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年轻人其实有多激进?有多抑郁?
──谈引述研究数据的常见陷阱与基本原则

早前《时代论坛》一则新闻:〈移民潮下青少年对未来感不安 郑家辉勉教会作负伤治疗者抚平伤痕〉(参一七七九期),报道伯特利教牧及信徒进修中心早前举办的网上讲座,席间郑家辉牧师「引述《香港青年的政治参与和意向、价值观与心理困扰》调查报告指,超过四成受访者同意非法和暴力政治活动,亦有超过四成受访青年因社会政治事件,有严重至极严重程度的抑郁和焦虑征状。」由报道所见,那应该不是郑牧师发言的重点,也许只是个旁枝的「讲开又讲」(sideline comment),本是小事一桩,然而他提出的数字实在吓人,只怕影响信徒群体和社会大众对青年人的印象,不得不慎重核实一下。

先此声明,我不是要针对任何讲座、讲员、或者媒体报道,只是想借助这篇报道里面一个似乎微不足道的细节,来讨论讲员(或作者)和报道者可以如何表述手上的数据。这些事情看似「微」,却绝非「不足道」,日积月累,其实建构着我们的媒体和言论生态,在当前时势下,不可以掉以轻心。因此我不揣浅陋,以点滴传媒经验,加上研究院少许社会科学研究训练,写成此文,盼望提醒各位经常站台的讲员、作者、KOL以及报道者,谨而慎之。

讲座引述的调查,题为「香港青年的政治参与和意向、价值观与心理困扰」,应该是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在二〇二〇年八月廿七日所发表的报告(见:https://bit.ly/hkurelease2020)。报道提及讲员引述了两个数字:一、「超过四成受访者同意非法和暴力政治活动」;二、「超过四成受访青年因社会政治事件,有严重至极严重程度的抑郁和焦虑征状。」两个数字,简单直接,却非同小可。

四成青年认同暴力?

关于第一项「超过四成受访者同意非法和暴力政治活动」,讲座引述的数字没错,却是断章取义,略去了港大原报告所指,另有51.1%受访者(过半)「同意合法和非暴力的政治行动」。研究结果虽然显示两种取态的支持度相当接近,但数字上的差距绝非在统计上无意义(statistically insignificant),因为支持非暴力的年轻人明显多于支持暴力行动的。如果我们说「同意非暴力的略多于同意暴力的」、或者「超过半数青年认同非暴力行动」、什至「同意非暴力和同意暴力的各占约半」,跟说「同意暴力行动的超过四成」,会在听众╲读者心目中造成完全不一样的印象。这就是对统计数据的运用、误用、解读、扭曲的问题(the use and misuse, interpretation and manipulation of data),在日常生活里我们未必在意,但若公开言论出现这样的偏差,就可能造成影响深远的微妙后果。

此外,港大调查还涉及青年人的政治参与状况和价值观念。调查在二〇二〇年一月至四月之间共访问了七百多位十五至廿五岁的年轻人,大约九成都在受访前六个月之内参与过至少一次政治行动,表面看似很热衷政治;但他们的政治行动,原来超过七成是讨论社会政治议题、联署请愿信、参加游行集会或示威;这些和平而非暴力行动,相信在同一时期没有多少香港人完全没有参与过。调查也发现,「『言论自由』、『民主』和『任何代价的和平』,均被受访者评为最重要的三种价值观」,这些又是一般香港人一贯认同的价值。港大调查展示了一幅在社会经历剧烈冲突之后的年轻人素描,若只概括成「超过四成受访者同意非法和暴力政治活动」,实在是令人惋惜的误导!

四成青年严重抑郁焦虑?

讲座提及的第二项数据是,「超过四成受访青年因社会政治事件,有严重至极严重程度的抑郁和焦虑征状」,但港大的正式简报(九页)其实没有这个数字。当时有报道港大调查而现在仍然搜寻得到的媒体,包括《明报》、《成报》、《立场新闻》、《众新闻》和《公教报》,都没有这样的说法,惟独二〇二〇年八月廿八日的《东方日报》说:「逾四成受访者因社会政治事件,出现严重至极严重程度的抑郁和焦虑征状。」而《东方》那则报道的标题正是「调查:逾40%青年倾向暴力社运」。看来,讲员所引用的资料来源,大概就是《东方日报》了。

港大报告的新闻稿(第九部份)明明说:「超过两成青年受访者有严重至极度严重的抑郁或焦虑征状」,不是四成,而且「36.6%受访者均表示影响他们最大的事件与『学习』相关」,只有「8.8%受访者表示与『社会政治事件』有关」。虽然报告同时指出,源自社会政治事件的创伤后遗症比源自学习与工作的来得严重,但因此而受到严重影响的,始终不在多数。两成青年一下子变了四成,可能是《东方》计错数或者看错图表的后果,误导得十分严重。

引述数据的陷阱和守则

不少经常需要站台的讲员、多产作者、KOL,都试过因太过匆忙大意,未及查证而中伏。在此不得不提醒各位,不论是讲道、讲座、录片、直播、写文章,又或者媒体人报道和引述他人讲座、编审他人文章,若要引用任何别人的研究成果,必须直接查证原始材料(original source),这是引述研究或数据的基本守则;其次也相仿,就是引用二手复述的时候一定要查证多个版本。

原始材料,可以是研究报告的原文、正式撮要或简报,若不查证而中伏,随时造成你不愿见的效果。在今次的例子里,就容易构成「年轻人激进、搞事、十分抑郁、一蹶不振」的印象,但调查的发现绝非如此。负责港大研究的陈凯欣副教授也强调,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年轻人并非激进搞事,不应该把他们定型。

一般学术研究或社会调查的撮要或简报其实不难找到,但假如真的无法接触到,或者太复杂艰深,要借助媒体报道作第二手资料,就必须多看几个相关的报道;尤其是明显地涉及立场争议的话题,更要小心比较不同表述,以免不慎被误导、又误导他人。每个媒体对各种的议题总有其本身定位和看法,无可避免会主导了它们表述的重点;多看几个光谱上不同位置的,或者能够整理出较接近原貌的图画。至于那些持特定立场或者利益先行、故意断章取义、扭曲资料唔眨眼的,属哗众小报,参考价值近乎零,更要小心提防,不引用为妙。当前劣质媒体充斥,假如我们贪方便或者贪过瘾,辗转相传,无形中助长了劣媒驱逐良媒,只会令时势更恶。

最后提一件正题以外的小事:本文提及的港大调查研究,简报里注明委托研究机构,是五旬节圣洁会永光堂。所有媒体,包括《公教报》和《时代论坛》都没有提及这点。咁大件事真系会冇人讲的!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ukhk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