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港師國是

一位由香港走進內地的港產大學老師,分享他對內地社會生活文化的觀察,見微知著。

【港師國是】

廣場舞的政治學

大陸人跳廣場舞並非一種嗜好或興趣,它根本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每晚六時到八時,各區的大小廣場就自然會有人數不一、年紀不一的男女老幼在跳著各種不同的舞蹈。我任教的大學的運動場每晚就有數以千計的人到運動場跑步、做體操、打球、打功夫等等,一次,一位從香港來的學者完全被這奇觀嚇呆了。香港人晚上這個時間正用晚餐、上課、在家休息打機上網,哪有興致出來做運動!在國內生活了好一段時期,才知道他們總習慣晚飯後就出去公園、廣場等地方活動。坦白說,這習慣又真是健康。但除了健康養生的考慮外,我認為內地大陸人對廣場是有一種不知名的迷戀。

香港人從來沒有對廣場的迷戀,廣場從來不曾進入到香港人的意識當中。香港人有商場、運動場、菜市場,但從來沒有廣場;金紫荊廣場所承載的政治意義也沒有被香港人接受。相反,在一個集體主義的國度,廣場確實肩負了太多的意義,它不單是一處讓個體被收納進入整體的空間,還象徵著國家歷史和政治運動的重要意義。甚至廣場上的活動,例如:跳舞、閱兵、大型體操等等,都表達了一種社會主義式的審美觀,那種劃一的服飾、完全一致的動作,再沒有個體和特殊,只有那個「大一」。當身處這樣的空間,你會被一種無邊無界的力量所包圍,此時,你才能親身領略到甚麼叫「集體」。

但有趣的是,廣場又是一處相對自由的空間,你可以隨意發揮,沒有人會因為你的舞姿不好而取笑你,每個在舞場上的人都可不受拘束地擺動自己的身體,他們像重新獲得一次把自己身體奪回的機會,盡情展露自己的動作。有學者說:廣場是一處非官方的空間,在充塞著官方秩序和意識形態的世界裡,彷佛享有著「治外法權」,它總是屬於老百姓的。

也許,廣場舞就是大陸人抵抗的最後防線,唯一能自主的活動,在擺動自己身體的同時,對外在意識形態的逃脫。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ukhk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