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年轻人的声音,有谁共鸣?
You Got Talent决赛小记及赛后反思

社会上曾有人说要放弃这一代的年轻人。可是,年轻人是社会的未来,他们的心声和对未来的想像都值得我们细心倾听,也需要有人扶助他们成长。早前G-Power青少年事工联盟举办了一个历时数月的年轻人才艺训练及比赛「You Got Talent 2021」,不但为年轻人提供平台表达想法,也希望在过程中与他们同行和经历。

从一开始有一百六十六名参赛者参与「海选」,直到八月中,最后有十三位成功进入决赛。他们向观众分享他们的生命故事,带来不同反思。筹办今次比赛的堂会传道人表示,这是一个尝试,希望信徒群体更新,更多思考如何在社会变局中陪伴留港青年。

在八月十五日于基督教香港信义会心诚中学礼堂举行的决赛,十三位参赛者透过唱歌、跳舞、话剧、栋笃笑的形式分享他们的故事,观众不单看见他们各人的才能,更能了解他们的经历、所思所想。记者将这些表演大致分为四类(表演项目未能尽录,详见:https://bit.ly/yougottalent_final


一、对香港社会的看法

当晚有不少表演都让台下观众想起今天在香港发生的事。参赛者Tiffany的表演以运动为主题,虽然决赛的时候正值东京奥运,不过细听之下,观众对「运动」或会另有联想。她问道:「香港人有多久没有运动了?」,她相信「运动可改变全世界」、「运动是未完的」;而为香港运动员打气时,她高呼了三次「香港加油」。她更引用不同运动员的金句,如张家朗的「大家要坚持,唔好放弃!」并唱出〈山下见〉:「坠落紧一片洋紫荆嘅花瓣,叙述紧一个族群被化淡,一只又一只被打破嘅鸡蛋……」最后,她用乒乓球拍打碎一只生鸡蛋。

喜欢跳舞的Kakit在介绍片段中提到:「香港有很多不好的东西,但有很多好的人,好的往往比不好的东西多,我喜欢香港这个地方。」在表演中,他被身穿白衣的人抓进一个笼内,后来有身穿黑衣的人拯救他出来,可是Kakit在被发现逃走后错手杀了白衣人。最后,他为自己戴上手扣,慢慢步回笼中,锁着自己。表演结束后,主持问Kakit为何要做这样的表演,他回应:「现在不知道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黑,什么是白。穿着白衣的可能会做不好的事,穿着黑色衣服的也可能在做好的事情。」

二、面对社会变化的感受

其实在社运后、移民潮中的香港,年轻人也有一些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想表达。在这一年曾以为自己孤单一人,但后来发现「经历伤痛的不只我一个」的David,在表演中唱了两首自创的歌曲,其中几句Rap的歌词是这样:「世界每日不断向我讲紧唔得,唔去得,连首歌都唔唱得。到处限聚,饮水都似犯罪,究竟我哋仲可以点样继续行落去?」、「见字坐直,挺直你条腰骨,要有人坚持,先冇咁易被消失,或者石墙上的罅隙都可以种出花朵。」透过与朋友对唱,渐渐让他看到自己不是孤单一人。他之后也与乐队一同唱起〈夥伙〉,多次重复副歌的「It's OK. We're together.」

香港的青少年除了经历社运,更面对身边的人移民。Midori在介绍影片中提到,她参加学校的a cappella team(无伴奏合唱团),可是团员逐个离港,导致难以「夹歌」,今次的决赛更是她和队友最后一次、最齐人的表演,对她来说别有意义。她在表演中唱出多首不同风格的歌曲,唱完〈神队友〉后,她感谢同伴的陪伴,并在最后说:「总有一天我们会被记着,有人会走、有人留下,多谢你们的出现。」



三、挑战社会的规範和文化

香港大学毕业、曾在测量行工作的Kallie,家人对她的期望很高,但她对着重复的工作,感到十分不开心,而她认为唱歌表演才是自己要追寻的路,「我很想跟父亲说的是,虽然你很不理解我要做的这些事,希望有天我能向你证明这个决定是没有错的。尝试了,我便不会后悔,希望你有一天会看见、支持我。」表演播放了她从小到大的照片,她又唱出〈给十年后的我〉:「这十年来做过的事能令你无悔骄傲吗?那时候你所相信的事没有被动摇吧⋯⋯」

