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香港处境下的属灵导引

此专栏希望能够定期每两周为到居住在香港中的普通市民和基督徒作出一些属灵导引,当中包括一些信念的建立,和一些可实践的操练,好能在这似困局的都市中,找到仍可支撑下去的力量。

属灵导引之意义和处境性

「属灵导引」(spiritual direction)近年在全球天主教和基督教之中都十分受人重视,也因而有非常大的需求,什至是供不应求。其实在基督宗教的历史之中,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属灵导引的渴求,只是在名称和形式上有所不同而已。

香港虽然是一个知识型经济城市,人民平均收入高居首几名之内,但近年的社会事件,执法机构的滥权,《港区国安法》的无限权威,政府在抗疫上的不力和扰民,致使每一个香港人心中都充满着无奈、无力感,及什至抑郁。有些人选择不惜放下一切逃离这城市,也有无奈或坚决留下的。

笔者希望可以借着这「香港处境下的属灵导引」专栏,能够定期每两周为到居住在香港中的普通市民和基督徒(也包括那些已离开了,但仍十分关心此家乡的人士),作出一些属灵导引,当中包括一些信念的建立,和一些可实践的操练,好能在这似困局的都市中,找到仍可支撑下去的力量。当中也会介绍一些不同属灵导引的传统、概念、技巧,以及操练。

一、「属灵导引」的定义

1.「属灵」VS「属世」?

有些人看到「属灵导引」这个词汇,心里便有点不安,原因是「属灵」这词使人联想起二元论,认为「属灵」和「属世」是对立的。于是就以为属灵导引不谈那所谓「属世」的生活事情。但若从历史看来,昔日给予属灵导引的属灵导师,他们的导引内容往往都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呢。故此,属灵导引要处理的,正是生活的导引了。

2. 定义

「属灵导引」这词已是十分普及,信徒都会挂在嘴唇边,但其定意就未必太多人能够说得出。根据属灵导引的权威贝瑞(William A. Barry)和康诺利(William J. Connolly)所着《灵修辅导实务》(The Practice of Spiritual Direction),「属灵导引」的定义是:「『属灵导引』就指要帮助人直接与神建立关系。」(”Spiritual direction is concerned with helping a person directly with his or her relationship with God.”)1 

贝瑞也在书中更仔细地指出基督宗教的属灵导引之意:「我们对基督徒的灵修辅导之定义如下:一名基督徒帮助另一名,使他能够注意天主对他的个别通传,并回应这位自我通传的天主,进而在与天主的亲密关系中成长,活出此关系所引发的后果。」2

另一位在属灵导引上着名的耶鲁大学教授Janet Ruffing,她对「属灵导引」的定义也相仿:

「西方基督教传统称鼓励别人属灵生命成长为『属灵导引』。在这传统中,属灵导引是其中一个主要的属灵操练,帮助被导引者对自己个人的灵命有所了解,也使他更了解自己,及与神建立更密切的关系。虽然属灵导引有多种的形容方法,但对于我而言,讲述人与自己的独特故事(讲述个人的神圣故事),才是属灵导引的核心要务。」3

简言之,「属灵导引」的广义是:一种导引人更认识神旨意的方法,从而使他们与神建立更为密切的关系,并因而使神对世界的美意变得成全(强调整体性)。狭义来说,是一种由一位属灵导师,帮助另一位被导引者,借着圣灵带领,让他/她明白神在其个人生命之中的旨意,并因而建立与神之间的密切关系,及能在他身上成就神特定的美意(强调个别性)。现代人使用「属灵导引」这词,往往是指后者的狭义。

二、「属灵导引」的历史

1. 旧约

「属灵导引」并非是什么的新事物,Paul Jones在The Art of Spiritual Direction: Giving and Receiving Spiritual Guidance中什至指出,早在人类先祖亚当和夏娃,已经在每个傍晚惯常地约定了耶和华神做今天所谓的「属灵导引」了。4 不少的学者都会以「沙漠教父」作为属灵导引的起始,但同时也有另一批学者认为,旧约时代已经充满着属灵导引的例子,例如:叶忒罗和摩西,摩西和约书亚,以利亚和以利沙,以利和撒母耳,还有拿单和大衞王。

