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疫情肆虐一年半
有康體事工因停擺流失逾半同工

【時代論壇訊】香港運動員張家朗和何詩蓓近日相繼在東京奧運奪得獎牌,再次掀起港人對香港體育的的關注,運動員在疫情間堅持練習的精神亦令人感動。因著疫情,過去一年多,本港不同的體育事工其實也度過一段艱難的日子,不同的球隊訓練需要暫停,一些教練被迫轉行,至今情況仍未恢復;但也有機構趁機轉變服侍方向,努力回應疫情下受眾的需要。

排球體育事工:須關注學生球員心理情況

香港排球體育事工創辦人何輝指,每年奧運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體育事工禾場,早在六至七年前,他跟亞洲各地教會早已籌備,在2020東京奧運時,到日本舉辦不同的運動短宣,惟最後因疫情而取消。

隨著疫情在本港爆發,香港排球體育事工向來舉辦的排球營會,以及原訂在上年出發西非的排球短宣也被迫暫停。何輝提到,該會一向有派教練進學校訓練學生,學校停課令練習暫停,雖然教練仍會關心球員,但「沒有了比賽和訓練,便沒有了十分緊密的關係」。何輝指,其機構並沒有收取奉獻,同工只靠教練工作「織帳棚」。學校停課,有教練因沒有入息,被迫轉行。

在九月的新學年,何輝預計整個學界的環境會十分不同,因為教練轉行、學生退學斷層,不少學校沒有了球隊。過往的學生重視競賽,但疫情下比賽取消,教練需要想另一個切入點作牧養。他續說,近期教練做多了球場以外的牧養,因為學界比賽取消對學生運動員的心理上有很大影響,「他們四五年的目標突然失去了」。因此,教練在此情況下與學校更多聯繫,處理學生情緒,也會舉辦練習以外的活動來連繫球員,如義工探訪。

體育事工聯盟:重新培訓人才十分困難

體育事工聯盟自一九八八年起,便有派短宣隊去奧運現場,今年同樣因疫情而取消。聯盟創辦人饒玉慶指,疫情令他們的訓練班、教練班、球證班各種課程取消,連教會盃和學校事工也被迫暫停。饒玉慶指網上訓練是十分困難,因為不能親身示範,學生難以明白和「沒有心機」觀看教學影片,單獨一人練習亦十分沉悶,他認為網上教學的方式在運動界是無效的。

因著這些情況,他們的同工「四散」,饒玉慶坦言非牟利機構得到的資助本來就很少,若失去教練、球證等正式工作收入,機構根本養不起同工。現在機構只剩下他和另一位同工。而那位同工在香港體育學院為專職運動員作福音工作,並有份協助當中的基督徒團契,雖然獲得體院資助,但仍沒有全數支薪。

隨著政府逐步放寬防疫條例,體育事工聯盟亦在本年初恢復部份課程和訓練。若未來能重辦教會盃,他們便能有收入,教練和球證也有工作,「若他們轉行,我們要重新訓練這些人是十分困難,我們過去用了差不多五至六年,才能培訓這些人推動事工。」他指這些擔心不單在康體事工,同樣影響整個教會生態,希望上帝讓疫情趕快過去。

足球體育事工:只恢復了三成工作

香港足球體育事工的事工總監葉顯揚表示,雖然本地疫情放緩,但他們的事工現時只恢復了約三成。這主要是因為學校仍未恢復原來的課外活動,他們與學校合作的訓練只能被迫暫停。此外,他們原訂的海外交流活動也未能舉辦,現時只能有限度地舉辦一些日營活動。

葉顯揚指,雖然他們之前試過拍一些教學片段上載到網上,但果效不大,強調足球需要實體的交流和見面。因應活動和教練工作大幅減少,葉顯揚坦言現時機構只剩他一個全職同工,另有半職同工幫忙行政工作。但在收入減少時,支出也不多,他感恩奉獻足夠,預料短期內仍可維持基本營運。

籃球體育事工:感恩疫情間開拓新事奉機會

另一方面,亦有機構在疫情期間開拓新事奉方向。籃球體育事工總幹事梁勉行表示,去年疫情初期,教會、學校完全暫停,他們聚焦於同工的團隊建立,雖然未能進行日常的教練工作,但改為服侍基層家庭,透過派口罩來建立與學生家長的關係。其後,當學校上網課時,很多他們過去接觸的學生向他們反映學習遇上困難,一眾籃球體育事工的同工於是主動上門為學生補習,因而與家長更為熟絡。他們更於今年初為家長開設定期網上繪本分享小組。除了家長外,同工亦舉辦TRPG體驗活動(桌上角色扮演遊戲),有效地接觸多個青少年群體。

梁勉行指,他們絕大部份的實體籃球活動現已恢復,同工也正忙於到各教會及機構自設的訓練班工作。

在營運方面,去年縱然遇上艱難,但因奉獻及政府「保就業」資助,感恩地,他們全部同工從去年到現時都可以全數支薪。梁勉行表示,大家可為機構同工能在這時代中立定心志事奉主禱告。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ukhk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