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辛丑盼平安 春牛可觉晓

年终岁首,对传统农业社会来说,既是农閒休息日,也是阖府相聚时。今年的农历新年,香港巿面各项活动因着疫情,其实已处于半閒置状态多时,花巿人流受管制,连家庭聚会和拜年聚餐也可免则免,好些赶着移民的家庭想在香港吃最后一餐团年饭的机会也没有。由庚子鼠年到辛丑牛年,香港人最大的心愿,相信是疫情早日受控,疫苗发展追得上病毒变种速度;社会的人权自由状况早日重受尊重,得到保障。

昔日的农閒,既让农民、牲畜和大地休养生息,也是为未来一年耕作做好准备的空间。那些年在民间广泛流传的通胜总有一幅春牛图,篇幅显着,作用类似今天的报天气动画,将朝廷钦天监官员对来年的时辰干支、天气雨量预告和农作物收成期一类资讯,以农业社会熟悉的图像表达出来,好让农民在来年知所准备。由于资讯来自官府,倘若失准,除了影响粮食供应和农民生计,亦有损朝廷威信。清朝开国之初颁行新历,以大统历和回回历做基础,但它们在推算天文现象方面却有失准绳;后来清廷对比西教士带来的历法,决定任命耶稣会的汤若望为钦天监正,进行修历。之后由顺治一直到道光,在钦天监的官员里,都得见西教士的身影。

官方修历,供国民使用,背后涉及政治权威和政府认受性的运作;但无论是权力抑或认受,其实都不是单方面说了算的事情。今时今日,科学技术和气象资讯早已普及化,一般巿民可以在网上找到世界各地气象中心对威胁香港风暴的路径预测,互相比较参详;连天气预测也不是独由官方天文台所尊美,活跃于气象观察与预测的民间人士,亦有在国际气象组织里位在专家之列。在知识层面,当然仍有专业与不专业的分别,人人水平不一;但当人人都有机会充权,在整体民间社会眼中,政治权威也就愈来愈不再是由上而下的以力压人,以是由下而上的众志成城、「执生」有度。这既是社会得以生机勃勃的根本,也能避免一个小问题导致满盘皆落索的风险。要做到这一点,民间社会需要各自深耕细作的独立思考空间,官方亦需要有广纳百川以及自我修正的胸襟与自信。

不同的历法,其实没有哪个拥有「自古以来」的优势,只在乎谁更准确;能否得到自我更新,背后涉及不同地方的社群对于事物看法有没有一些普世认同的准则和信念,以及在造物主面前保持一份谦卑与自我省察。这份信念的重要性,其实超出科技领域,也让人际间的公义与和睦变得可能──无论在一个小城,抑或在整条地球村。过往说期望新一年世界和平,几乎肯定会被视作「坚离地」;不过观乎今天的国际政治局势战狼当道,以种种软硬实力胁迫他人,处处只争一日长短;今年农历新年,无论你往哪𥚃去,说句盼望世界和平,祝愿好人一生平安,肯定比过去更感实在而迫切。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2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