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躺平主义」与安息日真义

往年的五、六月,本地不少教会都会将其中一个主日定为中国主日,为内地社会当下状况以及信仰需要祷告记念。今年的中国主日,内地民间近期热议的「躺平主义」现象,相信不能忽视。有关的讨论源自四月一篇内地网上文章〈躺平即是正义〉,署名「好心的旅行家」的作者提倡以低消费及不工作等「退出竞争」方式,来反抗内地职场以至社会对都巿打工阶层的无意义劳役,以及系统性剥削,从而对抗社会对人的期望和要求。有关文章在内地社交网络疯传,但不足一天就遭到封杀,官方媒体大举反击。然而相关的讨论却继续在海外扩散,舆论有视之为城巿贫穷一族的罢工或者不合作运动,也有将这种「躺平主义」,与普世不同地区打工一族抗拒高竞争高消费社会的怠倦现象相提并论——由日本的低欲望一族,到英国的尼特族(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简称NEET)。

平情而论,以内地贫富悬殊的严重,到底有多少人能够有足够的经济条件,长期做到「躺平的韭菜不好割」?另一方面,又有多少「躺平」者做到「好心的旅行家」所指的自我反省高度,「既然这片土地从没真实存在高举人主体性的思潮,那我可以自己制造给自己」?凡此种种,实在难以判定。然而,当内地网上舆论关注新世代陷入恶性竞争生活水平却无法突破,青年人与资本对立的情绪日渐高涨,相关的「社会内卷化」热议亦已经延续了大半年而不息;此刻「躺平主义」的出现,触发大量网民转载及和议,就有充份的现实基础,也蕴含着有血有泪的民众心声。

类似的社会现象,对于世上不少崇尚竞争的地区——包括超时工作世界第一的香港——又岂是陌生?当一个地方重视经济数字多于居民心性健康的需要,人陷入无止境的劳碌,只有工作没有休息,却无法照顾家人,也规划不到未来,这样纵使整体社会的经济保住了,GDP继续增长了,什至成为世界列强之一了,对人民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

无论是创世记记载上帝创造天地之后安歇了一切的工作(二1-3),抑或以赛亚书触及安息日背后不剥削贫寒的真义(参五十六至五十八章),均提醒我们工作可以有其重要的意义,或为创造,或为应付人的基本需要;但这一切意义要得到满足,关键却在乎安息——那是一个欣赏的空间、一个与人分享的空间,也是一个实践公义与怜悯的空间;而不是一个弱肉强食、尔虞我诈、连疯狂加班都可以说成是赏赐和「福报」的劳役空间。不同的社会经济及政治制度都有备受人性阴暗面所侵蚀的漏洞,唯有让更多的人心得享自由,愿意因为人皆按着上主形象所造而尊重他人,关顾他人,一同追寻公义与怜悯的普世价值,才是治本之道。这样属乎心灵的事情,要由祷告开始。而香港教会要开展这样的祷告,无论是为本地还是为地球村的「隔篱邻舍」,就总要先在上主面前反躬自省——有多少时候,在贫富悬殊的问题上,我们也是看重别人有多劳碌,多于别人有什么需要?又有多少时候,我们将工作看作值得大家膜拜的金牛犊,忘记了连上主也在天地万物都造齐了之后,休息了一天?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特寫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