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矛盾的我:寫在《大叔的愛》之後

之前幾個星期追看港版《大叔的愛》電視劇集,現在追完了,可以好好整理一下思緒。

一、為甚麼我這麼喜歡「阿牧」

初看這套劇集的時候,我以為我變成了「神徒」,迷上了Anson Lo。後來我認清了,其實我喜歡的是劇中的凌少牧,未必是現實生活中的盧瀚霆。

那麼為何我這麼喜歡阿牧呢?因為他在劇中實在很甜,很迷人,很溫柔。他為阿田煮飯、洗衫、執屋、吸塵……每件平凡不過的生活瑣事,由阿牧做出來,全都變得賞心悅目。

我問自己,為甚麼呢?是單單因為Anson Lo俊俏的面容、迷人的笑臉嗎?還是因為凌少牧所展現的這些溫柔的特質,只有在男孩子身上才顯得特別?劇中阿牧的舉動,如果換上是一位可愛少女,便顯得平平無奇,一些新鮮感也沒有了。我想,吸引自己目光的,除了Anson Lo的俊臉,大概是因為男女性別角色反差帶來的新鮮感。

我不禁問,究竟新鮮感有多重要?尤其對於一個基督徒而言,吸引我的,為何不是千古常存的真理,而是有所偏離的另類畫面?這是人的罪性使然,還是有其他原因?

二、阿牧與田田的「唯美」親密片段

劇中有好幾幕阿牧與田田的「唯美」親密片段,包括浴室壁咚、碼頭強吻、以及大結局中互相「偷襲」的經典場面。聽講很多人睇到尖叫(連鄰居的尖叫也聽到!),亦有人表示接受不到。我自己看這幾幕是覺得很「自然」的:搞笑的setting夠搞笑,溫馨的setting感覺到溫馨,最後的一幕「甜到漏油」……

我又想,為甚麼我對他們的親密鏡頭一點兒也不抗拒?大概因為他倆「青靚白淨」,帶著純潔的青春氣息,拍出來的感覺像兩小無猜的幾歲小朋友手拖手嘴對嘴一樣,大家只覺可愛,沒有甚麼「情慾」feel。

如果拍了多一點點的情慾畫面,大家是否還接受到?例如大結局的最後一幕,好明顯再下去的發展是如何。現在「點到即止」的停在那裡,是一個「易入口」的處理。如果繼續拍下去,可能「頂唔順」、「接受唔到」的人會更多。我只是幻想KK和田田若真的要在婚禮中交換神聖的一吻,也令我心生抗拒。

這令我想起電影《春光乍洩》:張國榮與梁朝偉各有各的吸引,都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但看著《春光乍洩》中他們的親熱戲,就是叫我滿身不自在。

這代表甚麼?是代表我其實看所有情慾戲都會覺得不自在?還是我對同性戀的接受,不能突破拖手仔嘴對嘴的「唯美純愛」程度,只能「有愛無性」?

三、對於同性戀的迷思

作為一個基督徒,一面睇《大叔的愛》,我的心情一直都很矛盾。

我一直好擔心有弟兄姊妹或基督教組織跳出來,指責《大叔的愛》「推廣」同性戀。因為我知道,如果有人這樣出來一說,「耶L」的「美名」又會再次浮現,再次將香港的基督徒推到人群的對立面。但我也清楚知道,同性相戀,並不是神所喜悅的行為。這在聖經中清楚記明,並不因為社會大眾的反應而改變。所以我刻意避開自己十多歲的孩子去追看這套劇,因為我不想他們覺得BL或同性戀「本該如此」,和異性戀「沒有分別」。

可是當我發現自己被性別角色顛倒的阿牧吸引,又如此準備好去接受牧田的親熱鏡頭,我都覺得既矛盾,又困惑:到底我在想甚麼?為甚麼這套劇在我心中激起這麼多感受?我是為劇中「不計較對象,盡情去愛」的真情所感動,還是因為這套劇挑動了更深層次的內心矛盾?

我想,我最怕其他基督徒跳出來指罵的原因,是怕讓人誤會了主耶穌或祂的門徒群體,不愛同性戀的人,眼中只看到他們的罪。其實在聖經中的主耶穌,對罪人是最最最溫柔的,從來不會大聲指著別人去定人的罪,除非那是一個不覺得自己有罪的人。主耶穌來,就是為罪人,為一些自己找不到出路的人,開出一條生路,只要你願意,你就可以透過祂「有條生路行」。

我想像,主耶穌如果同我一齊睇《大叔的愛》會怎麼樣?我相信祂不會被阿牧迷倒,也不會被牧田的親熱戲嚇倒或吸引。祂也不會跳出來,指責電視台為甚麼拍這套劇。我想,主耶穌一面睇,眼中會一面湧流著憐憫、慈愛、不忍:祂在為戲裡戲外的每個「他」心痛,知道他們經歷的苦困,知道他們失落了的是甚麼,祂多麼希望他們每一個都得著真正的幸福……

身邊的同性戀朋友,不是和我一樣,都是一個需要一條生路的罪人嗎?當中,亦有很多和異性戀者一樣,並不覺得自己需要一條生路,並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罪人。我們相同的地方,比不同的地方,多很多。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們都需要主耶穌。

(標題經編者修訂)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