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时代跨页

缺席的上帝──对我们的煎熬与炼净!

祢隐藏在哪里?心爱的,留下我独自叹息,祢宛如雄鹿飞逝,于伤我之后;我追随呼唤,却杳无踪迹。」(十架约翰)1

我们都在呐喊──「上帝,祢在吗?」

香港这几年间所发生的种种,使大部份香港人都陷于焦虑不安、郁闷沮丧之中。「上帝,祢在吗?」、「祢为何沉默?」、「我所信的神到底在哪里?」相信这都是不少信徒的困惑和不满,他们也感到内心对神的信心愈来愈软弱了。困于这心灵的煎熬之中,先知哈巴谷的祷告成了我们的祷告:「耶和华啊,我呼求你,你不应允,要到几时呢?我因强暴哀求你,你还不拯救。你为何使我看见罪孽?你为何看着奸恶而不理呢?毁灭和强暴在我面前,又起了争端和相斗的事。因此律法放松,公理也不显明;恶人围困义人,所以公理显然颠倒。」(哈一1-4)

放眼周遭所发生的人和事,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生活中无不充满困难、挫败,和意料之外的疾病、失业、关系破裂和分离,这些苦痛际遇时刻冲击着我们对神的信心。当人的心灵困于灰暗无望、迷惘不安的折腾中,我们哀求神,却似乎得不到解救,我们在内室的祷告,可能只是喋喋不休地质问这位「缺席的上帝」:「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神啊!祢仍爱我、在意我的痛苦吗?」、「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诗廿二1)

当公义自由、安逸平顺、幸福甜蜜都与我们无份,摆在眼前的,是一个黑暗无望和刺痛人生的境遇,上帝「无情」的缺席和隐藏,不但伤害了我们,也突显了信仰生活中一个关键的难题──宿命。

神,祢不是我们想像的那一位

神的「沉默」、「充耳不闻」和「袖手旁观」,令我们困惑不解,什至满怀幽怨,因为这位「缺席的上帝」既不合乎我们脑袋里所相信的那一位神的形象,更狠狠地撕毁深植于我们人性深处对神的想像与幻想。

我们信,因为我们「爱」的神是一位爱护、体恤、供我们所求所寻、使我们得益处的上帝。经上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太七7)「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八28)「你是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诗十六2)故此,我们乐于相信和传扬这样的一位神。我们亦相信,只要我们投靠神,并且殷勤服侍,便能拥有神,以及拥有他信实的保佑、眷顾与赏赐。

再细察我们人性深处那完美的神的形象,我们不难发现,植根于我们意识之中,那位吸引我们相信和投靠的神,是一位能救拔我们免于苦痛,喜爱公义、恨恶罪恶的神。他关心他百姓所受的苦难、垂听他们的呼求,并且能做出非凡的神迹奇事来拯救他们,就如经上记载:「耶和华说:『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出三7-8)

我们渴望这样的一位神。可是,一切都不似想像!

身处现实的痛苦,我们沮丧地发现,我们所经验到的神,并不像内心想像的那么美好,脑袋相信的那么非凡。他无情地缺席,把我们丢弃于失望、无助、愤怒和苦痛的荒漠上。「缺席的上帝」使我们无力再赞美歌颂神,我们可以做的,可能就是带着失望和愤怨之情与神疏远,或是在自怨自怜中控诉他:「神啊,祢为何隐藏、不伸手扭转我们的困局?为何不再不可思议地分开海水,然后把海水覆盖在要追杀我们的军队身上?为何不再每天信实地供应我们神迹食物吗哪,并以使人希奇的火柱和云柱来引领我们于迷路中前行?为何缺席于我们的苦难中?为何不给世人证明祢是自有永有的上帝,真真实实地掌管宇宙万物,并且与信祢的人同在?」2

只有另一种信,才能让我们看得见神

十架约翰说,神在「决定时刻」的隐藏是人「灵魂的黑夜」,人必须度过这黑暗才能看得见他,才能与神进到既新且深的关系之中。他提醒我们,千万不要像许多愚蠢的人,按照他们对神的肤浅理解,认为当他们没有经验到神时,神就是在远处,并且完全隐藏着。3德日进神父也安慰说,只有当我们的灵魂受到损折的痛苦时,我们才会遇到神。

