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时代跨页

从世情之乱,洞察上主的差遣

六四卅二周年

世情之乱,我相信毋须再加笔墨去形容了!但我发现,形容「乱世」容易,讲述「上主的差遣」反而更难。在这乱世中,上主要我们作什么呢?这真的不容易说。

卅二年前当发生六四事件时,我刚在英国进修,没有参加香港的游行抗争。但在英国,不少华人与当地人都关心在北京所发生的事,差不多整个五月,直至六月三日,每个星期日都有游行示威,走到中国驻英大使馆前去抗议。英国假日的交通是很麻烦的,我住在伯明翰,星期日没有火车直接从伯明翰到伦敦,要转几轮慢的火车才可以到达。所以星期日一早便要出发,与当时一班在英国读书的大学生前往参加游行。中午才到达,参加完游行,晚上很晚才回到伯明翰。虽然都很辛苦(当然不能与香港人的辛苦相比),但大家都很热心,大家都关心北京的民主运动。六月四日后,这场民主运动被镇压下来。当时身在英国,有很大可能可以移民不回港,但最后我决定回港,也鼓励一些在英的学生回港。这样一回来便卅二年了。

回来时,带着期望,盼香港能在「一国两制」下实践民主,也能影响中国内地,民主在中国内地开花结果。但卅二年过去,不单内地极权仍在,香港更已与中国内地接轨,「一国两制」失去,「完善」的选举制度令民主倒退,《港区国安法》令港人连言论自由也失去。

过去的六四,虽然我们未能为中国民主做到什么,但最低限度,我们也可以透过游行和烛光晚会去纪念;但这两年因疫情缘故无法举行。大家都知道无法举行的主因其实并不是疫情,那只是政权的借口。相信明年或更后的日子,政权都会用种种方法拦阻,最后便会以万能的《国安法》去阻止。而现在便用非法集结罪,重判参与者,使市民惧怕!

入夜后维园被封锁的範围空无一人,是32年来六四事件悼念日首次出现的景象。(图:Studio Incendo)

在这情况下,我们还可作什么,上主有什么要我们做的呢?我只是有两点想与大家分享:

一、忍耐等候

忍耐等候,不单因为现在的政治环境,而是在「洞察」上主的差遣时,这是更需要学习的功课。

「我们的心向来等候耶和华;他是我们的帮助,是我们的盾牌。」(诗卅三20,《和合本修订版》,下同)。诗人当时的处境是怎样,我们不大清楚,但我相信诗人的意思,就是在任何时间,我们都应安心等候上主,便会发现上主是我们的帮助、我们的盾牌。

诗篇卅三篇的内容谈及上主的创造,特别是他用言语去创造这个世界(6-8节),「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9节)。上主的言语是怎样的言语呢?诗人亦这样说:「耶和华的言语正直,他的作为尽都信实。他喜爱公义和公平,遍地满了耶和华的慈爱。」(4-5节)上主的言语是「正直」、「信实」、「公义」、「公平」,也有「慈爱」。

创造的主不单是创造,诗人又描述他是察看「地上每一个居民」(14节)的上主。换句话说,人的作为,不论是好是坏,都不能逃脱上主的眼目。此外,对于世人筹算的计划,诗人又指出「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万民的计谋全无功效」(10节),「君王不能因兵多得胜,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靠马得救是枉然的,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16-17节)但另一方面,诗人又说「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计划万代长存。」(11节)

诗人提出要我们忍耐等候,因为我们所相信的上主是创造、看顾、有计划的上帝。就算我们所遭遇的都是困境,我们也毋须忧虑、灰心失望。诗人提出要我们忍耐等候,是要我们在等候中察看上主怎样成为我们的帮助,成为我们的盾牌。很多时候,我们大多想为上主作工,接受上主的差遣,这本是好事,但诗人的意思,是要我们更多和更先去察看上主的工作。

三十多年,我们的祷求已经三十多年了,但上主也好像没有回应我们。我们所看见的,「没有最差,只有更差」。我们会怀疑上主是否有工作,是否同在。但上主的工作,上主的同在,不一定是按我们所期望和我们的祈祷而发生。人的筹算与上主的计划,不一定是相同的。假若今天香港和中国内地能如我们所期望的改变,这好的时代,好的日子,是否真正是好呢?

