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对读先知书 再思被掳时期的挑战和启示
谢挺:帝国强权之下神仍掌权做新事

【时代论坛讯】面对着动盪、不安的时代,信徒应如何自处?我们又如何从圣经中得到启示,重新得力?位于美国的正道福音神学院日前举行了一场网上粤语神学讲座,由该院教务长谢挺博士主讲及该院伦理学资深教授罗秉祥博士回应,题目为「掌管历史的神(二)」。继上次对读以斯帖记及但以理书后,今次他们再以圣经中两卷先知书,以西结书与以赛亚书四十至六十六章进行对读。谢挺表示,两卷书相辅相成地说明神在帝国之间掌权,也会预备拯救的使者,而被掳的人则须维持社会公义,负好个人责任。罗秉祥则指,流亡中的以色列人透过受苦而得到更新,为族群带来新的希望。

被掳时期亦是信仰转化时期

谢挺首先解释圣经经卷对读的意义,指每卷书都是神的启示,而每卷书之间的信息,有时彼此呼应、有时互相补足、有时则是挑战另一卷书的声音。谢挺指,经卷对读有其准则, 两卷经卷必须在历史时期、地点、场景、人物及神学主题方面,有愈多相同之处愈好。透过对读,信徒可以更全面地去阅读圣经。

谢挺表示,以西结是被掳的先知,全卷都是上帝给被掳中的子民的启示,而以赛亚书的第二部份,亦是写给被掳的人;两卷书当时所面对的帝国同样是巴比伦,人民面对犹大亡国,对自身的前途不明,加上圣殿被毁,令他们以为已经遭神离弃;再加上以西结和以赛亚这两位先知同样是先知及祭司,表示他们皆熟圣殿和圣洁条例; 从以西结书第一章和以赛亚书第六章中看到两卷书的神学主题是神的彰显与荣耀,故此可见两卷书是相辅相成。

谢挺说,被掳时期是指人民被迫离开家乡及亲人、失去财富与自由、面对着政治动盪和前途不明朗,对百姓而言是一个被侮辱的时期,他们觉得上帝没有保护好他们。但被掳时期虽然动盪,但同时亦是信仰转化的时期,正如神学家布鲁格曼(Walter Brueggemann)所指,巴比伦是一个令当时百姓生命、政治、信仰转化的地方。

被掳之下 个人责任重要

谢挺指出,从以西结书第一章可看到,上帝用巴比伦常见的神明形象,向被掳的以西结和人民表明,上帝坐在宝座上,在被掳之地掌权,连巴比伦的神明都要降伏在他的王权之下,可见神的荣耀彰显在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以西结亦因为看见这异象而影响他的事奉生涯。而以赛亚书整卷都强调神是掌权的君王,在以赛亚书第十三及十四章,上帝预言巴比伦必然被倾覆,正如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这同样反映上帝由始至终都掌权。谢挺指在对读之下,我们知悉上帝在历史中最黑暗期,仍能彰显荣耀、王权,帝国是服侍神的工具,不能与神相比较。

第二个重点是神预备了拯救的使者,以西结书中提到守望者及好牧人,而以赛亚书亦提及受苦的仆人和波斯王古列,我们可以从中进行对读,并反思在今天帝国中,守望者的定义和职责是什么?好牧人是否要作受苦的仆人?神又会否使用今天的「古列」使神的子民「回归」?

第三点是处于被掳状态下的个人责任,以西结书十八章中说,被掳不只是祖先有责任,而是每个人都有其责任,这与以赛亚书所提及的公平、公义等主题吻合。以西结书强调被掳之下,应注重个人责任胜于反抗帝国,希望信徒做守望者和好牧人;而以赛亚书则强调被掳后的社会公义反映在个人责任的重要性、灵性的重整及神人关系的恢复,而上帝借受苦的仆人和政治人物成就救赎。

还有一点是神在新世代做新事,两卷书多次提及新事物,在以西结书中提及属于内在的新心新灵,而以赛亚书中则提及外在的新天新地。当对读两卷书时,我们会看到神所做之新事,神将建立新的圣殿,恢复神人关系。

谢挺总结,以上两卷经书都是神借先知向被掳的百姓展示关心,两卷书相辅相成地说明神掌权于帝国之间,他会预备拯救的使者,在新世代做新事,而被掳的人则须维持社会公义,在最黑暗之时,也是神荣耀彰显之时。

被放逐的苦难带来新的希望

罗秉祥集中以赛亚书作回应,他表示大家要先理解当时亚述、巴比伦及波斯三个帝国的背景,同时与我们今天在帝国强权统治下的生活经历连结,以处境化的方式诠释圣经,更能掌握以赛亚书所讲的内容。

他指出神使用帝国入侵这件事,一方面惩罚以色列,另一方面推翻以前俘虏以色列的亚述和巴比伦,透过波斯让他们回归故地。而以色列的东边是米索不达米亚,西边是埃及,位于两大帝国之间,面对着不断扩张的帝国本质,以色列的位置阻碍到帝国的扩张,故帝国用强权对付以色列人,正如今日帝国若觉得我们阻碍到她,亦会用强权对付我们。

以色列族群透过受苦得到更新

罗秉祥表示,以色列人被掳是因为帝国需要他们提供人力和税金,当时他们相对自由,不致成为奴隶,没有肉体上的折磨,可以安定生活,但一定要为帝国政权服务,不可以民族自决、自治,在精神上受苦。于是以色列人质问为何要长时间受苦受难,传统说法是因为他们拜偶像,但神学家布鲁格曼认为以西结及以赛亚提供了另一答案,透过以赛亚书中四首「受苦仆人之歌」(赛四十二1-9、赛四十九1-6、赛五十4-11、赛五十二13至五十三12),可以看到在流亡中的以色列人透过受苦得到更新,亦为整体以色列人及其他族群带来更新。

他指神仆的任务是公理、公平地处理社会生活方式,照顾弱势、扶弱抑强,这与帝国恃强凌弱、强词夺理的办事方式有悬殊分别。每天都有很多来自帝国强权的声音,信徒需要神的话语来抵抗。而神仆亦会受到帝国强权的凌辱、打压,这些人冤枉地为整个族群而受苦,成为代罪羔羊,但最终会得到神的平反。布鲁格曼指靠着这四首「受苦仆人之歌」,我们虽然面临绝望的处境,但正正因为神仆的受苦,能为民族带来新的希望。

该讲座于美国时间九月廿四日晚上、香港时间九月廿五日早上在网上直播。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ukhk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