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本報訊

轉化城市:從不一樣的「黃金歲月」開始
林一星:社會須轉化為「參與者社會」

左起:林健生、林一星

日民間有關全民退休保障的討論及諮詢會持續進行,其核心原因──未來本港人口老化的問題更不容忽視。有見及此,一個名為「轉化城市:從不一樣的『黃金歲月』開始」的講座邀請了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系主任林一星教授作專題講座,分享他對人口老化專題的研究,並他對紓緩香港安老服務長期營運壓力的見解。

輸入外勞不能解決人口老化問題

  林一星首先以不同的數據指出,香港是亞洲地區急劇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居民人均壽命延長及出生率下降是人口老化的主要原因。到了二○四一年,香港人口中約有大概一百萬八十歲以上的長者,是增幅比例最多的年齡層,同時亦有三十萬名有認知障礙的長者需要照顧;屆時六十五歲長者佔全港人口的人均比率為1:1.8,遠較二○一一年1:5.3的比率為高。

  那麼,只要政府撥多點錢就能解決這問題?他指出未來香港即使撥在安老服務的資金充足,也難以解決如社工、護理員等服務人手短缺的問題,同時高齡長者佔人口比率高,代表社會上需要更多在職人手照顧長者生活起居,無疑影響香港經濟發展。那不如輸入更多外籍勞工?林一星明言屆時印尼、菲律賓等地的人口老化問題亦十分嚴重,只有美洲能倖免,但遠水不能救近火,輸入外勞並不能解決香港人口老化的問題。

  林一星直截了當地指出,現時安老服務遠遠不足的癥結在於現時香港政府的社福政策仍沿用六、七十年代殖民地政府的思維,因政治考量而把規劃定性在「受助者社會」(Recipient Society),沒有要求持份者參與解決問題,只令求助者在有需要時尋求政府提供的補償性安老服務,本港安老機構大多是靠政府稅收資助的模式營運,結果現在的社福政策把資源過份集中投放在院舍服務中,嚴重加重社福院舍提供服務的壓力和需求。這不但使私營機構的服務參差、公營機構出現過多需求的現象,更使受助者因有限的選擇而對該服務有極高的依賴性,同時社會上能提供另外選擇的機構卻很少,對受助者與服務提供者的角度而言均非好事。

須好好數算自己的日子

  「我們的目標是要讓社會能轉化為『參與者社會』(Participant Society)。」林一星提倡社福安老政策能轉化為賦權式(Empowerment)的考量,強化家庭與社區的照顧功能,使社會上互相照顧而分擔機構壓力。他指出「錢跟人走」、提供選擇的理念更能符合社會所需,如社會福利署在二○一三年推行了為期兩年的「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的第一階段試驗計劃,簽發最多一千二百張服務券予有需要長者使用,以及關愛基金撥款的低收入家庭護老者提供生活津貼的試驗計劃等。「現時社福機構上門送一頓飯給老人家的成本為七十元,當中包含飯菜營養師、運輸、上門派發等成本,但如果政府能直接給七十元予老人家,讓他們能自由運用,如家人或鄰居能藉這筆錢替老人家照顧飲食,相信服務效果會更到位。」林一星認為服務券的理念是要把資源運用得更好,以及令更多提供單位能參與安老服務,分擔社服機構的人手和資源壓力,讓他們更有能力和資源放在服侍貧窮、有需要的求助者上。

  身兼香港大學秀圃老年研究中心總監的林一星亦分享現時為轉化成「參與者社會」而作出的工作,如與警方的「耆樂警訊」合作,宣揚更多社區可以照顧長者的信息,提供有關引導患有認知障礙的長者回家及避免走失的課程訓練等;此外,中心亦有提供義工訓練的計劃,由義工在半年內教導長者做適度的運動量,以改善身體機能。

  大會亦安排伯特利輔導中心50+課程主任林健生博士作簡短回應。他分享個人的退休經歷時,會面對體能下降、經濟收入來源不穩、社會和家庭地位轉變的危機。他以詩篇九十12勉勵會眾須好好數算自己的日子,提早計劃退休生活。

  最後林健生借用突破機構創辦人蔡元雲醫生在某營會提及的「4R」原則,提醒會眾在退休後需放手(Relaxation)、放心(Recollection)、反思(Reflection)和共鳴(Resonance),以保持健康的退休生活。

  在台下答問環節中,有會眾疑惑普遍教會可如何實踐關懷社區,尤其是協助安老服務的使命,不知該如何入手。林一星回應指出,不需太分割教會與社會服務機構兩者工作的分別,重點應是兩者如何建立良好的夥伴關係,很多社福機構本身已是以使命理念(Faith-Based)以營運,如信義會在沙田的工作,故此他相信教會與這些機構能更好合作以服務社區。

  「轉化城市:從不一樣的『黃金歲月』開始」講座由柏祺城市轉化中心舉辦,由該中心總監陳敏斯博士主持,已於三月二日晚上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副堂舉行,約五十人出席。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