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七間天主教堂六四晚辦追思亡者彌撒
陳日君:求主帶領執政者走正義和平道路

【時代論壇訊】今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再次被警方以防疫為由禁止舉辦。七間天主教堂在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的協調下,於六月四日晚上八時舉行追思亡者彌撒,部份設有網上直播,讓公眾悼念六四死難者。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在坑口的聖安德肋堂主禮時表示,眾人要拒絕悲觀和失望,並祈求上主帶領掌權者走上正義和平的路。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在石硤尾聖方濟各堂主禮,勉勵信徒在心煩意亂時,要信賴上主及耶穌。

今次彌撒各所教堂採取大致相同的禮儀及禮文。彌撒正式開始前,約七時四十五分,主領指彌撒「將悼念各位心中記掛的兄弟姊妹,還有那些因未有真相而無法記錄的人」,逐一讀出六四死者名單,為時十多分鐘。彌撒開始時在致候詞部份,主禮文指這夜是為「那些曾滿懷熱誠地追求真理的亡者」祈禱,指他們期盼正義和平的國度臨現人間,為這些理想而犧牲,願主帶領他們經過死亡的黑夜,進到永生的光明。其後亦為亡者的母親及其他親友禱告,記者觀察,內容沒有提及「六四」二字及「天安門母親」等有關字眼。

位於坑口的聖安德肋堂的彌撒,由陳日君主禮。陳日君在講道時表示,自己在八九年是五十七歲,今年五十七歲的人當年是二十多歲,而今年二十多歲的人卻只能聽別人講述即將被歷史沖淡的往事。

他說,卅二年前在北京犧牲的人是為民主、自由,也是為了我們。他們希望擁有一個正義和平的社會、一個廉潔的政府、一個真正強盛的祖國,這也是我們的希望,但他們卻要帶著「暴徒」烙印離開人間。他指因為大家愛這些愛國烈士、愛祖國,所以仍然擁抱他們的希望,即使過了卅二年也要繼續追思他們。

陳日君引用次經多俾亞傳(多比傳)中多俾亞冒性命危險將同胞屍體抬回家後安葬的事作為例子,指出我們同樣不能讓烈士們的名字永遠蒙羞。他說當文化大革命都能得到一個評估和定性時,「為六四做一個公道的評估不是更容易嗎?」他又表示,如果有權者還相信為了顧全大局,可以殘殺手無寸鐵、熱愛祖國的青年,那麼六四慘劇就漸漸又會出現在我們面前。

最後他勉勵眾人拒絕悲觀和失望,他指眾人的祈禱是求上主帶領執政者走上正義和平的道路。

晚上約七時零五分,該教堂已宣佈現場額滿,現場約有十多人未能進場,需要收看網上直播。記者所見,禮堂內參與者隔開若干距離,而部份參與者被安排坐到禮堂外的位置參與彌撒,估計現場人數約二百人。

夏志誠:縱心裡煩亂,也要信賴上主

石硤尾聖方濟各堂在七時已開放予排隊會眾進入,約於七時十五分宣佈額滿。彌撒前,禮堂內反覆頌讀玫瑰經及主禱文,氣氛平靜。大會表示該堂彌撒約有三百人出席。是次彌撒同時於網上直播。

夏志誠在講道中提到,這些死難者雖然素未謀面,但有一份莫名的親切感,他們逝世當晚發生的事仍然歷歷在目,揮之不去。夏志誠指,人會面對死亡,而他們無辜地死去,令人覺得惋惜、感概,令人心裡煩亂。他提到彌撒期間所讀的聖若望福音(約翰福音)十四章1-6節,門徒在最後晚餐時得知他們所信靠的學習對象、教他們待人處事的師傅耶穌在當時將遭遇不測,也是心裡煩亂。但反過來耶穌卻安慰門徒,叫他們信賴上主與耶穌。夏志誠認為,真正的困難是信念、信心、信仰的挑戰。

