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疫情下牧養的反思

疫情下的香港,人人戴著口罩。口罩下的教會生態與面目是怎樣的呢?

在疫情下,香港政府禁止了實體的聚會。香港的會眾很快就適應了網上的各種活動,如崇拜、祈禱、團契、查經和會議等;教會的領導卻期望能盡快恢復實體的聚會。為何如此?這是值得深思的。華人教會一直鼓勵人不要停止聚會。實體聚集的確是有益處的,比方每週見面或傾談都能增長友誼,也能較容易關顧會眾。從牧養的角度去看,教會能回到固有的、習慣的牧養模式。可是,在疫情下實體聚會停止了,牧養似乎也休止了?如今實體聚會已部份重開了,但是人數和奉獻都大幅下滑!這個時刻,應該繼續記望著昔日的模樣,抑或要重新思想牧養的職事?

教會牧養一直以來側重的是事奉。所謂「事奉」乃是鼓勵或要求會友參與教會的各項事工或活動,其目的本來是服侍人。然而,教會往往只看重事工活動的次數和參與的人數,卻忽略了「人」,比方洗樓(逐戶拍門傳福音)、派發單張、派福袋等事工,雖然有其意義,但在疫情下這等活動成了騷擾。再者,若我們能夠客觀地看看過去兩年間教會的牧養記錄:在電話問候,關愛老弱、病患或失業的肢體,與個別會友的交往,探訪家庭等事工,實際接觸了、關懷了多少位會友?遺憾的是,有些教會竟然連記錄都沒有!這些年來,教會都以事工為重,「人」倒淪為了工具。這種本末倒置的牧養模式,可以概括為一句俗語:「只見身郁,唔見米白。」(筆按:這句話形容成效不足:以前的米很粗糙,需要舂細以後才能食用。有人賣力舂米,舂坎裡面的米卻不見白。)在疫情下反思如斯牧養模式,叫人倍感神傷和困擾!牧養,究竟是甚麼?

讓我們好好思想:不可替代的牧養事工是甚麼?讓我們重返聖經的教誨,省察牧養的基本模式是甚麼?昔日筆者牧養的教會,有許多愛主又成熟的肢體分擔了教會的教導事工,如團契、主日學和主日崇拜講台等的信息。一個主日崇拜,筆者聽了一位醫生的證道;翌日,筆者在該醫生的診所裡等候診治。那時,心中起了疑問:我能做的,醫生也在做;可是,他能做的,我卻不能。不禁自問:牧職是甚麼?所謂「牧職」乃是回應神自創世的召命(弗一4)。這個召喚乃是給普世的人。因此,牧職不在乎「做」與「不做」,也不在於「能」與「不能」,乃是要把神的宣告(記述在聖經裡的)說得清楚明白,讓聽見的人能在他/她的生命中回應神的召喚。這就是宗教改革時的醒覺,說:「信徒皆祭司。」

楊錫鏘牧師的著作《召命》中(227-228頁)引用了畢德生牧師(Eugene H. Peterson)的見證。畢氏獨自牧養一間教會,事無大小都由他主領;一次他患了重病休養在家,康復後發現在他患病期間,教會運作如常,從主日崇拜、祈禱會、大小會議,到聯絡和接待外來講員等都妥當進行。畢氏心底生發了疑問:教會是否需要牧者呢?牧者當做些甚麼?畢氏一再思想,他肯定了三個不容被奪的牧養工夫,即祈禱、研讀聖經和關懷肢體。讓我們粗略地思想這三項基本的牧養事工:

一、祈禱。誠如保羅說:「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禱告。」(羅八26)聖靈知道我們的軟弱,為我們祈禱,也替我們祈禱。簡而言之,所謂「祈禱」就是全然信靠和經驗神。彼得教誨門徒說:「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徒六4)祈禱和傳道是一枚銀幣的兩面:向神述說我們的事(在聖靈裡的祈禱),向人解說神的事(藉聖靈宣講基督的救恩)。要專心一事:回應神的召命,在牧養的職事上服侍這個世代。

二、研讀聖經。在現今的職場上,各行各業都充滿了無休止的挑戰,牧職也無例外。然則,唯獨牧者可以在工作期間公開地研讀聖經。這是從事牧職的一項恩典。誠如斯托得(John Stott)在他著作Between Two Worlds指出,講道就是在兩個世界之間的服侍:既把聖經的世界帶到今天世代,也把會眾帶到聖經裡去。事實上,經年累月扎實地研讀聖經乃是預備一篇講章的基本工夫。傳道者要有「道」可傳,就不能不好好的、專心而仔細地研讀神的道(約五39;羅十17)。金新宇牧師(1919-2018)在安息前幾年謙遜地分享說,他讀了聖經一百二十遍。這個決定是自一九五四年出任香港大學首位華人工程學院院長時開始的,且一直堅持這個習慣。他說出自己讀經多少篇並不是自誇,乃是鼓勵生活忙碌的肢體們每天讀聖經。於此,願與眾教牧同工共勉,大家應計劃每年至少要把聖經讀完一遍,甚或兩、三遍。

三、關懷。所謂「關懷」,就是與會眾聊聊天,與他們做朋友(約十五15)。當然在肢體有需要時(如病患、失業、情緒或經濟困擾等),關心和探訪是重要的,但是閒話家常,聽聽他們的意見,了解他們的需要更是重要。若以一間有六個教牧同工、三百會眾的教會為例,每一位教牧同工負責關懷的,只是五十位會友(包括了夫婦和家庭)。若一年有五十個探訪週,一星期只是探訪一位會友(一對夫婦或一個家庭)而已。若有人說現今香港居住環境擠迫,會友又忙碌,真的很難探訪,這是可理解的。那麼,是否可約見個人傾談聊天呢?「關懷」可能是發生在教會內的相交,但更具體而實質的乃是走進社區,走進肢體的生活圈裡去。

以上所述三項牧養工夫乃是緊緊地扣在一起,確實是不能替代的專職。在疫情下,我們不僅要更新牧養的思維,更重要的是實踐牧養模式的更新。「回到聖經」乃是宗教改革時的口號和精神,也實在是今天教會的基本路向。

作者為Amigos World總幹事及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特約同工;本文轉載自教新網站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