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打造信仰传承的文化

香港移民潮正在不断加剧之际,不少信徒父母因各种原因考虑移民,当中有的担心子女在未来教育的情况。此时此刻,父母与子女需要更多沟通,与子女一同挣扎,以信仰回应处境的真实,经历上主的带领,更为重要。

一一年发表的"Hemorrhaging Faith: Why & When Canadian Young Adults are Leaving, Staying & Returning to the Church"研究报告中,有关访谈青少年对父母信仰传承的分析显示,父母引导孩子于生命中探索信仰及其委身榜样,会对青少年的信仰成长发挥黏合力量(faith is sticky),影响深远。卡拉鲍与查普曼克拉克于《甩不掉的信仰》指出,青少年心目中最想获得支持的对象是父母,比较团友、一般朋友、牧者或教会里长辈更为重要,他们渴求与父母有紧密的关系,从中获得适切的关怀。

「信仰传承」有三方面的特质。第一,有内在的思想和情绪、外在的行为和选择,这反映了孩子对信仰的委身。第二,是个人也是群体,指个人与神的关系中,以及与他人的关系中成长。第三,属灵生命继续成长,迈向成熟。(页30)一些堂会兼具跨代牧养文化,整体青少年的流失相对轻微。教会的活动例如摄影比赛,设有成年人与年轻人的组合;不同年代的信徒习惯常在一起,于不同聚会中相见;教会的事工「自然而然」注入跨代合作,青少年不只是青年牧者的「羊」,亦能与其他同工建立良好的牧养关系,使整间堂会呈现不同年代信徒的共融文化(generations together)。

然而,父母是带领孩子遨游信仰的最佳向导,「建立对福音和圣经信仰清楚并真实的认识。若我们能透过圣经,引导孩子明白他们在神国度扮演的角色,这将给他们机会去发现这又真又活的信仰。」(页41)明显,堂会要做好信仰传承,并不能单靠投放资源及过份依赖青少年牧者,而是由父母本身,承担所要的角色。李道宏于《今日华人教会》提醒,「过分标榜好学生现象,将主日学变成另一个课堂学习,忽略帮助孩子与主耶稣建立真正的关系。错误地认为如果教会有青少年牧者,就是做到青少年的牧养,也把信仰教导的责任推给青少年牧者。」(页6)父母是信仰传承的中心角色,需要「亲自落场」,与孩子分享自己的信仰经历与疑惑,透过日常生活对谈,与孩子建立一生的友谊。

另一方面,堂会可以协助父母们建立「信仰传承」的网络,从别人分享中获得支持和洞见。笔者接触过一些堂会,了解他们如何为孩子传承信仰。有牧者坦诚分享,堂会的「信二代」,大多数是被动式返教会,与其他青少年关系疏离;不少是教会崇拜的「御用」司琴,只会在事奉时才出现。

多年来,笔者因着事奉处境的转变,两名子女也因而转换教会。至今,他们亦偶尔分享儿时于新植堂会中的成长片段;孩童时期的信仰成长路是如此深刻,原来笔者对他们因转教会而带来的各种适应,一直有所忽略。现时,他们已是大学的阶段,内心自然挂心他们日后的信仰成长路。

有一次讲道后,一位苦着脸的父亲前来诉说内心的挣扎。他忙于工作,又要面对家里三个少年「信二代」,平日什少与妻子谈论有关孩子的信仰传承,并发现原来夫妇二人过去只顾带儿女返教会,以为这就是信仰传承的「所有」,加上一直没有拨出时间,与孩子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和信仰挣扎,更遑论有一起祈祷。信仰传承无疑是充满起伏的旅程,堂会倡导父母为家庭设立「祭坛」,要给予适切的指引,这正是不少家庭的需要;将孩子带回上主面前,扶助孩子于惊涛骇浪中操练生命和信心。然而,现时堂会对父母于信仰传承这方面的支援,什为缺乏,父母只能各施各法,自找出路。

不少研究提倡,信仰培育要「刻意」去做,过程是漫长的;功夫永不嫌早,也永不嫌晚,孩子的信仰轨迹一般是在高中前早已成形,故愈早开始愈好。麦张伟芬于《家庭祭坛》一书有很好的提醒:「除非父母的信仰,一直苟且马虎,对下一代的灵命栽培,别无所求;否则,每一个基督徒家庭都应承担建立『家庭祭坛』的挑战。」(页10)

求主帮助堂会与信徒父母,一起携手培育下一代,打造信仰传承的文化。

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本文转载自该会网站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轉型正義與政治檔案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