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省察捐输的动力源头

特区政府修订《属公共性质的慈善机构及信托团体的税务指南》,在公布一刻即时生效。政府指,因应《港区国安法》实施,任何团体支持、推广或从事不利于国家安全的活动,税务局将不再承认其为慈善团体,并撤销其豁免缴税资格。事件牵涉本港一万六千多个慈善机构及信托组织(根据税务局网站的名单),影响範围不能说是小。不过,大概这段日子关于国安的新闻已经无日无之,方向底定,本地舆论对今次修订的讨论和关注度也并不算特别强。事实上,今次措施亦继承了《港区国安法》定义模糊的逻辑,什么活动才是不利国家安全,并无具体细明的定义;法院里众多的国安案件也因为控方调查进度问题,而迟迟未能正式开审,变相成为未审先囚的设局,有时连自然公义也谈不上,似乎不大能在短期内给予清晰的法律答案;就连特首林郑月娥在例行记者会被问到,为何过去一直不处理香港巿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的注册事宜,近日才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来起诉,并计划撤销其注册,特首也只能指问题没大意义,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此模糊而凶险的处境,难说能为大家带来多少安全空间和讨论动力,却肯定是今天移民潮的重要背景。

近代民族国家概念的兴起,只有以百年计的岁月。对于由此产生的种种社会建构,应该如何去爱,如何维护其安全,实在不大容易从历史以千年计的圣经里直接找得。不过,关于真相诚信、关于公义怜悯、关于反省自洁、关于权势中的人性腐败,圣经里的记载与论述所带来的教导却是清晰不过。爱,要建基于公义。认罪悔改,不单指向个人,也指向社群。诚实的历史记忆,是认罪的基础,也是生命更新的起点。替一个社群存留真相与记忆,是爱的表现;倘若社群昔日犯错的记忆因着制度的缘故不能存留,无论因为什么理由,都是这个社群的悲剧;当中种种被屈呼冤的呐喊、仗义执言的清心,又或是自以为逃得掉历史责任的轻忽与轻蔑,点点滴滴,上主都不会轻看。

百多年来,在言论自由的底下,香港社会或多或少对邻舍承担了仗义执言的良心角色。今后的日子,因着制度转变、自由空间的萎缩,这个良心位份会否继续存在,有待时间证明。但可以肯定的是,因着人按上帝形像而造,蕴藏在社会人心里的记忆与德性,并不会因为外在条件的变化而消失殆尽。纵然环境会让良心面对更大的困难,良心还是会说话,而且一天新似一天,让那贫穷的、软弱的、被屈枉的、被囚的不被遗忘──这既是对上主的一份信心,对公义的一份盼望,更是对爱的一份追寻。

当生命的焦点属乎上主,我们的信仰便实在不是由各式各样的空中掌权者说了算。耶稣基督口中山羊绵羊的喻道故事(太廿五31-46),提醒我们要将公义怜悯之事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这也是信徒向有需要者解囊捐输的真正动力之源。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无论今世的社会制度如何,耶稣基督的叮咛与要求,仍是不变。问题是我们在自身的处境里,如何回应,无论身在何方,无论得时不得时。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ukhk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