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社評

香港民間社會肌理撕裂
阿富汗極端管治恐回朝

近日香港本地和國際上,都發生了形勢瞬間轉變、恍如一夜變天的事件。事件的性質或許大不相同,卻都有一份「早知會來,沒想到這麼快」的突襲感,叫人愕然;而事件的後果,除了短期叫人震懾震撼之外,帶來的中、長期效應,亦無法逆料。

在香港,繼屹立四十八年的教協之後,成立接近二十年的民間人權陣線(民陣)亦在上星期日宣告解散。兩個組織本質各異,卻同樣是本港公民社會的重要凝聚力量,多年來與政府的關係縱使說不上密切,但一直保持正常的工作連繫;如今在政治壓力下,不情願地「自動」解散,公民社會重創,民間社會肌理撕裂。

在國際層面,阿富汗政府一夜倒台,當年被美軍擊潰的伊斯蘭組織塔利班重掌政權,更令舉世錯愕。美軍介入阿富汗長達二十年,近年國內外反對聲音愈來愈大,已經逐步撤退,早前且宣佈會在九一一恐襲二十週年當日完全撤離,後來再把時限提前至八月底。據外媒報道,美國原預料塔利班會在未來數月內進入首都喀布爾,可能會跟原政府談判分享權力,組織聯合政府。不料阿富汗原政府跟塔利班的能量懸殊程度,遠超美國情報機關和絕大部份觀察者所想像。塔利班勢如破竹,由八月六日奪取第一個省府控制權,至八月十六日進入首都喀布爾、進駐總統府,前後不過十一天。美國至終未能如願做到體面撤出、和平交接,反而重演了接近半世紀前在前南越西貢倉皇出走的畫面。

本世紀初,美國力圖剿滅發動九一一恐怖襲擊的伊斯蘭組織阿爾蓋達,並指其領導人拉登匿藏阿富汗境內,於是揮軍攻打,瓦解了阿爾蓋達,解決了拉登,更推翻了當時統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另行扶植對西方友善的新政權,以求正本清源。然而,奉行極端保守伊斯蘭教義的塔利班從來沒有因此而消失,美軍入侵反而令他們流散到偏遠山區和鄰國,重新儲備,伺機再起;過了不久,就在全國各地重新凝聚起來,跟駐守的美軍和聯合國部隊對抗,阿富汗再次陷入內戰。與此同時,親西方的新政權,雖然在宗教、文化、政治姿態上都比較溫和與自由,例如不強制女性蒙頭和男性蓄鬍子,讓女性接受教育和參與社會上各種活動,電影電視可以播放外國製作,人權狀況比較寬容;然而,它在管治上貪污腐敗,終於令愈來愈多阿富汗人對這個所謂「民主政府」失望,認為它並不比塔利班好到哪裡。內戰連年,阿富汗人愈趨厭倦,寧願戰事快點過去。因此,塔利班重臨,從小鎮到首府都沒有遇到真正強烈的對抗。

由塔利班重新掌權,會把阿富汗帶進怎樣的局面?近月來,數以十萬計阿富汗人逃離家園,他們或跑到鄰國,或躲到偏遠山區鄉鎮,也許是為了避開新政權的視線。過去十多二十年嘗到了相對自由和尊嚴滋味的阿富汗女性,也透過各種渠道發出呼喊,請求世人關注她們的命運。觀乎塔利班從前當權(一九九六到二○○一年)的往績,在全國厲行極端保守伊斯蘭律法,對其他宗教與文化極不寬容(包括炸毀佛教的珍貴歷史文物),阿富汗人的擔心,並非無因。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ukhk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