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港师国是

一位由香港走进内地的港产大学老师,分享他对内地社会生活文化的观察,见微知着。

【港师国是】

普通话

我经常跟香港朋友说,学普通话在国内只能帮助别人听懂你说什么,但不一定能让你听懂别人说什么。关键并非水平问题,而是国内实在有太多方言,学习普通话根本无法让你听懂他们。不相信的话可以在YouTube试听上海话、温州话、四川话、陕西话、云南话、山东话等等。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希望自己的普通话能跟国内朋友一样流利和地道,更尽量去学习他们说话的语气、习惯、用词和感觉,但坦白说,这是不可能的。经验告诉我,只要一开口,别人马上就知道我是南方人,那种独特的口音会轻易把我出卖,尽管不少人说我的普通话已经说得不错。情况就正如一个国内朋友说广东话,无论说得多流利,总会听出某种不地道的东西。

普通话并非我的母语,它原本对我而言只是一种工作语言,但在内地生活后,普通话就不仅是一种工具了。如一些哲学家所言,倘若语言是个世界,我就需要穿梭于两个世界之间,经验告诉我两种语言很多时候不能直接互换和转译,什至经常出现一种失语的状态,就是有片刻经验到无法以某种语言概念表达思想。语言并不仅仅是传递信息,它更多是承载着某种体验和生活的世界,在语言的转换中,这些杂碎片段的生活和体验往往近乎无法转换。

更有趣的是,当言说普通话时,这种语言往往让我经验一种生命的异化,把自身转变成另一种存在似的;当言说广东话时,又往往受着普通话的检验,被带到一种语言异化的状态。操这两种语言就像生命不断被切割和撕裂,也许这也正是一种在边界上(on the boundary)的真实经验。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