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疫情肆虐一年半
有康体事工因停摆流失逾半同工

【时代论坛讯】香港运动员张家朗和何诗蓓近日相继在东京奥运夺得奖牌,再次掀起港人对香港体育的的关注,运动员在疫情间坚持练习的精神亦令人感动。因着疫情,过去一年多,本港不同的体育事工其实也度过一段艰难的日子,不同的球队训练需要暂停,一些教练被迫转行,至今情况仍未恢复;但也有机构趁机转变服侍方向,努力回应疫情下受众的需要。

排球体育事工:须关注学生球员心理情况

香港排球体育事工创办人何辉指,每年奥运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体育事工禾场,早在六至七年前,他跟亚洲各地教会早已筹备,在2020东京奥运时,到日本举办不同的运动短宣,惟最后因疫情而取消。

随着疫情在本港爆发,香港排球体育事工向来举办的排球营会,以及原订在上年出发西非的排球短宣也被迫暂停。何辉提到,该会一向有派教练进学校训练学生,学校停课令练习暂停,虽然教练仍会关心球员,但「没有了比赛和训练,便没有了十分紧密的关系」。何辉指,其机构并没有收取奉献,同工只靠教练工作「织帐棚」。学校停课,有教练因没有入息,被迫转行。

在九月的新学年,何辉预计整个学界的环境会十分不同,因为教练转行、学生退学断层,不少学校没有了球队。过往的学生重视竞赛,但疫情下比赛取消,教练需要想另一个切入点作牧养。他续说,近期教练做多了球场以外的牧养,因为学界比赛取消对学生运动员的心理上有很大影响,「他们四五年的目标突然失去了」。因此,教练在此情况下与学校更多联系,处理学生情绪,也会举办练习以外的活动来连系球员,如义工探访。

体育事工联盟:重新培训人才十分困难

体育事工联盟自一九八八年起,便有派短宣队去奥运现场,今年同样因疫情而取消。联盟创办人饶玉庆指,疫情令他们的训练班、教练班、球证班各种课程取消,连教会盃和学校事工也被迫暂停。饶玉庆指网上训练是十分困难,因为不能亲身示範,学生难以明白和「没有心机」观看教学影片,单独一人练习亦十分沉闷,他认为网上教学的方式在运动界是无效的。

因着这些情况,他们的同工「四散」,饶玉庆坦言非牟利机构得到的资助本来就很少,若失去教练、球证等正式工作收入,机构根本养不起同工。现在机构只剩下他和另一位同工。而那位同工在香港体育学院为专职运动员作福音工作,并有份协助当中的基督徒团契,虽然获得体院资助,但仍没有全数支薪。

随着政府逐步放宽防疫条例,体育事工联盟亦在本年初恢复部份课程和训练。若未来能重办教会盃,他们便能有收入,教练和球证也有工作,「若他们转行,我们要重新训练这些人是十分困难,我们过去用了差不多五至六年,才能培训这些人推动事工。」他指这些担心不单在康体事工,同样影响整个教会生态,希望上帝让疫情赶快过去。

足球体育事工:只恢复了三成工作

香港足球体育事工的事工总监叶显扬表示,虽然本地疫情放缓,但他们的事工现时只恢复了约三成。这主要是因为学校仍未恢复原来的课外活动,他们与学校合作的训练只能被迫暂停。此外,他们原订的海外交流活动也未能举办,现时只能有限度地举办一些日营活动。

叶显扬指,虽然他们之前试过拍一些教学片段上载到网上,但果效不大,强调足球需要实体的交流和见面。因应活动和教练工作大幅减少,叶显扬坦言现时机构只剩他一个全职同工,另有半职同工帮忙行政工作。但在收入减少时,支出也不多,他感恩奉献足够,预料短期内仍可维持基本营运。

篮球体育事工:感恩疫情间开拓新事奉机会

另一方面,亦有机构在疫情期间开拓新事奉方向。篮球体育事工总干事梁勉行表示,去年疫情初期,教会、学校完全暂停,他们聚焦于同工的团队建立,虽然未能进行日常的教练工作,但改为服侍基层家庭,透过派口罩来建立与学生家长的关系。其后,当学校上网课时,很多他们过去接触的学生向他们反映学习遇上困难,一众篮球体育事工的同工于是主动上门为学生补习,因而与家长更为熟络。他们更于今年初为家长开设定期网上绘本分享小组。除了家长外,同工亦举办TRPG体验活动(桌上角色扮演游戏),有效地接触多个青少年群体。

梁勉行指,他们绝大部份的实体篮球活动现已恢复,同工也正忙于到各教会及机构自设的训练班工作。

在营运方面,去年纵然遇上艰难,但因奉献及政府「保就业」资助,感恩地,他们全部同工从去年到现时都可以全数支薪。梁勉行表示,大家可为机构同工能在这时代中立定心志事奉主祷告。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