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拓寬心靈的紅線》新書對談會
許德謙:社會急變更需拓寬心靈空間

【時代論壇訊】現時社會氣氛急變,每天都有不同社會事件發生,人們有不少情感也可能因而被壓抑。早前的《拓寬心靈的紅線》新書網上對談會中,該書作者許德謙博士建議人用更多時間沉思,藉以消化及處理情感;惟有將情感處理得足夠,才能達致身心一致。會上另一講者、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高級講師駱頴佳博士提到,現時的政治利用了情感操作令人恐懼,背後隱含著一種政治取態,甚至政治行動。他建議人透過不同方式表達情感。

聚會中,許德謙先問參與者覺得自己的心靈邊界有多大。他引用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的論述,指心靈的空間是可以藉著想像力而擴大,當人透過「主動想像」(active imagination)的技巧投入事件,並串連身體和心靈、情感和意義,心靈的空間便可以無遠弗屆。他舉例,早前在大埔廣福道的車禍,若人居住在那個地區,便容易想像到當日車禍的場境,因而便有情感的連繫;而在喀布爾機場難民爭相登上飛機的情境,若代入自己是其中一人時,便會感覺那些人民其實並不是那麼遙遠。然而,人有時會出現身心不一致的情況,例如內心很喜歡做某一件事,但身體可能已經倦怠得沒有能力去做。

許德謙續指心靈空間可有四方面的發展:

一、個人心靈內部空間(intra-self/intra-psychic space):我們是否學懂照顧及欣賞自己,或是自我憎惡?而自我憎惡的人,很多時都難以接受別人對自己的愛;
二、人際關係空間(inter-self/interpersonal space):這個人與人之間的空間能否承載當中的情感?有些關係只會說教、比較、給予建議,甚至是給予經文,卻令到這些關係沒有空間承載情感。當給予對方說話空間時,反而能讓對方更有力量;
三、社會/社區空間(social/community space):當人停留在某個地方時,會留下心靈的足印,以及情感的記憶,這些都會成為文化的一部份,當經過這些地方,便使我們有著不同的情感;
四、超個人/靈性空間(transpersonal/spiritual space):這空間不只是指教會這類神聖空間,而還可以是一個我們自己所製造的空間,將心底話放在裡面。他舉例,榮格製造了一個黑色小矮人來代表上帝,以及一塊內外不同顏色的石頭,代表自己外內的不一致。當他心情不好時,便會想起黑色小矮人及石頭,苦惱就一掃而空。

當談及神學作為一個容器去承載人的經驗時,許德謙便問參加者:大家的上帝觀是否只容許神是慈愛和良善?會否有空間去盛載人世間的邪惡?而且,教會群體會否容許及承載這些問題,並一同尋問?他指,當自己的承載力愈大時,便愈能夠陪伴人。

我們過往可能曾因一些事情導致有不少情感湧現,但只讓情感浮現出來,而未有足夠處理,會造成內心一些分裂的情況,甚至不能與自己相處。許德謙引用榮格的方法,講述如何完全處理情感:一、將情感想像化成一些影像,並快速抄下;二、學習認識這些情感,並明白它們的每個細節;三、在科學上作出分類;四、在生活上實踐。惟有將情感處理得足夠,才能身心一致,知道自己應做甚麼事情,並且身體力行地去做。許德謙建議人們有更多沉思及「孵化」的時間,來消化及處理由情感轉化而成的影像。

駱頴佳:可透過不同方式轉化及疏導情緒

駱頴佳從社會科學的角度指,社會大環境主導了人的情緒,社會有不同的機制及裝置(apparatus),例如職場及學校,塑造和管理人的情感。而社會亦透過消費,讓人得以疏導情感和減壓。不少的工作除了出賣勞力,更需要出賣人的情感,需要我們有高的情緒智商(EQ),壓抑自己的情緒,這可能令我們的內心世界與正在做的工作產生矛盾。他提到,現時的政治也利用了情感,令我們恐懼、疑神疑鬼,這樣的情感操作,背後也隱含著一種政治取態,甚至是政治行動。

即使因社會氣候的緣故,人們未必可以與過往一樣,例如透過遊行等方式表達情感,但駱頴佳建議,人們仍能透過其他方式,例如讀書組、行山、「圍爐」(即與理念相近的朋友傾談)等形式,去想像及開拓更多心靈空間,從而轉化及疏導各種情緒。

該網上對談會由德慧文化於九月二日透過Zoom舉行,約有三十人參與。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特寫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