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陳韋安談亂世的靈性修持
靈命是聖靈在整個生命中的彰顯

【時代論壇訊】聖經明明沒有靈修和靈命的字眼,為何卻常常被基督徒提及和使用?靈命和靈性是否局限於讀經、禱告、靈修呢?我們該如何理解靈命的本意?早前在八月二十日舉辦的「這是最好的時代﹕給香港基督徒的神學八課」的第四講中,流堂創辦人陳韋安博士以「亂世的靈性修持」為題,解釋靈命是聖靈在整個生命中的彰顯,靈修的重點是讓自己有所反思和更新。他亦認為,華人教會的靈修「不夠神秘主義」,甚至把靈修約化為一種閱讀理解。

祈禱和做基督徒是同一件事

陳韋安提到自己十八歲時信主,初信時以閱讀靈修書作為靈命操練的方法。後來到了建道神學院讀神學,期間嘗試了不同的靈修方法,例如:凌晨五時起床禱告、原文靈修、跑步靈修等等。他表示,自己特別喜歡跑步靈修的經驗。因為在跑步、呼吸之時,在喘氣、流汗之時,更能看見自己的本相,更能感受到自己是受造物。

直到陳韋安到外國進修神學,對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感興趣也是來自靈修這議題,並受他一句說話所吸引:「祈禱和做基督徒是同一件事情」(To be a Christian and to pray are one and the same thing)。但為何祈禱和基督徒是同一件事呢?後來他發現,祈禱原來不單是靜態活動、不單是閉起雙眼,而是整個生活、整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在外國留學期間,他的日常生活已被讀經、常思考上帝話語所佔據,過了十分規律的生活。因此他開始了「不靈修」的習慣,跳出傳統靈修的模式,嘗試將靈修、靈性融入在自己的生活當中。他自言,緃然自己的博士論文是做靈修的專題,但卻抱著一種「反(傳統)靈修」的方法、神學觀。然而,我們該如何理解靈命和靈性呢?

在建道神學院教授教會歷史課時,陳韋安漸漸迷上了中世紀的「神祕主義」。但其實神祕主義不是迷信,而是因為理解上帝的超越性,從而明白上帝不能用理性的方式、言語所觸及。而陳韋安表示,自己特別對神祕主義女性學者以本土文字的書寫作品感興趣。他又另外提到,一位十六世紀的靈修修道士、西班牙一位詩人十架約翰,以一種超越的語言、特別的文學方式書寫出和上帝的關係。他發現,除了道出一種與上帝general(普遍的)的關係,更要找出一種與上帝particular(殊別的)的關係。

靈修是透過上帝說話反思生命

他引用羅馬書一至十一章及十二至十五章作解釋,一至十一章所指的是上帝的拯救工作,而十二至十五章則是人對上帝工作的回應,這是我們與上帝的關係的兩種理解方式。某程度上,這已暗示了人活在上帝的拯救和恩典中,因此無論我們有沒有靈修,我們在客觀上已活在上帝的恩典關係當中,我們須考慮的是如何回應上帝。然而,無論是遵從上帝旨意、帶著信心而行或是向上帝祈禱,這一切也都是基督徒行動的底蘊。因此,祈禱不單是一個行為或行動,還帶著一種回應上帝的態度。

陳韋安亦提到,華人教會經常把靈命和靈修一詞扭曲,把靈命視為「一些東西」,以為可用一些累積和遞進的數值來量度,但實際上卻是難以看見、難以指明的東西。不過,靈命是真的存在,但指的是生命的靈與上帝的靈之間的關係。他提到加拉太書四章6節和羅馬書八章15-16節,並解釋當中所提的三一關係,乃是上帝的兒子差祂的靈到我們心中,同時讓我們呼叫阿爸父。因此,這呼叫是一種禱告。我們成為上帝的兒女,乃是從心中呼叫上帝為阿爸父而開始,也是一種生命的禱告。「但這不是一個有聲的禱告,而是整個生命的態度。」

陳韋安指,所謂靈命,並非指「屬靈部份的生命」,而是聖靈在生命中的一切。若我們如此理解,靈命就不再是靈修讀經,也不是回教會、奉獻的當下,而是聖靈在整個生命中的彰顯。

然而陳韋安提到,神祕主義者認為我們的生命中仍然需要一些特別的時刻、一些反思生活洞見的時刻。但方式並不重要,重要的反倒是讓我們思考的一刻。「靈修就像一種慧根,能否在生活中抽出來,反省自己。讓上帝的說話、上帝的安靜,使我們抽離一下,從而反省自己的生命,這才是靈修的重點。」因此,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從而讓自己有所反思和更新,正是靈修的重點。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特寫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