2. 新约

到了新约,福音书记载了耶稣为多人提供属灵导引,他们包括:十二门徒(尤其是彼得)、撒马利亚妇人、尼哥底母、以马忤斯路上的两个门徒(路廿四28-35)等等。耶稣的导引也成为了典範。

在使徒行传中所提及,腓利向埃提阿伯的太监作出导引。此外,学者一般都认为保罗的书信,正好展现他如何为到那些由他所建立的教会,给予属灵导引。个人导引方面,最好的例子便是保罗详尽地为到提摩太作出提醒和鼓励。

3. 教会历史

初期教会过后,便有六个的连续性属灵导引模式:一、四世纪的沙漠「教父」和「教母」;二、本笃会修会模式;三、中世纪末期的非修道院式模式;四、十六世纪依纳爵式的介入模式;五、十七至十九世纪的后天特良知导师;六、梵蒂冈第二次会议的当代模式。5

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也带来新类种的属灵导引。性质上是向会众整体作的导引,圣经成为了唯一的导引基础和权威,重点在于悔改、追求圣洁,及福音使命。父亲取代了天主教的神师,成为家中的属灵导师。「信徒皆祭司」更免去了必须通过神职人员才能提供导引的做法,于是信徒便可以彼此互相导引。约翰衞斯理所创办的衞道会,当中以小组形式作为导引,也是一大突破。而「灵恩运动」的出现,更强调了按圣灵感动的属灵导引。

故此,无论是天主教或是更正教的属灵导引传统,都见证着导引是有历史性和处境性的。故此,香港这个非常独特的城市,也当建立自己的导引方法以帮助回应这里的人的独特需要。

三、实践属灵导引:呼求耶稣名字的归心祷告

今天因着要交代较多的背景,故此只可以介绍一个简单做属灵导引的前奏,作为准备的方法和操练:呼求耶稣名字的归心祷告。因着简单和果效快,故特别适合繁忙的香港人操练。


名称:「呼求耶稣名字的归心祷告」

背景:
一、圣经根据:保罗要求信徒「不住地祷告」(西一9;帖前五17)。
二、灵修传统:「归心祈祷」(Centering Prayer)(日后会交代)。
三、辅导心理学:横隔膜的规律性呼吸能够带来身心松弛。

目的和果效:
一、使身体和心灵得以松弛。
二、将专注放到耶稣身上。

做法:
步骤一:深深吸气,心里数「一、二、三、四」
步骤二:慢慢如吹气球般呼气(这是使用了横隔膜),心里数「一、二、三、四、五、六」
(重复步骤一、二,共十次)
步骤三:深深吸气,心里呼唤「耶」。
步骤四:慢慢呼气,心里呼唤「稣」。
(重复步骤三、四,共十次)

1. William A. Barry & William J. Connolly, The Practice of Spiritual Direction (New York: HarperSanFrancisco, 1982), 5.
2. 贝瑞、康诺利合着,閒道人译:《灵修辅导实务》(臺北市:光启,2009),24。
3. Janet K. Ruffing, To Tell the Sacred Tale: Spiritual Direction and Narrative (New York/ Mahwah, NJ: Paulist Press, 2011), 2.
4. W. Paul Jones, The Art of Spiritual Direction: Giving and Receiving Spiritual Guidance (Nashville: Upper Room Books, 2002), 24.
5. 本文主要参考自Janet K. Ruffing, “Introduction: The Story Begins,” in To Tell the Sacred Tale: Spiritual Direction and Narrative (New York/ Mahwah, NJ: Paulist Press, 2011), 1-22.
Janet K. Ruffing, RSM, is professor in the practice of spirituality and ministerial leadership at Yale Divinity School in New Haven, Connecticut, and has trained and supervised spiritual directors for twenty-five years. The author of more than a dozen articles on spiritual direction and supervision, she has present workshops for spiritual directors throughout the world,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to Thailand, the Philippines, Korea, Hong Kong,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Dr. Ruffing is one of the founders of Spiritual Directors International and was the recipient of Washington Theological Union’s Holy Wisdom Award in 2003.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ukhk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