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香港民间社会肌理撕裂
阿富汗极端管治恐回朝

近日香港本地和国际上,都发生了形势瞬间转变、恍如一夜变天的事件。事件的性质或许大不相同,却都有一份「早知会来,没想到这么快」的突袭感,叫人愕然;而事件的后果,除了短期叫人震慑震撼之外,带来的中、长期效应,亦无法逆料。

在香港,继屹立四十八年的教协之后,成立接近二十年的民间人权阵线(民阵)亦在上星期日宣告解散。两个组织本质各异,却同样是本港公民社会的重要凝聚力量,多年来与政府的关系纵使说不上密切,但一直保持正常的工作连系;如今在政治压力下,不情愿地「自动」解散,公民社会重创,民间社会肌理撕裂。

在国际层面,阿富汗政府一夜倒台,当年被美军击溃的伊斯兰组织塔利班重掌政权,更令举世错愕。美军介入阿富汗长达二十年,近年国内外反对声音愈来愈大,已经逐步撤退,早前且宣布会在九一一恐袭二十周年当日完全撤离,后来再把时限提前至八月底。据外媒报道,美国原预料塔利班会在未来数月内进入首都喀布尔,可能会跟原政府谈判分享权力,组织联合政府。不料阿富汗原政府跟塔利班的能量悬殊程度,远超美国情报机关和绝大部份观察者所想像。塔利班势如破竹,由八月六日夺取第一个省府控制权,至八月十六日进入首都喀布尔、进驻总统府,前后不过十一天。美国至终未能如愿做到体面撤出、和平交接,反而重演了接近半世纪前在前南越西贡仓皇出走的画面。

本世纪初,美国力图剿灭发动九一一恐怖袭击的伊斯兰组织阿尔盖达,并指其领导人拉登匿藏阿富汗境内,于是挥军攻打,瓦解了阿尔盖达,解决了拉登,更推翻了当时统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另行扶植对西方友善的新政权,以求正本清源。然而,奉行极端保守伊斯兰教义的塔利班从来没有因此而消失,美军入侵反而令他们流散到偏远山区和邻国,重新储备,伺机再起;过了不久,就在全国各地重新凝聚起来,跟驻守的美军和联合国部队对抗,阿富汗再次陷入内战。与此同时,亲西方的新政权,虽然在宗教、文化、政治姿态上都比较温和与自由,例如不强制女性蒙头和男性蓄胡子,让女性接受教育和参与社会上各种活动,电影电视可以播放外国制作,人权状况比较宽容;然而,它在管治上贪污腐败,终于令愈来愈多阿富汗人对这个所谓「民主政府」失望,认为它并不比塔利班好到哪里。内战连年,阿富汗人愈趋厌倦,宁愿战事快点过去。因此,塔利班重临,从小镇到首府都没有遇到真正强烈的对抗。

由塔利班重新掌权,会把阿富汗带进怎样的局面?近月来,数以十万计阿富汗人逃离家园,他们或跑到邻国,或躲到偏远山区乡镇,也许是为了避开新政权的视线。过去十多二十年尝到了相对自由和尊严滋味的阿富汗女性,也透过各种渠道发出呼喊,请求世人关注她们的命运。观乎塔利班从前当权(一九九六到二○○一年)的往绩,在全国厉行极端保守伊斯兰律法,对其他宗教与文化极不宽容(包括炸毁佛教的珍贵历史文物),阿富汗人的担心,并非无因。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