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约拿:一个在今日香港被人遗忘的先知

约拿,一个家喻户晓的先知故事。但是,除了「吞拿鱼」这类「烂gag」,或者「约拿被上帝呼召后『着草』」这等模糊的记忆,约拿书短短四章的经文,似乎都很难与当下的香港产生什么关联。

「永恒主的话传与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那大城去,宣告警戒它的居民;因为他们的坏行为上到我面前了。』」(拿一1-2,《吕振中译本》,下同)

这是约拿书的起首,我们不会太陌生,却很少人对之寻根究底──上帝呼召约拿的时候,是一个什么的时代。「亚米太的儿子约拿」,按列王纪下十四章25节,是北国以色列耶罗波安二世在位年间。那时正值北国立国以来最强盛的年代之一,不单国家的版图大幅扩张,参考阿摩司书的内容1,经济看来亦搞得风生水起。当然,内政得以稳固,自然与外在环境有关。第一,耶罗波安二世的父亲约阿施生前打败了南国犹大,把其圣殿和王宫府库的金银器皿什至人质掳回北国(王下十四8-14),北国一时之间强于南国,南部边界无忧。第二,也是更重要的,北边的诸国自顾不暇,尤其是亚述因为频密的内乱正值中衰。既无内忧(耶罗波安二世在位达四十一年之久),亦无外患,一时之间北国蓬勃兴旺。就在这个时候,上帝差遣了一位北国先知,到亚述帝国其中一个大城尼尼微,宣讲审判和告诫的信息。

当然,我们都知道,约拿对上帝的要求反应极大。「他(约拿)下到约帕,遇见了一只船要往他施;他给了船费,就下船,要和他们同往他施、去避永恒主的面。」(拿一3)。有学者考究希伯来文,认为这里是指约拿索性「包船出海」2,加上后来宁愿被船上水手抛下海也不愿回应上帝,足见他抗拒到底的决心。不过,我们绝少追问一个关键的问题:约拿和尼尼微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令先知逃避上帝去到如此彻底的地步?中衰的亚述,对约拿及他的祖国而言,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亚述经历中衰,源于公元前八二八年发生了一场严重的王室叛乱,使整个帝国产生数十年的动盪不安。另一方面,亚述自公元前九世纪前叶开始对外扩张的手法过于残忍,同时加重了国民的负担,需要疲于心神处理各地的起义。于是,直至公元前八世纪中叶3,亚述无暇南下,难怪耶罗波安二世能借机发迹。可是,亚述与北国其实有交恶的前科。根据考古学的发现,公元前八五三年亚述王率军南下至今日的叙利亚北部4,当时北国的亚哈王就与其他附近的王国同盟对抗5。所以,即或亚述暂时衰落,对约拿及北国而言,仍然是充满威胁的计时炸弹,难怪这位先知恨不得尼尼微快快被上帝审判灭亡。约拿比任何人都清楚,上帝有恩惠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坚爱,并且能改变心意不降所说的灾祸(拿四2),要保证尼尼微毁于一旦,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断绝他们听到悔改信息的任何机会。以色列起,尼尼微衰,对于一位北国先知的情感来说,合情合理。

为此,约拿在被吞入鱼肚前(拿二2)都是一个异常沉静的「先知」。上帝要求他向尼尼微呼喊,他拒绝了;水手长在急难中叫约拿呼喊他的神,他无动于衷(拿一6)。毕竟,有什么比亚述从死亡的边缘中拯救过来更叫约拿沮丧?况且,亚述本来就是一个坏事做尽、作风以残忍见称的帝国。在公在私,为天下民众除害,不也是一件好事吗?约拿有意无意否认的事实是:尼尼微人和以色列人一样,是「造大海和旱地」(一9)之上帝所创造的(四11)。上帝是公义的,所以他断言犯罪的人都要接受审判;上帝是慈爱的,所以他必然向愿意悔改的受造物──那怕是以色列的敌人──施下怜悯。只是,有鉴于当时国际格局的走势,以及民族主义的驱使下,约拿接受不到这个现实,什至想用逃避的方法「扭转干坤」。

需要回转的包括先知本身

今日的香港,似乎与约拿时代有相近之处,不同政治光谱都有意树立仇敌。在百花齐放的政治论述中,总有一些亚述般的「时代魔头」被提倡要铲草除根。就算在教会中,这类政治想像的痕迹亦不罕见:公义的上帝最好快快把恶人审判。但在约拿的故事中,这种想法却被批判。约拿书的尾声,是上帝用心提醒、管教对尼尼微人悔改忿忿不平的先知,希冀他体会到造物主的心肠。原来最后需要回转的,也包括先知本身。

约拿以及他的祖国,看不见自己才是最悖逆者。他们误会了,耶罗波安二世的「盛世」──正如约拿的预言(王下十四25)──不是基于他们对上帝的敬畏,反之是出于至圣者无尽的怜悯(26-27)。上帝对北国施下不合常理、「非属地忍耐」6而生的恩典,约拿的回应却是尼尼微没有资格得到上帝的慈怜。同一时代,耶罗波安二世和他的子民的回应则是威胁先知阿摩司(摩七10-17)和持续作恶,背约如同行淫的妻子(参何西亚书7)。约拿书反映以色列看不见上帝怜爱他一切所造的心──故事中对上帝有即时回应的,不是约拿以及他所代表的以色列人,而是原先敬拜偶像的水手们和作恶多端的尼尼微城。自义、硬着颈项、狭隘的民族观点,令约拿遗忘了全地的上帝不喜悦任何恶人死亡,而喜欢他们回转以得活着(结十八23)的性情,导致先知自高的走上审判官的位置,认定「比自己邪恶的」(其实不是)亚述不配有回转的机会8,承受上帝的怒火是唯一的结局。

约拿被上帝定意管教的想法,会否亦在今日香港一再浮现于不同光谱的各人心中?愿上帝的话照亮我们的心,用他的恩手教导我们,如他对约拿的怜恤,阿们。

"Jonas and the whale" in The Augsburg Book of Miracles


1. 阿摩司在耶罗波安二世在位国作北国的先知。

2. 黄天相着,《俄巴底亚书、约拿书──公义与慈爱》(香港:明道社,2007),页118至119。
3. 后来亚述王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Tiglath-Pileser III,前745-前727在位)锐意进行政治和军事改革,稳住了内政便恢复了扩张国土的政策。
4. 史称卡尔卡尔之战(Battle of Qarqar)。
5. https://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karkar
6. Peter Leithart着,《列王纪神学注释》(香港:基道,2011),页9。

7. 何西亚在耶罗波安二世在位期间作北国的先知。
8. 但后来亚述再次犯罪,上帝还是以亡国作出了对它的审判,可见「左胶论」并不适用于上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轉型正義與政治檔案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