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香港处境下的属灵导引

此专栏希望能够定期每两周为到居住在香港中的普通市民和基督徒作出一些属灵导引,当中包括一些信念的建立,和一些可实践的操练,好能在这似困局的都市中,找到仍可支撑下去的力量。

集中营的生存抉择:
一位医生因集中营而建立的「意义治疗法」(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香港人每天都在面对「今天比昨天更困难」的处境,要坚持好好活下去并不容易。在这情况下,可以有两种积极态度的取向:一种是「明天会更好」的正向信念,另一种是正视困难的真实性,但却视之为「意义」之所在。

今期和下期想跟大家分享一位人物,他就是以后者的「意义」取向,来面对生命的厄运。他是闻名的「存在主义」心理学家和医生弗兰克(Viktor Frankl),他凭着「意义」而克服了「集中营」的丧亲挑战,并为全世界的人带来面对生命挑战的秘诀。

弗兰克的个人背景

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Frankl;1905-1997)生于奥地利的犹太人家庭,后来成为精神病学家和精神科医生,并且是二次大战时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他也是「意义疗法」(logotherapy)的创立人。他的着作Man’s Search for Meaning(中译《活出意义来》),在世界各地都是畅销书。

弗兰克在1905年生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他于1928年创立「年轻人建议中心」(Youth Advisement Centers),并一直带领此中心到1938年。从1942年至1945年期间,他在位于奥斯威辛(Auschwitz)和达豪(Dachau)的集中营之中做囚犯,他的父母、妻子及儿女都死在其中。弗兰克对这些在集中营里的恐怖经历仍历历在目,但是他却能够利用这些经历作具建设性的用途,而且不容许它们抑制他的爱和对生命的热诚。他还周游列国,到欧洲、拉丁美洲、东南亚及美国作巡迴演讲。

弗兰克在1930年于维也纳大学获得他的医学学位,并于1948年在同一学校取得哲学博士学位。后来,他更成为维也纳大学的副教授,及担任在圣地亚哥的美国国际大学(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杰出讲员。他也是哈佛大学和史丹福大学的访问教授。

弗兰克的着作被翻译成廿多国的语言,并且,他的理念对于存在主义治疗法(existential therapy)的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他的瞩目着作《活出意义来》(1963),记述在集中营的经历,在全世界都是销售最佳的着作。

弗兰克的思想

虽然弗兰克在进入纳粹死亡集中营之前,在临床实习时便已开始建立他的「存在主义」进路,但他的经历却肯定了他的观点。他观察到和亲身经历到存在主义哲学家和作家所表达的真理:我们在任何的处境之中,都有自由作出选择。

弗兰克相信,就算是在最可怕的处境之中,我们仍然能够保存一些的灵性自由,和独立的思考。他凭经验学习到,虽然任何东西都可以从一个人身上被夺去,但有一样东西却不能被夺去:「人类最后的自由──在任何的处境之中,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态度,选择自己的方法。」

弗兰克认为,人之所为人,全在于他会追寻意义(meaning)和目的(purpose)。他相信「爱」是人类所有渴望中最高的目的,并且,我们的救恩也是借着「爱」来获得的。我们能够借着我们的行动和作为,来发现这意义,例如,借着工作或是借着受苦来经历爱。

有别于佛洛依德之处

弗兰克认识、也曾阅读过佛洛依德(Freud)的着作,并且参加过他的心理分析小组聚会。弗兰克意识到自己从佛洛依德获得启迪,纵使他不同意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系统。弗兰克常指出,佛洛依德是一位「深度心理学家」(depth psychologist),而他自己是一位「高度的心理学家」(height psychologist),他是建基于佛洛依德的基础上的。

反驳大部份佛洛依德的宿命论概念(deterministic notions),弗兰克发展他自己的心理治疗理论和实践,这强调自由、责任、意义及寻找价值。他建立了自己被称为「维也纳心理分析的第三学派」(“The Third School of Viennese Psychoanalysis” )创立人的国际声誉,其馀的两个学派,是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psychoanalysis),和阿德勒(Alfred Adler)的「个人心理学」(Individual Psychology)。

「意义疗法」

弗兰克建立「意义疗法」(logotherapy),其意思是「以意义来治疗」(“therapy through meaning” )。他的哲学模式对于何谓「完全活着」(fully alive)带来了亮光。他着作的中心主旨都是:在任何的情况之下,「生命是有意义」(life has meaning);生活的核心动机,是要刻意活得有意义,我们有自由在所想的事情中去寻找意义;并且,我们必须要整合身体、思考及灵魂,好能全然活着。

弗兰克说,佛洛依德看人是被「追求快乐」(“will to happiness”)所推动的,而阿德勒则将焦点放在「追求权力」(“will to power”);但对于弗兰克自己来说,人类最大的动力,是「追求意义」(“will to meaning”)。他的着作反映着一个主题:现代人有生活的途径,但却常常没有为之而活的意义。弗兰克的治疗过程之目的,就是要挑战个人要借着受苦、工作及爱,去寻找意义(meaning)和目的(purpose)。

(下期续)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