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关爱受造世界」系列

空间与共享

一个消除贫穷的会议讨论到香港在全球化和资本主义之市场主导下,贫富悬殊两极化,导致社会出现种种的矛盾,特别是人的生活空间愈来愈狭小,不论是个人居住的空间或是社区的公共空间。今天楼价之高,房租和铺租之贵,已超出基层市民和小商户所能承担,此会议讨论如何开拓空间,提倡共享、共生、共建和共构之社会价值,我在这里也稍作分享。

个人空间

在香港,居住是难以解决的问题。住房是人基本生活的需要,但房屋却成为人用作炒卖的商品。在公营房屋供应不足下,租金的管制未有实施,很多贫穷基层的市民都因要交贵租而节衣缩食。因住屋需求很大,唐楼和工厦改建成劏房、新界猪场改作寮屋出租,这些居住环境不单恶劣和狭窄,更存在危险,对儿童和青少年造成身、心成长的影响。

虽然坊间推出有限的光房和光屋等居所改善计划,但对一些结构性贫穷的家庭来说,他们并不符合入住条件,我们服侍的家庭多是这一群。有医生义工探望一个住在狭小劏房的家庭,看见一个小朋友在床顶做功课,因常要屈颈弯腰弄致脊椎受损,医生被感动后成立了一个基金,以租金补贴帮助这家庭迁往空间较大和环境理想的地方。基金现已祝福了多个家庭。另有同工分享,有良心业主看见孤儿寡妇多月没有交租的困苦,不单没有迫令搬迁,反带着爱心关怀,支援这家庭的生活需要,这叫我们感动。

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不单是指公园、广场,更指人生活作息的社区,让人感到是属于大家来一同享用、一同建设的,当中包括文化、经济活动、社交网络。可惜社会在变迁中走向商业市场主导,公共空间也愈来愈收窄。当社区很多民生所需都被私有化,造成垄断,为着商业的利益,便会出现种种的规管限制,如屋邨街市商场被私有化,旧铺和小商户的生存空间也被扼杀等等。当人的生活空间只是大商场,那么社区的文化特色、风土人情也会慢慢被湮没。

我们可怎样开拓公共空间,共享资源?有教会看见社区的需要,愿意开放教会的空间来服侍社区。过去教会星期一至五多是空置,但今天教会在不同时段善用地方,服侍社区有需要的群体:早上利用空间帮助经济有困难的学前儿童和家长;中午教会开设饭堂,让独居长者、露宿者和食环署的清洁工人免费用膳;下午为贫穷及有学习障碍之学童提供功课辅导等等,因而祝福了很多街坊,教会也兴旺起来。昔日的墟市发挥了社交和经济互利的果效,今天我们又能否开放社区共享的空间,发展现代的墟市?假若人人能发挥共享的精神,相信便会得到众民的喜爱。(徒二44-47)

心灵空间

心灵可以很自由,不受环境所限制,可惜人却被物欲牢笼限制,被权力霸念所充塞而失却自由。要改革制度和社会,如人心未被改变,社会也难有转变。有为弱势社群争取权益的社运学者慨叹,纵使人的权益被争取了,成为得益者,但人如仍停留在自利自保的心态下,谁又会愿意为别人着想,作出共享和牺牲?耶稣说:「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可一15)这福音是叫瞎眼的看见神的救恩,那被贪婪权势所掳和压制的心,要得着释放和自由。(路四18)纵使环境空间没改变,人心也可因福音被改变,懂得知足感恩和分享,正如圣经中税吏撒该因耶稣而改变(路十九1-10),他会是个真正的自由人。

作者为新福事工协会总干事
关爱受造世界系列
「关爱受造世界又关贫穷事?」Live Talk
9月2日晚上8时在YouTube频道直播
讲员:梁友东牧师、邓永谦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ukhk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