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工作与福音」系列

从制度保障劳工精神健康

一、精神健康源于财富分配不均

二○二一年一月下旬,世界经济论坛、商界领袖及专家呼吁,指工作群体的精神健康问题已敲响警钟,且成为疫情最严峻的问题。论坛专家高呼,工作中的精神健康不再是个人纾压问题,而是各国政府必须政治优先解决的问题。而精神健康跟全球贫穷及各地财富分配有关。在贫穷经济体系生活的人民比在富裕经济体系生活的人民,患上焦虑和抑郁病的情况竟高达三倍,当中尤以儿童和青少年更为严重。

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工委会)和香港民意研究所于二○二一年一月进行一个关于工作和精神健康的研究。在超过四千五百名被访者中,有35%认为在自己的工作中感到精神困扰或损害。按香港人口比例,就有超过一百七十万香港人,感到在工作中有精神困扰或损害。是次研究在探讨工作压力的风险因素时,采取世界衞生组织分类,即工作压力风险因素,大致分为两大类:工作内容(work content)及工作处境(work context) 。工作内容大致指工作条件,例如工时长短、工作是否要短时间完成等问题;工作处境指工作的稳定性、工作间权力关系等。

工委会的研究则加多了一个向度,这可能是一个全球崭新的研究,这新向度就是工作伦理(work ethics),指职工个人信仰、专业操守及政治信念等。在问卷调查中,建制派支持者的工作压力多来自工作内容,而泛民支持者的工作压力多来自工作处境。这可能跟年龄有关,泛民支持者大都较年轻,他们关心工作稳定多于工时长短及困难。而建制支持者则较多是年长一群,他们工作有一定稳定性,反而工时长短及弹性会影响家庭生活,而工作模式改变也易令他们感到压力。一般人看工作中的精神健康,只是个人心理调适问题,但是次研究将工作中的精神健康,跟社会上不同组群间的矛盾联系、工作中的精神健康的社会复杂性就呈现出来。

二、工作中的精神健康是劳工权益

虽然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商界为主导的世界性组织,但他们也承认工作中的精神健康问题植根于全球及各国财富分配不均,不再只是个人压力问题。他们提出解决的方案,也不再是如何纾缓个人压力的方法(香港政府及团体一般都只提出纾缓个人压力的方法),反而他们建议对精神损害的人给予财政补贴。

从劳工角度,世界经济论坛并没有处理现时工作模式和劳资权力关系,但至少没有将工作中的精神健康问题,简单视为个人事情。事实上,最近多宗工作中的精神损害的个案,什至过劳死亡(南韩及中国派递员的个案),或因工作压力而自杀(香港学校老师个案),全都跟劳资权力关系有关。所以,工作的精神健康是一个工人职业安全和健康的事情,是工人劳工权益的事情。

传统上,处理劳工问题是有两国途径,一是集体谈判,另一途径是法律改革。在谈论工作的精神健康,法律讨论是什少的。法律保障劳工的精神健康权利是关键的。工委会致力推动现有劳工规定变革,倡导将工作导致的精神疾病纳入职业病条例中。这对于劳工捍卫其精神健康权利,向雇主索取赔偿有极大帮助。

三、从个人到群体及制度

在使徒行传有两段记载,正记录早期教会如何将当时人视为个人的问题,转而为群体生活的一部份,并将之看为教会生活一部份,并且将之规範化。个人问题,成为社群生活和制度的一部份。使徒行传三章1-8节记载一个跛子在圣殿美门乞求别人救济。他在那里行乞,原因是圣殿多人出入,而美门人流最多。当彼得和约翰要进入圣殿,这个跛子希望他们可以给他一些金钱,可惜这两个穷使徒却令他失望。现今信徒一般注视彼得名言:「金银我都没有,但是我要给你我所有的: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起来走!」(徒三6,《现代中文译本修订版》)

跛子的经验却说明当时的犹太社会,个人贫穷是个人事情,由个人处理及承担。圣殿负责人虽然容许跛子在美门行乞,但一切还是跛子自己处理,要看跛子是否幸运得到别人施赠。我们看到彼得和约翰使这跛子行走,好像喜剧收场。但假如使徒只对跛子说他们没有金银,跛子只能自叹倒霉,他不能怨使徒不给他金钱。一个人贫穷是自己个人的事,没有人要为跛子的贫穷而负责任。

然而,早期教会开始另一种社群生活,即「凡物公用」。在这群体生活也出现乱子,使徒行传六章1-6节记载社群在食物分配时,说希腊话的犹太寡妇受到忽略,她们的同族人向使徒们投诉。在早期教会的新社群生活,个人贫穷不再是个人事情,而是社群互相承担各人困难。这种社群生活有一种标准,就是每个人都应受到照顾,因此她们有权投诉。不像在圣殿的跛子,他的需要得不到照顾,只能自叹倒霉,不能埋怨谁,因为贫穷是他个人的事。

当使徒面对寡妇投诉,他们肯定妇女们投诉有理,需要处理,这表明使徒们肯定个人的不幸要由群体去承担。保罗什至认为,在群体最弱小的一群更是需要保护(林前十二22-23)。为了解决寡妇们的困难,而又能让他们可以专注自己的使命,使徒们建立了一个制度,用特别资源让一些人专职去处理,并将制度规範下来,就是教会传统的执事(会吏)制度。使徒行传有两个希腊字是常常走在一起,koinonia(团契,又译作教会)及diakonia(服务,执事 〔会吏〕一字源自这字)。这两国字好像表达信徒聚集成为教会是为了服务,而服务是在教会团契中成全。

从圣殿跛子的个人事个人处理,到个人事社群承担,到个人事制度处理,我们看到早期教会如何照顾人的需要,这对教会处理工作中的精神健康有所启示。今天香港普遍认为,工人精神健康是工人自己纾缓压力的事,但世界经济论坛认为工人精神健康需要政府运用资源作补助,工人精神健康是社群的事。工委会提出进一步倡议,就是法律改革,从而作出规範,从制度保障工人的精神健康。 

「工作与福音」系列文章
作者为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主任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特寫
cedarapp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