如何,并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在中国,数以百万计的派送员成为大城市的特别人员。由于制造业减退,派送员成为新一批「蓝领」工人。他们没有劳工保障,受伤的医疗费用也需要自己负担。最近《南华早报》报导,中国餐饮派送员的送餐时间,由二○一六年平均卅八分钟缩短至二○一九年的廿六分钟。工人在这种工作压力下,常有各种压力带来的疾病征状,例如头痛。

事实上,近二十年已有不少研究是有关因工作而引致的精神健康问题。在二○○○年中叶,一个有关美国ABC Inc公司的研究指出,公司每年平均工人总病假日数为67,923日,即平均每年每个工人告假七点一日。每年这所公司损失的日子,相等于二百八十九个全职工人一年的工作日。当中,直接和间接损失的金钱接近二千八百万美元。当中百份之卅五的个案竟然跟工人精神健康有关,当中工人精神健康所涉及的金钱损失接近九百五十万美元。

更令人震惊的是,在涉及精神健康的病假中,因工作而引致精神健康的病假,比工人其他精神健康而引致的病假,竟然多出差不多两倍。这情况不论在轻微或严重的精神健康问题而引致病假的问题上,二者情况都差不多 。在美国因压力而引致的金钱损失由二○○二年四百三十亿美元(占当年国民本地生产总值〔GDP〕的0.3%),上升至二○○六年三千亿美元(占当年GDP的2.6%)。而当中涉及的赔偿或损失,竟然是接近当年因压力而引致金钱损失的四倍。这情况实在令人忧虑。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也关注因工作而出现的精神健康的问题,并且列出有关原因(risk factors):

工作问题
1. 工作是否有意义,是否会不断重复有关工作?
2. 工作量及完成的时间有多少?
3. 是否要短时间完成?可以一早就知道有关工作的安排?
4. 工人就工作的安排有多少决定权?

简单来说,工人找不到工作的意义,工作量越大,又需要短时间内完成,而且工人自身没法控制工作的安排,工人精神健康所面对的风险就很大。

工作处境
1. 工作前境如何? 工作稳定性?晋升机会?对工人评估的公平性及透明度?
2. 工作在机构的重要性?
3. 在工作中,跟上司和同事的沟通及支援如何?

简单来说,工作稳定性低,晋升机会不高,看不到工作的意义和重要性,在工作中,得不到支援,工人精神健康要面对的风险就很大。

若我们从上述因工作而出现的精神健康问题检视派送员的处境,派送员的情况肯定是精神健康的「高危一族」。他们的工作没有晋升机会,没有保障,也无法预知薪酬,因为薪酬是按工作数量计算。他们也没法掌控自己的工作,何时有工作、多少工作及工时长短,完全没法掌控,只能每时每刻等待工作,没法休息。他们跟同行没有沟通,因为大家是竞争对手,而跟派送公司,也只是「接单」的关系,讲不上有什么沟通和支援。然而,派送员却是绝大部份的现代大城市,特别亚洲城市中的新生工人一族。在香港,不少行业因疫情「停摆」,那些从业员纷纷加入派送员的行列。

「在家工作」一族未必如派送员一般。「在家工作」一族大多是技术或专业人士,他们收入较好。但是他们很多也是个体工作,而不是企业的正式员工,因此工作晋升、工作掌控也出现问题。而最大的问题在于「工作个体化」,没法找到足够支援,而需要自己完全承担有关责任。由于「在家工作」,人际的需要及支援就变得薄弱,而且「在家工作」打破了个人工作和作息的平衡,增加个人压力。「在家工作」也增加工人的精神健康风险。

在疫情中因工作而带来的精神健康问题在各行各业都有,当中医护界尤为严重。事实上,疫情固然带来很多精神健康的问题,但更多的是,疫情只是将原本已出现的因工作而引发的精神健康问题,显得更为尖锐而已。在今天,「在家工作」及「派送员」是近十年的事情,疫情只是尖锐化当中的问题,就是「工作个体化」(individualization of work)及工作不规範化(informalization of work),这二者的工作模式及相关的雇傭关系都是增加了工人精神健康的风险。

四、犹太人「安息」的智慧

犹太人看重「安息日」的传统。耶稣多次就安息日规矩跟当时的宗教领袖争论,不过,耶稣并不是要废除「安息日」,他只是将「安息日」对人的珍重──「人的福祉」──重新提出。

耶稣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可二27),道出了「人的福祉」才是「安息日」的核心 。事实上,犹太人透过「律法」将「安息日」制度化,确实有其智慧。用圣经的说法,这天是「属于上主」,是「圣日」(出二十8-11;申五12-15)。这是将人工作和休息「制度化」地分隔,避免今天「在家工作」出现的工作和作息的混乱不清。这亦成为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争取每星期一天有薪休息日的圣经基础 。

犹太人的「安息」(Sabbath)概念更是指向人的「关系」。「安息日」最初指向上主和人的关系,这关系包括上主创造人类和万物的关系(出二十8-11)及上主拯救以色列民的关系(申五12-15)。「安息日」就是提醒以色列民,他们和上主「圣约」的关系,以及在这「圣约」中,以色列民的责任。就在这神人关系中,以色列民将这关系延伸至家庭、社群、外族人,什至和大自然的关系。在安息日的晚餐,每一个犹太年长的人,要向后辈诉说上主对以色列民的拯救,及以色列民作为「圣约」子民的责任(申六20-25)。

在「安息日」,以色列民要让自己、奴仆、牲畜休息,也要照顾外地人(申五14)。让客旅休息,即是那天这人的起居饮食要有人照顾。这是在神人关系中,重建人跟家庭、社群和大自然的关系。这「安息」的观念亦在以色列的「安息年」及「禧年」的教导中,更清楚地反映。在安息年及禧年时,要让土地休息。在禧年时,更要释放奴仆,赎回土地(利廿五)。这一切都是重建社群的关系和人与自然的关系。

事实上,在处理因工作而来的精神健康问题,世界卫生组织最终回到人的关系上。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在工作中的尊重和认可是人基本的需要」(recognition and respect at work: a fundamental human need)。用宾吾(J.P. Brun)的说法,「人的健康是衡量企业商业决定的标准」(the health of people is a corporate business decision criterion)。

世界卫生组织这样定义「健康的工作」:「健康的工作处境:雇员在当中面对工作压力时,是他们能力可以解决,亦可以得到足够资源;雇员对工作有足够的掌控;雇员可以得到适当的人对他们的支援。」健康并不是免于疾病或残弱,而是一个整全的幸福,包括身体、精神及社群各方面。以基督教信仰角度来说,这就是生命与关系的整全及圆满。

作者为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主任。「工作与福音」系列文章。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特寫
cedarapp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