看見無辜的人被殺,夏志誠指人都會灰心,可能會覺得「人生就是這樣」、不明白「按自己良心生活有甚麼價值」,但他勉勵信徒要信賴上主,因祂把一切發生的事都放在眼內,在適當的時候會有祂的工作,就如依撒意亞先知書(以賽亞書)廿五章6-9節所說,上主必會為萬民擺設筵席,除去萬民的恥辱。夏志誠強調,信賴耶穌的意思是,回顧在門徒和耶穌的相處,體會耶穌怎樣與人同在同行、為人類苦痛痛哭,相信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並學習祂如何活出人性尊嚴,不卑不亢地生活,純樸如鴿子,靈巧像蛇,活出有價值的人生。

夏志誠表示,亡者都是為愛捨身,在生命中追求真理。雖然我們並不認識他們每一個,但仍懷念他們,為他們感恩,感謝上主有這樣的人在我們當中,「顯明真理是值得人追求,良知是值得人持守到最後」。他祝願這些未酬的壯志和未圓的理想能在上主懷抱中使之圓滿。


夏志誠主禮聖方濟各堂的彌撒

參加者:望以不同形式作悼念

記者於晚上六時十五分左右到達位於石硤尾的聖方濟各堂,門外有約一百二十人輪候。排第二和三、居住在附近的一男一女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在下午五時四十五分左右就開始排隊,以往他們都會到維園悼念六四,惟今年維園集會被禁,即使他們是未信者,但仍然希望到鄰近的教堂悼念。

隊伍中,亦有人帶同白色花前來悼念。天主教徒葉小姐提到,她本來已到六四紀念館獻花,但今天既然來到教堂,亦希望帶同花,看看有沒有機會再獻花。曾任天安門母親運動義工的葉小姐以往六四都會到維園幫忙,對於今年不能照常到維園,她同意以遍地開花的形式,也看見今年香港人都在不同的地方悼念。「不需要只留家,假如可以的話,亦有空間,悼念其實都可有不同形式。」

至於坑口聖安德肋堂彌撒進行期間,據悉有警察在教堂外截查不同人士,但現場所見,教堂內彌撒順利舉行。約晚上九時散會時,教堂特別安排會眾分批散去。教堂外停泊了五輛警車,亦有幾位警員在教堂附近視察情況,但未見任何行動,一眾參與彌撒者亦安靜地離開。

六月三日早上,多間在六月四日將舉行彌撒的天主教堂門外被人掛上印有陳日君照片的橫幅,當中寫上「邪教入侵信仰」、「崇拜為名,煽亂為實」、「教友慎防被累違國安法」等字句。統籌彌撒的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表示將如期舉辦,並指收到警方提醒須遵守防疫條例,但沒有提及政治因素。彌撒當晚,聖安德肋堂及聖方濟各堂外現場未見任何橫幅或示威。

畫家Perry:視每次為最後一幅畫

在聖方濟各堂的二樓,記者遇見畫家Perry Dino在畫油畫。Perry由二〇一二年開始到不同的示威現場繪畫,主要畫的是社會事件,紀錄史實。而自二〇一三年起,每年都會到維園現場,以油畫記錄實況;二〇一九年更畫了一幅大油畫,擺放在維園的六四晚會現場。去年六四他則沒有到維園,反而在六月五日,於「門常開」外的草地,畫下四位拿著袋子模仿「坦克人」的畫面。他說,可能正因為去年沒有到維園畫畫,故今年才能繼續畫,否則可能已在監獄。他提到,今年六四,是因一星期前看到陳健民的FB,得知有七間天主教堂會在六四晚上舉行彌撒,所以打算「既然不能去維園,就不如到這裡。」於是他取得教堂的職員同意在樓上畫畫。「好幸運,有空調,(教堂)又允准我這樣做,光線又足夠。我常常都會想:這是不是最後一幅?很難講。」

作為天主教徒的Perry,指自己不會叫口號,但會做自己應做的本份──以畫記錄。Perry強調,以畫記錄社會事件的時序很重要,由二〇一二年到現在,「原來可以不能再畫」,因每次示威現場畫畫都有一定危險,而且會消耗一定體力以及有客觀環境的影響。「畫到今日,來這裡之前都可以封隧道,有甚麼(政府)會做不到。」Perry希望能繼續畫下去。


聖安德肋堂外停泊多輛警車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