大家都听过狄更斯的名句:「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最好的可能是最坏的时代,最坏的也可能是最好的时代。今天我们看见的最坏的时代,会否是更好的时代呢?

在这更坏的日子,让我们相信上主仍在工作。他要改变的,不一定是政治的局面,而是人心。这就如旧约时代,以色列民被掳至巴比伦,他们也曾怀疑上主为什么不来拯救。但其实上主要做的,先是人心的改变,然后才是政局的改变。

过去几年,政治局面变得很差,但我们可以从另一角度去看:我们看到更多人,特别是年轻人的醒觉。流行组合MIRROR和ERROR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和突然发生。他们在困难的处境下,不放弃的精神,在安逸的时代中是不会出现的。不错,今天在法庭内、在牢房中,我们看见不公不义的裁决和监禁,但我们看见不少「旁听师」、「写信师」等等的出现。这些都只有在这更坏的时代中才会出现,而我们更深信这是上主在工作。

在这崩乱的日子中,让我们不要只看见负面的事,而要看见美好的一面,让我们静看上主在工作。

香港大学学生会今年延续洗刷「国殇之柱」传统,并为死难者默哀。(图:Studio Incendo)

二、同行公义,实践真理

在提摩太后书三章1节,保罗提及那是一个末世的时代。今天我们也同样是生活在末世的时代。末世的时代,也是一个乱世的日子。保罗说:「那时人会专爱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毁谤……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好宴乐,不爱上帝,有敬虔的外貌,却背弃了敬虔的实质……」(提后三2-5)在保罗时代有这些「乱」,在今天也是如此。

保罗在提摩太后书所写的,就是劝勉提摩太要在末世(乱世)中作基督精兵。在这里我只是想与大家分享书中其中一点。保罗劝勉提摩太,要作贵重的器皿,与其他人一起追求公义、信实、仁爱与和平。「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重之用的,有作为卑贱之用的。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必成为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你要逃避年轻人的私欲,同那以纯洁的心求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实、仁爱、和平。」(二20-22)

今天我们能够做的事看来不多,但是持守真理,坚持作贵重圣洁的人,又能够与更多的人,一同在社会实践公义、信实、仁爱与和平,我看这是我们应做和可以做的,相信也是上主所期望的。因为先知弥迦清楚指出,上主的心意就是人能「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主同行。」(弥六8)

我刚才提及上帝在工作,改变人心,但其实他也是乐意与人同工的上帝。人心的改变,不单是上主的工作,也是不少人在过去日子中工作的成果。

在几年前,当香港人为香港的民主进程挣扎时,在纪念六四的事上起了分歧。有人提出不要行礼如仪,有人提出要争取的是香港的民主,中国内地的事我们管不了……很多不同的意见。但是最近我看到,大家都明白,假若中国没有民主,香港亦无法有民主,其实大家是没有分歧的。我看见这实在是上主奇妙的作为。今天当政权要禁止人民去纪念六四,要人民忘记的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大家一同去守着六四这真相,也要继续传递这个真相。

最近我们听到不少因不愿宣誓而辞去区议会议席的事,也有因民主派初选而被控的四十七人,他们纷纷表示不再参政等,这看来令我们难过,但我觉得毋须这样负面地看事情。在议会内工作,就算占了三份一议席,其实能改变的也不多。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们要完全放弃,我们总需要有些人(当然是一些真正为民主努力的人,而不是表面民主、内心建制的人)仍留守在议会中;不过这只是很少数的人(事实上你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机会)。正如刚才我说,不一定是政治局面的改变,才是好的时代。反之,人若能在不同岗位上持守真理,实践公义和怜悯,我深信影响力比在议会中更重要。这就好像耶稣在世的影响力,远比任何政权更大。不少为民主、人权和公义而努力的人,常在历史中被纪念。反之,极权专政的,在历史中只有被人唾弃。

若没有人心的改变,好的时代也会变成坏的。保持自己活在真理之中,实践公义、信实、仁爱与和平,我相信这是在极权当道的日子,上主要差遣我们所做的重要工作。

结语

最后,我用几句祷文来结束:

「主,求祢帮助我们,在黑暗日子中,作光明之子;在邪恶当道之时,行善不行恶;在受欺压的人中,彰显祢的慈爱;在谎言与荒谬的世代中,持守公义与真理。阿们!」

(原载于作者网志)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特寫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