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苦在瘟疫蔓延时

Apple TV一个纪录片The Year Earth Changed纪录了大自然在全球停摆下经历的转变,例如因为人类在海上及非洲草原的活动减少,相关的噪音和滋扰也大幅减少,但鲸鱼成群的狩猎反而频密了,小猎豹的存活也相对增加(因为走迷的小豹更容易听到母豹的呼叫);在奈良东大寺前的鹿群因为失去了人为的喂食,却能回复本性,懂得在城市中找小草地吃草;南非企鹅不用再躲避日间人类的观赏,而可以不受干扰地于白天出海捕食;还有恒河水的含氧量大幅改善、碳排放因为飞机停飞而减少等等,种种大自然遭到的破坏,都因为一场世纪瘟疫而得到大程度的恢复。最终我们发现,原来要保护地球,只需将最多馀的人类排除在外,生态系统就会自动平衡修复,回归上帝设计的秩序,各从其类,成为美好。

今天世界因为瘟疫而丧失了很多生命,一切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经济活动停摆,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打击,大自然却因为同一场瘟疫得着喘息复原的机会,那么看来如此可怕的瘟疫,对地球带来的究竟是福还是祸?今天这个城市的失丧,又究竟是得还是失?

当约瑟被兄弟出卖到埃及时,对年轻的约瑟来说当然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什至是一个苦难。幸得上帝同在,被卖到埃及后反而升官发财,还能够预备在饥荒中接济父家,这些都不大可能是约瑟在经历苦难时可以想像得到的。我们大可以借约瑟的故事安慰自己,当刻的遭遇再坏再苦,也可以是美好结局的其中一个铺排。然而,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故事尚未完结。来到新一代法老不再认识约瑟的年代,以色列人因为族群愈发壮大而被欺压为奴,整个民族堕进苦难深渊,上帝听到呼求后兴起摩西,带领以色列人避过十灾,走过红海,脱离为奴宿命。谁不知还未进入应许之地,以色列人又因得罪上帝而一整代人最后要死在旷野。如果我们以整段以色列人在埃及的经历比喻人生,除了看到上帝如何引领生命之外,也会发现原来祸福相连,得失交替才是人生的常态,当刻的好可以引来苦难,此时的坏也可催生美好。

我知道在当刻的苦海乱流中颠簸,是足以令人沮丧得连拍拍脸、鼓励一下自己的劲也提不起来,明白祸福相生的道理也不见得能令受苦的人好过一点。我无意低估人(我)们在困难中真实的挣扎,我只是觉得有些时候,我们过于被当前的祸患牵绊,信心慢慢被忧虑侵蚀,如果最终因此而失去对上帝的信靠,我不肯定这个祸还是否有变福的机会。

能够在苦难中看破福祸,参透得失,完全将自己交托于上帝的手中固然是功德无量;就算没有这种修为而自觉只是承受着苦难,我们也毋须强迫自己以天真的乐观去维护对上帝的信心,苦日子还是很苦的,我们的情绪、感受在这些日子不可能是好受的。事实上我已经放弃了在这些日子刻意找方法叫自己好过一点,要苦,就尽管苦吧,反正周遭发生的尽都是苦,我又有什么特权会过得好?这或许是在散播负能量吧!但我只想被苦燃烧时,能顺应祸福的互转,将无力感转化成承认自我软弱的谦卑;以面对荒谬时的愤怒,锻炼如何在不妥协中忍耐;利用由乱世以来的绝望,推动自己继续寻求盼望。

在这个风雨飘摇、瘟疫蔓延的日子中,上帝的沉默难免令人误会他不再在乎。愿我们透过以色列人跌宕的历史,暂时放下「上帝会保守我们免于患难」的平面应许,重新认识到上帝从来没有在历史中缺席,只是他的介入及作为,不是我们可以由祸福得失的判断能够理解。祸福得失从来都是转头成空,惟有慈爱公义才需要坚持,信仰来到这一刻能否构成任何意义,已经不再是上帝可以有多保守我们免于凶恶的问题,而是我们在这个时势对善恶如何选择的问题,纵然引伸出来的祸福,不一定直线得那么理所当然,更多时什至是相反。

「我今日呼天唤地向你们作证,我把生与死,福与祸,都摆在你面前了;所以你要选择生命,好让你和你的后裔都可以活着,爱耶和华你的神,听从他的话,紧靠他,因为那就是你的生命,你的长寿;这样,你才能在耶和华向你的列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应许要赐给他们的地上居住。」(申三十19-20,《新译本》)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ukhk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