另一位参赛者Darris的表演「非池中物」将原本的场地设定改变,他安排十位评判坐在台上,自己却从礼堂后方步入,在台下表演,「平日是评判看着我们表演,不如倒转,我们不再在『池』里面表演」。他提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没有人是「废青」。「我今天除了跳舞还要讲耶稣,耶稣是『非池中物』、有大志的人,但他却被暴君钉上十字架,究竟他是输还是赢呢?相信大家当中有很多基督徒,会觉得是赢。那我们一班年轻人呢?我们是输还是赢?觉得是赢的举手!」场内的人纷纷举起手。他唱完〈差一点我们会飞〉后,让评判摘下椅底的纸飞机扔出去,「各位成年人,你们想每位年轻人是一式一样的,每个人在框架内没有自己的特色吗?」

四、个人的经历和想法

十七岁的阿敏患有抑郁症,她希望在决赛中用歌声分享自己的故事,宣告自己也可以坚强。她分享自己中学时的一个黑暗时期──曾受校园欺凌,而欺凌她的是老师,这令她慢慢不想上学,后来社工带她见精神科医生,母亲每次陪伴她的时候也会哭,所以她在表演中感谢母亲。同时,她告诉观众:「其实我想做个普通人,不想被旁人的眼光歧视我」,并唱出〈给自己的情书〉:「写这高贵情书,用自言自语作我的天书,自己都不爱,怎么相爱,怎么可给爱人好处。」

为了踏出舒适圈而参加这次比赛的阿澄,她的歌舞表演以惊悚的故事作背景,当中出现血、符咒等物件。可惜因技术问题,表演中有几句台词观众听不到,主持在表演后让阿澄再说一次,她便用可怕的语气说:「怎么样?你们害怕啊?你们不是有信仰的吗?嘻嘻嘻嘻……」问到为何要在宗教团体主办的活动中作这种表演,她解释:「我很想玩一些大胆的事,我知道正正在教会表演,更要挑战,尝试把这种恐怖的东西在你们面前呈现,让大家看见。」


年轻人生命故事已是丰富信息

比赛完结后,筹委会几位核心成员接受本报访问,解释活动目的和希望带出的信息,也对活动有反思和检讨。基督教香港信义会荣光堂主任卢智荣传道提到You Got Talent这个比赛,是想让人见到参加者的经历和个人故事。年轻人在决赛上不单唱歌跳舞,更分享对世界和信仰的看法。中华圣洁会大埔堂徐联光传道也提到,这些生命故事不单是决赛当晚的表演,更是这两、三个月比赛的经历,这就是大会想拍摄节目来记录参加者经历的原因。他们希望用「真人show」形式,把大家真实的一面呈现出来,不会翻拍或补拍,所以连吵架也会照拍。当中的参加者不论是否信徒,也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探究他们生命的挣扎、对社会议题的看法、对梦想的坚持、对鬼怪之谈的思考,或会为人带来反思。

宣道会华贵堂萧建辉牧师指整个比赛的理念很简单,就是由青年人带领青年人,然后G-Power提供平台,让年轻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以生命影响生命。除了用口来宣讲福音外,他希望用更多不同方式呈现信仰,部份教会对福音或有既定的想法,这次比赛则希望用年轻人的生命刺激大家思考什么是福音。作为主办方,他们接触的参赛者中有很多未信者,但他们却有具体的生命故事,令教会可以思考如何跟他们同行。徐联光回应指,年轻人的经历或是他们创作的故事,本身已是一个很丰富的信息,可能是一种反思,而不是像过往传统布道会的信息。「(平日教会)讲见证其实也是一些生命故事,而今次比赛就是十三个生命故事的演绎。」

