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疫情致運動員心理支援減少
前奧運院牧:選手在壓力高點需同行

【時代論壇訊】今屆東京奧運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有運動員獲獎備受注目,但也有些受著不同壓力而影響比賽表現,甚至退賽。究竟現身處選手村的運動員正面對著甚麼壓力?自一九八八年漢城奧運會開始,差不多每屆奧運也會到選手村擔任院牧(chaplain)、主要服侍中國、新加坡、台灣、香港等華語地區運動員的饒玉慶向本報分享,他在前線接觸不同運動員的觀察。他提到今屆奧運為運動員提供的心理支援減少,會影響選手面對壓力的情況。而過往,院牧會聆聽運動員的狀況,應要求為其禱告,能夠助他們釋除壓力。

今屆奧運受著疫情影響,只有少數牧師在緊急情況下才可進入選手村,約談或宗教活動則需在網上進行。饒玉慶表示,大會拒絕了跟他一樣的外地院牧到奧運選手村協助,只有小部份的當地牧者可提供服務。他認為這會影響對選手的心理支援,因為當運動員在壓力的最高點時,需要有人同行,可能簡單拍拍膊頭、說兩句,已可助他們減壓。若當刻沒有即時的協助,他們獨自面對這些累積的壓力,便容易胡思亂想。他說,因為這個比賽會影響一生,運動員訓練這麼多年就是為了這一刻,那種壓力是我們難以明白的。

在上屆奧運奪得四金的美國體操選手比拉絲(Simone Biles)七月廿七日因心理原因而宣佈退賽,引起大眾關注運動員精神健康情況。饒玉慶提到,以往美國每個項目的國家隊也有隊牧隨行,例如美國國家籃球隊有很多基督徒,之前幾屆隊牧會為隊員舉辦祈禱會和查經。惟今年各隊教練團的人數縮減至兩名,多由主教練和助教取得名額,隊中的技術人員也未能進場,更不用說院牧。因此,饒玉慶直言:「美國隊壓力爆煲也不出奇。」沒有了心理輔導,對運動員也會有影響。

談到運動員的壓力,饒玉慶也提及中國國家隊的制度。他指運動員若在奧運取不到好成績便會退下去,他們在國家隊的表現,也會影響其所屬的省與城所得的資源,他們的教練也會因運動員的成績而決定其事業的未來。由此可見,運動員是背負著不同的壓力。他曾聽聞有運動員落敗,回國後不敢隨大隊在機場出現,而是待其他人離開,才在別的通道離開。

過往饒玉慶接觸大部份的運動員,也是面對著比賽中的壓力和傷患,他們很多都想有超自然的神蹟發生,盼望改善傷患和提升臨場表現。大多數找他傾談的人都是在首個項目落敗,心理狀況較為低沉,希望尋得幫助,饒玉慶笑言,獲勝的運動員便不會找他,只是輕鬆地打招呼。他指,運動員不論是信主了沒有,在祈禱後,把壓力交託,感覺也會好點。不過他提到,奧運的原則是不讓院牧主動為人祈禱,須由運動員要求才可以祈禱。


韓國女排來作敬拜讚美(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新運動員對基督教的觀念

這三、四十年間在奧運服侍,饒玉慶也結交了一些熟悉的教練,會去他們的房間聊天、為他們翻譯和帶路,有時回到內地也會跟他們聯繫和見面。過往在傾談的過程中,他也知道有些運動員是基督徒,但不會公開表明身份。有些運動員過往較少聽聞基督教,也會取笑他為「耶穌人」,饒玉慶會反問他們會如何面對壓力,藉此分享其信仰中的堅持,如何信靠神,透過這些對話,打破他們認為宗教是迷信的觀念。

過去,奧運村的生活頗為沉悶。而奧運院牧的工作除了輔導外,饒玉慶指在九十年代他們也多次為運動員舉辦晚會。如一九九二年巴塞隆拿奧運中,他們舉辦晚會讓運動員玩耍,又有獎品,不少奧運冠軍得主也投入參與,包括當時十三歲的伏明霞。不過「現在物質多了,大家反而『唔志在』。」因此,這三屆的晚會也沒有人參加。饒玉慶憶述,郭晶晶奪冠那年,他問她有沒有壓力,她也會樂意回答;但近年的運動員會較為防範,即使他表示自己是來自香港的義工,對方也只是勉強回答。

一九八八年漢城奧運,饒玉慶(白衣者)與運動員合照(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