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職業學生

到國內大學工作的第一個學期,突然被告知需要接替另一老師的一門課,原因是這位老師被學生舉報在課堂上有「不當言論」,被學校下通知須更換老師。這位老師的課是關於宗教哲學,估計他在課堂上給基督教說了幾句稱讚的話,或有學生認為他在傳教,這就出事了。在國內大學課堂上,隨時會有一些不認識的學生遠遠坐在後面,低頭抄筆記,或目無表情地老盯著你。他們並非上課的學生,只是有關部門派來專門聽課的「職業學生」。這些人可能是受聘的,或是學校內專責部門的人,聽課的目的自然就是要了解授課老師是否有不當言論。

甚麼才是不當言論?甚麼才是對黨、對國家、對人民不利的觀點?作為一個教宗教的老師,在課堂上不允許傳教是大家都明白的,但關鍵是「何謂傳教」?有一點必須注意,就內地大學的本科生而言,他們的教育和成長背景是完全無神論式的,甚至被灌輸了「基督教是帝國主義的侵略工具」的言論,以致這些學生不僅沒有對宗教的基本認識,甚至已經充滿了似是而非的觀點。當他們在課堂上,可能才首次聽見一種跟他過去十數年完全不一樣的宗教觀點時,那種震驚也是可以理解的。某些學生出於他們對國家和黨的忠誠,自然就會向有關部門提出疑惑甚至舉報:為甚麼老師會認為基督教對現代化有正面作用?難道他就在傳教嗎?

除了宗教是個重災區外,任教歷史的也經常出事。在黨國教育背景下,歷史有很多既定觀點是不容學術討論的,例如:西藏問題、台灣問題、四九年後共產黨歷史、某些歷史人物的歷史評價等等,這些問題同樣會被某些學生視為有固定答案的歷史事實。若有老師指出另類觀點,往往就會有學生在網上口誅筆伐,上綱上線,將問題從學術層次提升到一個政治層次來處理。

一次,我在幾個博士生的課堂上說了一些關於宗教自由、邪教法、民主自由的觀點;課後與這幾位學生聚餐,他們都異口同聲跟我說,這些言論還是需要小心,千萬別隨意在本科生的課上說。我對這幾位愛老師和有自己想法的同學心存感激。雖然,內地大學還未至於控制言論,但控制往往是一種心理內在機制,在無法消除這些機制時,談學術自由也是枉然。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特寫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