卢智荣希望,这次G-Power办的比赛能让人思考,如果活动是由信仰群体举办,大家对「信仰群体」会否有多一重想像。萧建辉也回应指,今次比赛与坊间办的比赛意义不同。他提到筹办今次比赛的过程有百般艰难,但最后仍走下去,这令参赛者之间有份感情,从决赛就能看得见,例如大家不是自顾自的,而是会互相帮忙演出,「这阵(人情)味很吸引,并能营造一个community(社群),不是单纯的比赛,在比赛之上多了一些价值。」

牧者需突破与参赛者同行

除了希望让观众透过整个You Got Talent比赛过程有所反思外,牧者也希望与一众的参赛者同行。徐联光提到,在比赛的过程中,会有牧者与不同组别同行。他坦言早期也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例如在参赛者排练时不知道可做什么。比赛初段,有次导师之间发生争执,参赛者不知所措,徐联光便与他们一同祈祷,完结时,有人分享很感受到祷告的力量,十分难忘;决赛的最后彩排时也有一些冲突,当他回到礼堂时,有制作团队成员向他说:「等你过去祈祷。」这让他看见,牧者在表演和制作上或许未能提供专业的意见,但当意外发生时,参加者和制作团队也会想起祈祷,过程中会看见什么是信仰,借着牧者去寻找上帝。

卢智荣回应徐联光指,比赛的过程也有空间分享信仰,有同工陪伴参加者,更希望参加者能在同工身上见到一些生命素质。他也提到,今次比赛中接触的年轻人,与平日他在堂会所接触的不同,这些年轻人有表演能力,性格更为主动。与这些年轻人同行,为他带来学习和冲击,同时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在实践青年自主的过程中,各方面都很需要协调,牧者在这方面也很需要学习。「与年轻人同行,没有免费午餐,同工自己也要改变。」

表演涉扮鬼怪惹争议 却成青年投票第二名

决赛当晚,大会邀请了G-Power暑假营会Camp Anywhere参与者、相关堂会的牧者及参赛者亲友共约八百人到场观赏。卢智荣坦言,有堂会对当晚比赛的安排,什至涉及扮鬼怪的表演有质询,不明白为何在基督教平台出现这些表演;卢智荣虽有向教会表达当中理念,但他承认客观上在时间和心理预备的安排上,都令人觉得不太足够,例如未有时间作艺术导读或事后讲解,与牧者期望的有落差。萧建辉对此亦感到抱歉,表示因为营会时间所限,大会向参与堂会的解说不足,并解释今次比赛是想让参与堂会从表演的角度去认识年轻人的另一面。

虽然跟鬼怪有关的表演备受争议,卢智荣也以为教会的年轻人会不喜欢那个表演,但有趣的是,在Camp Anywhere参加者的投票中,那个表演最后得到第二高票数。他认为,当晚有约三百名年轻人投票,有一定代表性,这令他反思:「原来我们过往以为的教会禁忌,不知道年轻人能否消化,但演出又是年轻人喜欢的,这反映了什么现象?」

除了在讲解上有不足的地方,卢智荣亦谈到制作过程初期,大会与制作公司的合作出了问题,导致拍摄真人show的进度落后了,更影响信息铺排。他们最初预期,观众先看备赛过程的真人show,对参赛者有更多认识,才看最后的决赛,这样效果便会大为不同。不过最后在决赛之前,他们只推出了一集的节目https://bit.ly/yougottalent_ep1。徐联光也回应指,这些实际制作问题,令大会不够时间去传递年轻人的故事,「若没有follow那件事(参赛者在比赛过程的经验),(决赛)就变了(只是)睇show。」卢智荣表示节目仍在努力制作中,希望大家看完决赛,仍有兴趣了解十三位参赛者的故事,以及大会在整个比赛过程中如何与年轻人相遇(encounter)。

虽然今次的比赛总算完成,不过卢智荣回看整个过程,认为不能总结今次为成功的经验,只是一个尝试。他希望堂会和信仰群体思考面对时局和世局的转变时,如何去更新自己,陪伴一班不能或不想离开香港的年轻人。这群年轻人留在香港,仍有东西想表达,在面对真实的世界和生活时,他们咬紧牙关、要闯出一条路,「他们的坚持、生命、对演出的热爱,(叫)我们不能对社会完全绝望;他们的不甘和坚持,让我在黑暗中见到一点光。」

(图片由大会提供)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ukhk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