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時代跨頁

年輕人的聲音,有誰共鳴?
You Got Talent決賽小記及賽後反思

社會上曾有人說要放棄這一代的年輕人。可是,年輕人是社會的未來,他們的心聲和對未來的想像都值得我們細心傾聽,也需要有人扶助他們成長。早前G-Power青少年事工聯盟舉辦了一個歷時數月的年輕人才藝訓練及比賽「You Got Talent 2021」,不但為年輕人提供平台表達想法,也希望在過程中與他們同行和經歷。

從一開始有一百六十六名參賽者參與「海選」,直到八月中,最後有十三位成功進入決賽。他們向觀眾分享他們的生命故事,帶來不同反思。籌辦今次比賽的堂會傳道人表示,這是一個嘗試,希望信徒群體更新,更多思考如何在社會變局中陪伴留港青年。

在八月十五日於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心誠中學禮堂舉行的決賽,十三位參賽者透過唱歌、跳舞、話劇、棟篤笑的形式分享他們的故事,觀眾不單看見他們各人的才能,更能了解他們的經歷、所思所想。記者將這些表演大致分為四類(表演項目未能盡錄,詳見:https://bit.ly/yougottalent_final


一、對香港社會的看法

當晚有不少表演都讓台下觀眾想起今天在香港發生的事。參賽者Tiffany的表演以運動為主題,雖然決賽的時候正值東京奧運,不過細聽之下,觀眾對「運動」或會另有聯想。她問道:「香港人有多久沒有運動了?」,她相信「運動可改變全世界」、「運動是未完的」;而為香港運動員打氣時,她高呼了三次「香港加油」。她更引用不同運動員的金句,如張家朗的「大家要堅持,唔好放棄!」並唱出〈山下見〉:「墜落緊一片洋紫荊嘅花瓣,敘述緊一個族群被化淡,一隻又一隻被打破嘅雞蛋……」最後,她用乒乓球拍打碎一隻生雞蛋。

喜歡跳舞的Kakit在介紹片段中提到:「香港有很多不好的東西,但有很多好的人,好的往往比不好的東西多,我喜歡香港這個地方。」在表演中,他被身穿白衣的人抓進一個籠內,後來有身穿黑衣的人拯救他出來,可是Kakit在被發現逃走後錯手殺了白衣人。最後,他為自己戴上手扣,慢慢步回籠中,鎖著自己。表演結束後,主持問Kakit為何要做這樣的表演,他回應:「現在不知道做甚麼是對,甚麼是錯;甚麼是黑,甚麼是白。穿著白衣的可能會做不好的事,穿著黑色衣服的也可能在做好的事情。」

二、面對社會變化的感受

其實在社運後、移民潮中的香港,年輕人也有一些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想表達。在這一年曾以為自己孤單一人,但後來發現「經歷傷痛的不只我一個」的David,在表演中唱了兩首自創的歌曲,其中幾句Rap的歌詞是這樣:「世界每日不斷向我講緊唔得,唔去得,連首歌都唔唱得。到處限聚,飲水都似犯罪,究竟我哋仲可以點樣繼續行落去?」、「見字坐直,挺直你條腰骨,要有人堅持,先冇咁易被消失,或者石牆上的罅隙都可以種出花朵。」透過與朋友對唱,漸漸讓他看到自己不是孤單一人。他之後也與樂隊一同唱起〈夥伙〉,多次重複副歌的「It's OK. We're together.」

香港的青少年除了經歷社運,更面對身邊的人移民。Midori在介紹影片中提到,她參加學校的a cappella team(無伴奏合唱團),可是團員逐個離港,導致難以「夾歌」,今次的決賽更是她和隊友最後一次、最齊人的表演,對她來說別有意義。她在表演中唱出多首不同風格的歌曲,唱完〈神隊友〉後,她感謝同伴的陪伴,並在最後說:「總有一天我們會被記著,有人會走、有人留下,多謝你們的出現。」



三、挑戰社會的規範和文化

香港大學畢業、曾在測量行工作的Kallie,家人對她的期望很高,但她對著重複的工作,感到十分不開心,而她認為唱歌表演才是自己要追尋的路,「我很想跟父親說的是,雖然你很不理解我要做的這些事,希望有天我能向你證明這個決定是沒有錯的。嘗試了,我便不會後悔,希望你有一天會看見、支持我。」表演播放了她從小到大的照片,她又唱出〈給十年後的我〉:「這十年來做過的事能令你無悔驕傲嗎?那時候你所相信的事沒有被動搖吧⋯⋯」

