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聚散不定中心意更新

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教会过去发展与聚集场地的大小有着紧密的关系,尤其是学校及社会福利服务场所,这当然不仅是指空间,亦是指能够透过与学校/社会服务合作,实践关怀与使命。然而,随着大环境的转变,堂会使用这些场所及其夥伴关系会否有变,引起不同持份者的关注。 

根据香港教会普查的资料显示(见图1),以学校为主要崇拜场地的堂会,由2009年的284间,数目逐步增加至2019年的322间,可见堂会发展与学校的关系紧密。若连同使用社会福利服务场所聚会的102间堂会,以2019年作计算,合共有424间,占全港堂会总数的三成,当中绝大部份是有政府资助或申请相关的基金。 

面对前景的不确定,我们确实难以掌握当中的逆变,然而堂会一旦失去场地或在使用方面受到较大限制,例如要减少教牧进入学校的福音工作等,堂会要作些什么准备呢? 

图1

认清实况 

《明报》于十月十一日报道:「《港区国安法》实施逾年,学校除须推展国安教育,亦须确保教师和非教学人员守法。有社工及课外活动导师分别向本报透露,新学年后不少中小学提出新要求,要他们到校举办活动或讲座前先签署声明,表明会遵守《港区国安法》,不可在校内进行政治活动或发表宣示政治立场的言论等。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相信此属学校『自保行为』,风险管理级别提升到很高,反映国安法下人人自危;有津贴中学校长承认做法是为保障学校,指若家长或学生投诉,没理由要学校承担。」 

读了上述这段消息,令人联想到,因应社会及政治氛围,这次影响会否进一步扩大?笔者早前听闻已有学校终止与堂会/教牧的合作,不再借用场地或容许进校,这或许出于「自保」的考虑,但会否引起东施效颦?过去,一些宗派辖下堂校的合作关系是唇齿相依,学校场地就是教会聚会点,教会大楼就是用作办学用途,办学传道亦是宗旨,面对到很可能出现的新常态,确实不易应对。 

灵活聚散 

近年,因应疫情等因素,不少堂会尝试转变聚会点,好更灵活相聚与分散。然而,我们经历一段时间的虚实生活,虽然习惯网上形式,但却是更加珍惜实体相见的机会。毕竟,牧养不能太倚赖媒体传达。面对未来,教会发展肯定因社会/政治氛围受到不同情况的影响,我们怎样应对才达致灵活聚散,极富挑战! 

「教新」于二〇二一年开展「逆境中香港教会跟进研究」,除了堂会基本资料,我们设定十八条问题,就着社会运动、疫情及移民作出提问,内中有不同的选项,其中一条提及「堂会因应现时的社会气氛/政治氛围,对不同议题的计划和考虑」,在九个选项当中有三项是与聚会点/场地有关:「鼓励会众组织及使用居所作聚会点」、「分散/添置聚会点」、「转换聚会场地」,此三项的回覆分别是不足三成堂会已有计划和考虑(参图2)。可见,堂会在场地/聚会点的整体变阵并不容易,也许受不同因素影响而处于较被动的状态。 

图2

逆势应对

近两年,笔者看到一些堂会转移场地,在聚与散的形式中作不同尝试,提高了信仰群体的危机意识与灵活度,带来一点新气象,什是鼓舞。然而,我们不能否认,社会处境确实不断在渐变中,应对方式自然亦要灵巧,没有一个通行的方程式,我们要鼓励不同或多元的努力。诚然,一些堂会因之前的撕裂,仍在疗伤,无力转变;一些在稳健中采取「敌不动、我不动」的策略,可以说形势确实比人强。 

此外,有不少堂会敢于面对实况,纵使在「自然教会发展」(Natural Church Development)的测试处于低水平,教牧领袖仍渴望成长,勇于认清形势,努力放下各种因困难而来的负面情绪或压力,尝试有所「作为」,曙光初现。 

我喜欢提摩太凯勒(Timothy Keller)的《21世纪教会成长学》,整本书探索福音、教会、城市、运动及处境等关系,让我们思考教会是有机体。「教会成长,但成长的方式与其他人类组织不同──譬如企业、体育联盟……教会数量的增长,是因为神的道增长……教会内有一股有机的、自我传播的、活泼的能力在运行。」(614页)面对逆势,我们承认人的能力有限,当我们尽力作了应作之事后,便祈求圣灵的能力同在与引导。 

结语

香港教会面对前景的不确定,红线浮现,发展难如昔日,我们要在逆境中有聚散的策略,持守心意更新的活力。斯托德牧师在《心意更新的教会》分享活力教会具备的四个基本要素:「有使徒的教导、相爱的团契、喜乐的敬拜,以及外延的、持续的传福音行动。」(25页) 

主啊,面对每天的变幻,祈求祢帮助我们谦卑跟从,在聚散不定中,心意更新而变化(《吕振中译本》:乃要以心思之更新而变了形质),凭祢意行。

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本文转载自香港教会更新运动网站。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ukhk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