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香港处境下的属灵导引

此专栏希望能够定期每两周为到居住在香港中的普通市民和基督徒作出一些属灵导引,当中包括一些信念的建立,和一些可实践的操练,好能在这似困局的都市中,找到仍可支撑下去的力量。

齐克果:在绝望中坚持自己在神前的独特性

当人面对绝望时,除了可以在情感上给他/她支援外,也可以从认知上作出帮助。当香港这个城市,已愈来愈使人感到绝望时,若在个人的信念上可以作出调正和增强,也许可以从绝望中重拾信心。

上两次我与大家分享过意义疗法(Logotherapy)创立人弗兰克(Viktor Frankl)的洞见:人是因着某些的个人意义,才有动力好好活下去。今天为大家介绍另一位人物,他是存在主义的创立人齐克果(或译祁克果),他强调不要盲目认同别人,乃是要在神里面找到和坚持自己的独特性,才不会迷失,和做到真正的自己。

齐克果生平

齐克果(Soren Kierkegaard,1813-55;一译祈克果)生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他的父亲是成功的入口批发商。可是齐克果自小就受到父亲的欺压,故此他需要从父亲手中夺回自己的自主性。他虽然是家中排行第七和是最年轻的儿女,但是他的母亲和五位兄姊都在他廿一岁前全部离开了世界。他虽然订了婚,却并没有成功结緍。他也曾准备好被按立为丹麦信义会(Danish Lutheran Church)牧师,最终却没有成功被按立。

也许就是因着这么多的不愉快事情,什至是痛苦的经历,便启发了齐克果创立了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他的写作生涯,可分为两个阶段。从一八四一年至一八四五年之间,主题都是有关哲学和美学;而他后来的着作,就是有关基督教的主题。但他于这两个阶段的立场,都是以基督教的观点出发。

一、自我

齐克果的年代,将自我(selfhood)等同于达到某程度上的个人独立性(personal independence)和自我中心的自主性(self-centred autonomy)。而齐克果认为,自我之中有三对的对立元素:无限和有限,永恒和现世,以及自由(或曰可能性)和必须性。这些对立元素的综合(synthesis),就是指人类在历史中的真实处境(工作的地方)和「真正的」自我两者之间的关系。绝望的形成,就是当历史性和理想性两个元素不能够平衡地配合。

齐克果指出,人有不同程度的自我。他认为回应神,或是在神面前站立着,便是最高境界的自我,但是一个人能够有多么成为自我,全在乎一个人能够有多少的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ness)。我们有多意识到神,便能够有多意识到自己,反之亦然。

二、独特性

齐克果的世界都是在绝对化人的独特性(particularity),而远离普遍性(universal)。这是因为他认为独特性「正是基督教的定规」。故此,他认为罪也是属于独特性的範畴,因为基督教将每一个人都看为一个独立个体,和一个独立的罪人。

对齐克果来说,所谓的世俗化(worldliness)就是指顺从(conformity):「重视身边的群众,忙于世间的各种事务,跟随世俗的智慧。这类人忘却了自己,这可说是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不相信自己,认为做自己是太过危险了,于是选择更为容易和安全的途径:成为像其他人一样,成为一个同样的样版,一个数字,跟从群众。」

齐克果认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一个能够意识到自己独特性的人,和因而也意识到他是要向神负责的和依靠他的:「基督教的英雄主义,……就是毫无保留地坚守自我,是一个独立的人类,这独特的个人是个别地在神面前,是要自己尽力,及负上重大的责任」。

三、绝望

齐克果指出有两种绝望(despair):第一,不情愿去成为理想的自我,这种不情愿也包括某程度上的粗制滥造的理想本质,和绝望者与理想之自己的真实距离。第二,当这真正理想本质能够有所突破时(如齐克果所说的「意识到一个无限的自己」),却逐渐地更清楚和刻意地拒绝接受它。齐克果认为一个理想的真正自己,是认同神在基督身上所启示的人类形象。

从灵性的成长角度看,绝望有其健康的意义:提供了唯一一条通往真理与释放(truth and deliverance)的途径。这是非常重要的重点,因为它意味着,人类的成长(灵性的成长),是有需要透过一种疾病的状态(a state of sickness),才能够前进。齐克果认为绝望是「人类优胜于野兽之处」,以及「基督徒优胜于一个自然的人之处」。灵性的满足,是有赖于这个可能性,为的是要使绝望能够积极地被对付,和「成为无能为力」。能够得到医治,这正是「基督徒的祝福」。

因此,唯一能够逃避绝望的方法,就是要去经历它。医治的方法是要自己作出全然的自我意识(full self-awareness),而这对于自己的全然意识,正是灵性成长之目标。只有当人到达了绝望之际,人才会尝试另一条路:依靠神。

四、罪

齐克果认为罪就是无意识地(如异教徒)和有意识地忽略神,就是以自己为他们的标准。此外,拒绝罪和赦免的教义,本身就是罪,这什至是最大的罪。人与神之间最大的分别,就正是人在神面前是一个罪人。

五、信心

齐克果认为信心就是根本、彻底地在神里面,自己做回自己和只想成为自己。信心也是相信在神凡事都能。因此,「要有信心,就是要放弃自己的意念,以致能够得着神」。他认为整个基督教中最重要的定义是:罪的相反并非美德,而是信心。

结语

人在绝望中往往都难于坚持自己的一些个人原则,以致会顺从群众的观点。可是,齐克果却提醒我们,要在神面前坚持自己的独特性,这就是坚持自己作为基督徒的信念立场。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