另一位參賽者Darris的表演「非池中物」將原本的場地設定改變,他安排十位評判坐在台上,自己卻從禮堂後方步入,在台下表演,「平日是評判看著我們表演,不如倒轉,我們不再在『池』裡面表演」。他提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沒有人是「廢青」。「我今天除了跳舞還要講耶穌,耶穌是『非池中物』、有大志的人,但他卻被暴君釘上十字架,究竟他是輸還是贏呢?相信大家當中有很多基督徒,會覺得是贏。那我們一班年輕人呢?我們是輸還是贏?覺得是贏的舉手!」場內的人紛紛舉起手。他唱完〈差一點我們會飛〉後,讓評判摘下椅底的紙飛機扔出去,「各位成年人,你們想每位年輕人是一式一樣的,每個人在框架內沒有自己的特色嗎?」

四、個人的經歷和想法

十七歲的阿敏患有抑鬱症,她希望在決賽中用歌聲分享自己的故事,宣告自己也可以堅強。她分享自己中學時的一個黑暗時期──曾受校園欺凌,而欺凌她的是老師,這令她慢慢不想上學,後來社工帶她見精神科醫生,母親每次陪伴她的時候也會哭,所以她在表演中感謝母親。同時,她告訴觀眾:「其實我想做個普通人,不想被旁人的眼光歧視我」,並唱出〈給自己的情書〉:「寫這高貴情書,用自言自語作我的天書,自己都不愛,怎麼相愛,怎麼可給愛人好處。」

為了踏出舒適圈而參加這次比賽的阿澄,她的歌舞表演以驚悚的故事作背景,當中出現血、符咒等物件。可惜因技術問題,表演中有幾句台詞觀眾聽不到,主持在表演後讓阿澄再說一次,她便用可怕的語氣說:「怎麼樣?你們害怕啊?你們不是有信仰的嗎?嘻嘻嘻嘻……」問到為何要在宗教團體主辦的活動中作這種表演,她解釋:「我很想玩一些大膽的事,我知道正正在教會表演,更要挑戰,嘗試把這種恐怖的東西在你們面前呈現,讓大家看見。」


年輕人生命故事已是豐富信息

比賽完結後,籌委會幾位核心成員接受本報訪問,解釋活動目的和希望帶出的信息,也對活動有反思和檢討。基督教香港信義會榮光堂主任盧智榮傳道提到You Got Talent這個比賽,是想讓人見到參加者的經歷和個人故事。年輕人在決賽上不單唱歌跳舞,更分享對世界和信仰的看法。中華聖潔會大埔堂徐聯光傳道也提到,這些生命故事不單是決賽當晚的表演,更是這兩、三個月比賽的經歷,這就是大會想拍攝節目來記錄參加者經歷的原因。他們希望用「真人show」形式,把大家真實的一面呈現出來,不會翻拍或補拍,所以連吵架也會照拍。當中的參加者不論是否信徒,也是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探究他們生命的掙扎、對社會議題的看法、對夢想的堅持、對鬼怪之談的思考,或會為人帶來反思。

宣道會華貴堂蕭建輝牧師指整個比賽的理念很簡單,就是由青年人帶領青年人,然後G-Power提供平台,讓年輕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以生命影響生命。除了用口來宣講福音外,他希望用更多不同方式呈現信仰,部份教會對福音或有既定的想法,這次比賽則希望用年輕人的生命刺激大家思考甚麼是福音。作為主辦方,他們接觸的參賽者中有很多未信者,但他們卻有具體的生命故事,令教會可以思考如何跟他們同行。徐聯光回應指,年輕人的經歷或是他們創作的故事,本身已是一個很豐富的信息,可能是一種反思,而不是像過往傳統佈道會的信息。「(平日教會)講見證其實也是一些生命故事,而今次比賽就是十三個生命故事的演繹。」