神啊!若是如此,那么祢执意的隐藏,让我们在黑夜中煎熬,是要我们在人性的贫瘠与虚幻的荒地上漂泊流离,借此压碎我们人性中对祢不实的心理影像,迫使我们从根本上改变对祢的想像与认知吗?祢借黑暗使我们不能把祢强行拉到我们肤浅的层次,好抢走祢的奥秘。反之,祢却使我们与祢痛苦地摔跤,走过怀疑、不解、愤怨而经历内心的炼净,把我们提升到祢永恒的层次,寻获祢这位我们尚未完全认识的神。神啊,是这样的吗?

十架约翰鼓励我们,不要惧怕黑夜,「信」能引领我们看得见神。他说:

我们虽有点肖似天主,
但我们与天主却有无限的差异。
无论我们的渴望多大、蒙受多少恩宠,
终究无法以认识任何人、事、物的方式去认识天主。

我们透过感官所得的任何知识,
都无法让我们的灵魂对天主有清楚的认知。

⋯⋯问题不在于我们面对神圣有所不敬,
而是在于我们与天主之间本有的差异,

这一差异凭我们理智所能懂,
我们的意志所能行、我们的想像所能造的,都不能消弭。
只有信德能为这距离搭起桥梁。」4

神啊!若是如此,请祢自己说明我们必须以怎么样的信,来追寻、认识和信赖祢?

追随在耶稣基督里完全启示的上帝

基督的降生、苦难、死亡与复活,为我们赢得了新生命,也开启了我们信心的领域。因此,我们必须在黑夜中,转眼凝视在耶稣基督里完全启示的上帝,免得我们活在某种对神的不实幻想和肤浅的信仰之中。

我们渴想神轰轰烈烈地来拯救我们,并以使人耀眼的大爱来护佑我们。可是,神却把他的救赎和审判隐藏于耶稣基督的谦逊、顺服与受苦之中,使基督成为舍命赎回众人的羔羊。罗哲修士说,基督不以强权、武力来制服和征服我们,却以最谦卑和甘愿受苦的方式来邀请我们与神修和,也与世界共融。基督受苦的十架,成了我们的救赎,他呼召我们:「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十六24)

我们需要看得见的事物,因我们无法了解隐藏而不显眼的作为,能有多少价值;我们需要神来帮助我们成为生命的胜利者,获得快乐,也免于种种苦痛的折腾。我们很难相信,「身为基督的跟随者,那赤裸裸的、无助、软弱的世界,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5我们也很难相信追求「我有平安」、「我有喜乐」、「我有恩典」并不是信仰追求的焦点,而是背起十字架,被神彻底拥有。

如此看来,在耶稣基督里的「信」是放弃我自己,包括人性的渴望与判断,而让神来成为我的神。「信」的代价是放下与神之间的效益关系,不避不缩地与基督一起进入现实的种种苦痛与荒谬之中,在痛苦中与基督连结在一起,也与受苦者组成群体。亦即是说,真正的「信」是把我们带回现实世界的苦难中,回到我们该站之处,锁定我们生命的焦点,让基督的受苦、死亡与复活的救赎渗透我们整个人,使我们成为他真正的跟随者。

(作者为中国宣道神学院灵修神学讲师;原载于中国宣道神学院第195期《中宣通讯》


1.圣十字若望着,台湾加尔默罗隐修会译:《灵歌》(台北:上智,2001),页59。
2.赖瑞理查着,黄一亭译:《上帝放假了吗:等候上帝的操练》(台北:基督中国主日,1996),页38。
3.同注1,页65。
4.约翰可凡着,上智文化事业译:《不怕黑夜:根据圣十字若望经典灵修》(台北:上智,1998),页80-81。
5.卢云着,应仁祥译:《向下的移动—基督的舍己之路》(台北:校园,2013),页68。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轉型正義與政治檔案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