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由服侍木屋区到关注劏房
睦福:最重要是人的生命

【时代论坛讯】上月,运输及房屋局接纳劏房租管法案委员会的建议,修订《2021年业主与租客(综合)(修订)条例草案》(下称草案),容许劏房续租加幅上限由15%降至10%。一向关注劏房户的城巿睦福团契(下称睦福)两位同工在十月七日接受D100《恩典时刻.时代论坛》访问,事工主任李燿冲指出草案现有的漏洞,包括未有涵盖丁屋和寮屋、未有规管立法前的空窗期、未有列明罚则和未有定期的检讨机制;协调主任刘帼芬则谈到在前线接触基层的情况,并指今天的劏房户情况较以往的艰难,他们上流动的机会低,什至会因而失去盼望。

在节目上,李燿冲先解释草案的措施,包括「2+2」的四年租住权保障,租客可获两年固定租期,期间租金不得上调、只可下调,租客有权续租一次;而续租租金加幅不得多于10%,或超逾差饷物业估价署发布的私人住宅租金指数在相关期间的百份率改变;业主和租客须签订标准租约,列明实收的租金和水电费。

李燿冲指出草案有利有弊,限制升幅确会令租金下降,可减轻基层巿民的负担;而「2+2」的租住权保障,亦能保障巿民在租住期间不会被赶走。不过他指出,草案实施有点仓促,当中亦存在漏洞:一、草案未有涵盖丁屋和寮屋,睦福自二〇一八年起观察到寮屋劏房化愈来愈严重,若这类劏房未纳入受管制範围,情况将会加剧。二、未有规管立法前的空窗期,近日有团体发现劏房租金的中位数已上升4%,更有业主因草案而退出劏房市场,届时劏房供应减少,租金或有上升趋势,「若没有起始租金,任由业主在空窗期加租,受苦的是基层。」三、草案未有列明罚则,若业主和租客不签约,便难达规管之效。四、未有定期的检讨机制,因为租金管制现时是由差饷物业估价署负责,该署未必有足够的人手、权力和监察力。他建议设立专责部门处理。

过往,睦福曾去信政府部门反映有关情况,惟李燿冲指所得的都是「官方回应」。他坦言:「其实做政策是预了没有结果,很难去推动。」纵然这些工作很多时候是没有结果,但当他接触不同的街坊,与对方同行、了解其需要的时候,让他看见在处理社会和政策议题时,「最重要的是人和对方的生命,而不是条文和数据等」。刘帼芬也补充,在政策倡议的工作上,未必能做到很多,但信徒仍能尽上其本份。

基层向上流动较过往更困难

睦福在八十年代成立,前身是木屋区福音团契,主要服侍木屋区的家庭,后来木屋区清拆,便改名为睦福,关注居住于恶劣居所的家庭,例如劏房户。比较当时的木屋和今天的劏房,该会协调主任刘帼芬指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如居住环境同样恶劣,容易发生火警等。不过,她提到今天的基层可能比以前的更艰难。「昔日贫穷家庭只需人扶他一把、陪他走一段路,生活、经济等各方面能走向较好的状况;今天(的人)反而比过往更艰难,向上流动的机会更少。」这些情况或会令人感到没有盼望,故她提醒不要单单关注基层的物资需要,更要关注他们心灵上的需要。

李燿冲和刘帼芬皆有分享他们在前线的观察,并提到劏房户的情况非常恶劣,例如一个单位分为六至七间劏房、没有窗户、厨厕共用等。在租金方面,劏房的实际尺价更比毫宅昂贵。另外,现时普遍劏房的租金约是四千几元,但基层所得的综缓金额只有二千五百多元,可见他们很大的难处。因着劏户的环境欠佳,有些街坊会到公园、廿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或商场外的长櫈过夜。而居住在劏房的小孩则没有走动、做功课的空间,有些会坐在床上用纸箱当作枱。

面对着这些情况,刘帼芬指睦福会向有需要的家庭提供短期食物援助,因为租占了他们生活上最大的支出,而且有不少街坊在疫情下失业或出现开工不足的情况,机构也会提供紧急的经济援助基金。在基层学生方面,睦福也会开放地区的中心,或联同教会提供空间,让他们到来做功课和上网课。

D100《恩典时刻.时代论坛》由《时代论坛》统筹制作。节目重温:https://bit.ly/3Doqfam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ukhk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