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矛盾的我:写在《大叔的爱》之后

之前几个星期追看港版《大叔的爱》电视剧集,现在追完了,可以好好整理一下思绪。

一、为什么我这么喜欢「阿牧」

初看这套剧集的时候,我以为我变成了「神徒」,迷上了Anson Lo。后来我认清了,其实我喜欢的是剧中的凌少牧,未必是现实生活中的卢瀚霆。

那么为何我这么喜欢阿牧呢?因为他在剧中实在很甜,很迷人,很温柔。他为阿田煮饭、洗衫、执屋、吸尘……每件平凡不过的生活琐事,由阿牧做出来,全都变得赏心悦目。

我问自己,为什么呢?是单单因为Anson Lo俊俏的面容、迷人的笑脸吗?还是因为凌少牧所展现的这些温柔的特质,只有在男孩子身上才显得特别?剧中阿牧的举动,如果换上是一位可爱少女,便显得平平无奇,一些新鲜感也没有了。我想,吸引自己目光的,除了Anson Lo的俊脸,大概是因为男女性别角色反差带来的新鲜感。

我不禁问,究竟新鲜感有多重要?尤其对于一个基督徒而言,吸引我的,为何不是千古常存的真理,而是有所偏离的另类画面?这是人的罪性使然,还是有其他原因?

二、阿牧与田田的「唯美」亲密片段

剧中有好几幕阿牧与田田的「唯美」亲密片段,包括浴室壁咚、码头强吻、以及大结局中互相「偷袭」的经典场面。听讲很多人睇到尖叫(连邻居的尖叫也听到!),亦有人表示接受不到。我自己看这几幕是觉得很「自然」的:搞笑的setting够搞笑,温馨的setting感觉到温馨,最后的一幕「甜到漏油」……

我又想,为什么我对他们的亲密镜头一点儿也不抗拒?大概因为他俩「青靓白净」,带着纯洁的青春气息,拍出来的感觉像两小无猜的几岁小朋友手拖手嘴对嘴一样,大家只觉可爱,没有什么「情欲」feel。

如果拍了多一点点的情欲画面,大家是否还接受到?例如大结局的最后一幕,好明显再下去的发展是如何。现在「点到即止」的停在那里,是一个「易入口」的处理。如果继续拍下去,可能「顶唔顺」、「接受唔到」的人会更多。我只是幻想KK和田田若真的要在婚礼中交换神圣的一吻,也令我心生抗拒。

这令我想起电影《春光乍洩》:张国荣与梁朝伟各有各的吸引,都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但看着《春光乍洩》中他们的亲热戏,就是叫我满身不自在。

这代表什么?是代表我其实看所有情欲戏都会觉得不自在?还是我对同性恋的接受,不能突破拖手仔嘴对嘴的「唯美纯爱」程度,只能「有爱无性」?

三、对于同性恋的迷思

作为一个基督徒,一面睇《大叔的爱》,我的心情一直都很矛盾。

我一直好担心有弟兄姊妹或基督教组织跳出来,指责《大叔的爱》「推广」同性恋。因为我知道,如果有人这样出来一说,「耶L」的「美名」又会再次浮现,再次将香港的基督徒推到人群的对立面。但我也清楚知道,同性相恋,并不是神所喜悦的行为。这在圣经中清楚记明,并不因为社会大众的反应而改变。所以我刻意避开自己十多岁的孩子去追看这套剧,因为我不想他们觉得BL或同性恋「本该如此」,和异性恋「没有分别」。

可是当我发现自己被性别角色颠倒的阿牧吸引,又如此准备好去接受牧田的亲热镜头,我都觉得既矛盾,又困惑:到底我在想什么?为什么这套剧在我心中激起这么多感受?我是为剧中「不计较对象,尽情去爱」的真情所感动,还是因为这套剧挑动了更深层次的内心矛盾?

我想,我最怕其他基督徒跳出来指骂的原因,是怕让人误会了主耶稣或他的门徒群体,不爱同性恋的人,眼中只看到他们的罪。其实在圣经中的主耶稣,对罪人是最最最温柔的,从来不会大声指着别人去定人的罪,除非那是一个不觉得自己有罪的人。主耶稣来,就是为罪人,为一些自己找不到出路的人,开出一条生路,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透过他「有条生路行」。

我想像,主耶稣如果同我一齐睇《大叔的爱》会怎么样?我相信他不会被阿牧迷倒,也不会被牧田的亲热戏吓倒或吸引。他也不会跳出来,指责电视台为什么拍这套剧。我想,主耶稣一面睇,眼中会一面涌流着怜悯、慈爱、不忍:他在为戏里戏外的每个「他」心痛,知道他们经历的苦困,知道他们失落了的是什么,他多么希望他们每一个都得着真正的幸福……

身边的同性恋朋友,不是和我一样,都是一个需要一条生路的罪人吗?当中,亦有很多和异性恋者一样,并不觉得自己需要一条生路,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我们相同的地方,比不同的地方,多很多。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们都需要主耶稣。

(标题经编者修订)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特寫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