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港师国是

一位由香港走进内地的港产大学老师,分享他对内地社会生活文化的观察,见微知着。

【港师国是】

中国学术界

多年前看着「杰出华人系列」影片中的丁肇中教授,心中良久不能平静。丁肇中教授曾在一九七六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作为一个顶尖的物理学家、领导世界级物理学研究团队的他告诉我们,跟这些学者保持着工作关系,尽量不涉及朋友关系,这样在作决定时能比较清醒和客观。丁教授的居住环境很简单,没有邻居,他说这样比较清静。他一脸严肃的表情,跟中国学者碰头时说:「如果你不能依期交(还)仪器,我也不需要你了。」丁教授用言行告诉我们,作为一个学者,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学问,其他一切都显得不重要。

说到底,还是那份对学问的专注而非长袖善舞的公关技巧叫一众学人折服,尽管他这份专注让人感到不近人情和冷酷严峻。今天当一个学者,谁又能抵挡得住那份靠拢权力核心的引诱,谁又能忍耐得住那份孤单!今天搞学术的人,早就已经是搞财务弄关系了,谁还会理会自己的研究是否能登大雅之堂。这些年间因工作的关系,跟中国大陆的学术界接触多了,心里暗叹,中国学术界的隐忧,就是丁教授这样的人太少。

一九二三年,年青有为、刚到哥庭根大学的巴特(Karl Barth)与德国顶尖的教义学历史教授哈勒克(Harnack)有过一场公开而认真的辩论,哈勒克曾是巴特在柏林大学求学时的教授,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巴特都是个黄毛小子,他就是因为那份对学问的投入和认定,敢于向权威挑战,「除了真理,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今日你很少会找到这样的辩论在华人基督教学者间出现,因为大家都觉得「除了真理,其他都更重要。」韦伯在〈作为职志的科学〉(Science as a Vocation)说,这些都是没有personality的学者!

当一个学者已经遗忘对真理和学问的投入和认真,与群众玩着同一种游戏,尽管他/她可以站在众人面前谈学术,但其实他/她已经无缘于学术,不会在人类历史中留下印记。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