盧智榮希望,這次G-Power辦的比賽能讓人思考,如果活動是由信仰群體舉辦,大家對「信仰群體」會否有多一重想像。蕭建輝也回應指,今次比賽與坊間辦的比賽意義不同。他提到籌辦今次比賽的過程有百般艱難,但最後仍走下去,這令參賽者之間有份感情,從決賽就能看得見,例如大家不是自顧自的,而是會互相幫忙演出,「這陣(人情)味很吸引,並能營造一個community(社群),不是單純的比賽,在比賽之上多了一些價值。」

牧者需突破與參賽者同行

除了希望讓觀眾透過整個You Got Talent比賽過程有所反思外,牧者也希望與一眾的參賽者同行。徐聯光提到,在比賽的過程中,會有牧者與不同組別同行。他坦言早期也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例如在參賽者排練時不知道可做甚麼。比賽初段,有次導師之間發生爭執,參賽者不知所措,徐聯光便與他們一同祈禱,完結時,有人分享很感受到禱告的力量,十分難忘;決賽的最後綵排時也有一些衝突,當他回到禮堂時,有製作團隊成員向他說:「等你過去祈禱。」這讓他看見,牧者在表演和製作上或許未能提供專業的意見,但當意外發生時,參加者和製作團隊也會想起祈禱,過程中會看見甚麼是信仰,藉著牧者去尋找上帝。

盧智榮回應徐聯光指,比賽的過程也有空間分享信仰,有同工陪伴參加者,更希望參加者能在同工身上見到一些生命素質。他也提到,今次比賽中接觸的年輕人,與平日他在堂會所接觸的不同,這些年輕人有表演能力,性格更為主動。與這些年輕人同行,為他帶來學習和衝擊,同時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在實踐青年自主的過程中,各方面都很需要協調,牧者在這方面也很需要學習。「與年輕人同行,沒有免費午餐,同工自己也要改變。」

表演涉扮鬼怪惹爭議 卻成青年投票第二名

決賽當晚,大會邀請了G-Power暑假營會Camp Anywhere參與者、相關堂會的牧者及參賽者親友共約八百人到場觀賞。盧智榮坦言,有堂會對當晚比賽的安排,甚至涉及扮鬼怪的表演有質詢,不明白為何在基督教平台出現這些表演;盧智榮雖有向教會表達當中理念,但他承認客觀上在時間和心理預備的安排上,都令人覺得不太足夠,例如未有時間作藝術導讀或事後講解,與牧者期望的有落差。蕭建輝對此亦感到抱歉,表示因為營會時間所限,大會向參與堂會的解說不足,並解釋今次比賽是想讓參與堂會從表演的角度去認識年輕人的另一面。

雖然跟鬼怪有關的表演備受爭議,盧智榮也以為教會的年輕人會不喜歡那個表演,但有趣的是,在Camp Anywhere參加者的投票中,那個表演最後得到第二高票數。他認為,當晚有約三百名年輕人投票,有一定代表性,這令他反思:「原來我們過往以為的教會禁忌,不知道年輕人能否消化,但演出又是年輕人喜歡的,這反映了甚麼現象?」

除了在講解上有不足的地方,盧智榮亦談到製作過程初期,大會與製作公司的合作出了問題,導致拍攝真人show的進度落後了,更影響信息鋪排。他們最初預期,觀眾先看備賽過程的真人show,對參賽者有更多認識,才看最後的決賽,這樣效果便會大為不同。不過最後在決賽之前,他們只推出了一集的節目https://bit.ly/yougottalent_ep1。徐聯光也回應指,這些實際製作問題,令大會不夠時間去傳遞年輕人的故事,「若沒有follow那件事(參賽者在比賽過程的經驗),(決賽)就變了(只是)睇show。」盧智榮表示節目仍在努力製作中,希望大家看完決賽,仍有興趣了解十三位參賽者的故事,以及大會在整個比賽過程中如何與年輕人相遇(encounter)。

雖然今次的比賽總算完成,不過盧智榮回看整個過程,認為不能總結今次為成功的經驗,只是一個嘗試。他希望堂會和信仰群體思考面對時局和世局的轉變時,如何去更新自己,陪伴一班不能或不想離開香港的年輕人。這群年輕人留在香港,仍有東西想表達,在面對真實的世界和生活時,他們咬緊牙關、要闖出一條路,「他們的堅持、生命、對演出的熱愛,(叫)我們不能對社會完全絕望;他們的不甘和堅持,讓我在黑暗中見到一點光。」

(圖片由大會提供)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