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對讀先知書 再思被擄時期的挑戰和啟示
謝挺:帝國強權之下神仍掌權做新事

【時代論壇訊】面對著動盪、不安的時代,信徒應如何自處?我們又如何從聖經中得到啟示,重新得力?位於美國的正道福音神學院日前舉行了一場網上粵語神學講座,由該院教務長謝挺博士主講及該院倫理學資深教授羅秉祥博士回應,題目為「掌管歷史的神(二)」。繼上次對讀以斯帖記及但以理書後,今次他們再以聖經中兩卷先知書,以西結書與以賽亞書四十至六十六章進行對讀。謝挺表示,兩卷書相輔相成地說明神在帝國之間掌權,也會預備拯救的使者,而被擄的人則須維持社會公義,負好個人責任。羅秉祥則指,流亡中的以色列人透過受苦而得到更新,為族群帶來新的希望。

被擄時期亦是信仰轉化時期

謝挺首先解釋聖經經卷對讀的意義,指每卷書都是神的啟示,而每卷書之間的信息,有時彼此呼應、有時互相補足、有時則是挑戰另一卷書的聲音。謝挺指,經卷對讀有其準則, 兩卷經卷必須在歷史時期、地點、場景、人物及神學主題方面,有愈多相同之處愈好。透過對讀,信徒可以更全面地去閱讀聖經。

謝挺表示,以西結是被擄的先知,全卷都是上帝給被擄中的子民的啟示,而以賽亞書的第二部份,亦是寫給被擄的人;兩卷書當時所面對的帝國同樣是巴比倫,人民面對猶大亡國,對自身的前途不明,加上聖殿被毀,令他們以為已經遭神離棄;再加上以西結和以賽亞這兩位先知同樣是先知及祭司,表示他們皆熟聖殿和聖潔條例; 從以西結書第一章和以賽亞書第六章中看到兩卷書的神學主題是神的彰顯與榮耀,故此可見兩卷書是相輔相成。

謝挺說,被擄時期是指人民被迫離開家鄉及親人、失去財富與自由、面對著政治動盪和前途不明朗,對百姓而言是一個被侮辱的時期,他們覺得上帝沒有保護好他們。但被擄時期雖然動盪,但同時亦是信仰轉化的時期,正如神學家布魯格曼(Walter Brueggemann)所指,巴比倫是一個令當時百姓生命、政治、信仰轉化的地方。

被擄之下 個人責任重要

謝挺指出,從以西結書第一章可看到,上帝用巴比倫常見的神明形象,向被擄的以西結和人民表明,上帝坐在寶座上,在被擄之地掌權,連巴比倫的神明都要降伏在祂的王權之下,可見神的榮耀彰顯在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以西結亦因為看見這異象而影響他的事奉生涯。而以賽亞書整卷都強調神是掌權的君王,在以賽亞書第十三及十四章,上帝預言巴比倫必然被傾覆,正如所多瑪和蛾摩拉一樣,這同樣反映上帝由始至終都掌權。謝挺指在對讀之下,我們知悉上帝在歷史中最黑暗期,仍能彰顯榮耀、王權,帝國是服侍神的工具,不能與神相比較。

第二個重點是神預備了拯救的使者,以西結書中提到守望者及好牧人,而以賽亞書亦提及受苦的僕人和波斯王古列,我們可以從中進行對讀,並反思在今天帝國中,守望者的定義和職責是甚麼?好牧人是否要作受苦的僕人?神又會否使用今天的「古列」使神的子民「回歸」?

第三點是處於被擄狀態下的個人責任,以西結書十八章中說,被擄不只是祖先有責任,而是每個人都有其責任,這與以賽亞書所提及的公平、公義等主題吻合。以西結書強調被擄之下,應注重個人責任勝於反抗帝國,希望信徒做守望者和好牧人;而以賽亞書則強調被擄後的社會公義反映在個人責任的重要性、靈性的重整及神人關係的恢復,而上帝藉受苦的僕人和政治人物成就救贖。

還有一點是神在新世代做新事,兩卷書多次提及新事物,在以西結書中提及屬於內在的新心新靈,而以賽亞書中則提及外在的新天新地。當對讀兩卷書時,我們會看到神所做之新事,神將建立新的聖殿,恢復神人關係。

謝挺總結,以上兩卷經書都是神藉先知向被擄的百姓展示關心,兩卷書相輔相成地說明神掌權於帝國之間,祂會預備拯救的使者,在新世代做新事,而被擄的人則須維持社會公義,在最黑暗之時,也是神榮耀彰顯之時。

被放逐的苦難帶來新的希望

羅秉祥集中以賽亞書作回應,他表示大家要先理解當時亞述、巴比倫及波斯三個帝國的背景,同時與我們今天在帝國強權統治下的生活經歷連結,以處境化的方式詮釋聖經,更能掌握以賽亞書所講的內容。

他指出神使用帝國入侵這件事,一方面懲罰以色列,另一方面推翻以前俘虜以色列的亞述和巴比倫,透過波斯讓他們回歸故地。而以色列的東邊是米索不達米亞,西邊是埃及,位於兩大帝國之間,面對著不斷擴張的帝國本質,以色列的位置阻礙到帝國的擴張,故帝國用強權對付以色列人,正如今日帝國若覺得我們阻礙到她,亦會用強權對付我們。

以色列族群透過受苦得到更新

羅秉祥表示,以色列人被擄是因為帝國需要他們提供人力和稅金,當時他們相對自由,不致成為奴隸,沒有肉體上的折磨,可以安定生活,但一定要為帝國政權服務,不可以民族自決、自治,在精神上受苦。於是以色列人質問為何要長時間受苦受難,傳統說法是因為他們拜偶像,但神學家布魯格曼認為以西結及以賽亞提供了另一答案,透過以賽亞書中四首「受苦僕人之歌」(賽四十二1-9、賽四十九1-6、賽五十4-11、賽五十二13至五十三12),可以看到在流亡中的以色列人透過受苦得到更新,亦為整體以色列人及其他族群帶來更新。

他指神僕的任務是公理、公平地處理社會生活方式,照顧弱勢、扶弱抑強,這與帝國恃強凌弱、強詞奪理的辦事方式有懸殊分別。每天都有很多來自帝國強權的聲音,信徒需要神的話語來抵抗。而神僕亦會受到帝國強權的凌辱、打壓,這些人冤枉地為整個族群而受苦,成為代罪羔羊,但最終會得到神的平反。布魯格曼指靠著這四首「受苦僕人之歌」,我們雖然面臨絕望的處境,但正正因為神僕的受苦,能為民族帶來新的希望。

該講座於美國時間九月廿四日晚上、香港時間九月廿五日早上在網上直播。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