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职业学生

到国内大学工作的第一个学期,突然被告知需要接替另一老师的一门课,原因是这位老师被学生举报在课堂上有「不当言论」,被学校下通知须更换老师。这位老师的课是关于宗教哲学,估计他在课堂上给基督教说了几句称赞的话,或有学生认为他在传教,这就出事了。在国内大学课堂上,随时会有一些不认识的学生远远坐在后面,低头抄笔记,或目无表情地老盯着你。他们并非上课的学生,只是有关部门派来专门听课的「职业学生」。这些人可能是受聘的,或是学校内专责部门的人,听课的目的自然就是要了解授课老师是否有不当言论。

什么才是不当言论?什么才是对党、对国家、对人民不利的观点?作为一个教宗教的老师,在课堂上不允许传教是大家都明白的,但关键是「何谓传教」?有一点必须注意,就内地大学的本科生而言,他们的教育和成长背景是完全无神论式的,什至被灌输了「基督教是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的言论,以致这些学生不仅没有对宗教的基本认识,什至已经充满了似是而非的观点。当他们在课堂上,可能才首次听见一种跟他过去十数年完全不一样的宗教观点时,那种震惊也是可以理解的。某些学生出于他们对国家和党的忠诚,自然就会向有关部门提出疑惑什至举报:为什么老师会认为基督教对现代化有正面作用?难道他就在传教吗?

除了宗教是个重灾区外,任教历史的也经常出事。在党国教育背景下,历史有很多既定观点是不容学术讨论的,例如:西藏问题、台湾问题、四九年后共产党历史、某些历史人物的历史评价等等,这些问题同样会被某些学生视为有固定答案的历史事实。若有老师指出另类观点,往往就会有学生在网上口诛笔伐,上纲上线,将问题从学术层次提升到一个政治层次来处理。

一次,我在几个博士生的课堂上说了一些关于宗教自由、邪教法、民主自由的观点;课后与这几位学生聚餐,他们都异口同声跟我说,这些言论还是需要小心,千万别随意在本科生的课上说。我对这几位爱老师和有自己想法的同学心存感激。虽然,内地大学还未至于控制言论,但控制往往是一种心理内在机制,在无法消除这些机制时,谈学术自由也是枉然。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特寫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